↗福利宝彩票官网↗
返回 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首页

第一章 公务员考试全市第二名 疯狂之夜

1993年6月30日,沙州学院里充满了毕业前的离愁别绪。
学院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相对而立,中间的两个排球场和三个篮球场就成为楚河汉界。女生宿舍背后是实验楼,男生宿舍背后是一座无名小山。小山上树木和杂草颇为密集,自然成为学生们谈情说爱的圣地。
和室友吃过离别前最后的晚餐,侯卫东顺着小道上了山,来到了固定约会的草丛。等了半个小时左右,女朋友张小佳仍然没有露面。他暗自焦急,不停地看着手表。
小道上不时有姿势很亲密的情侣经过,这愈发让他心急。终于,小道上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。等到小佳走进了草丛,侯卫东将她拦腰抱住,恶狠狠地亲了亲脸颊,道:“时间这么宝贵,你怎么能迟到。”
“我是女孩子,天然有迟到的权利。”
小佳仰头迎接着侯卫东暴风骤雨般的亲吻。等到侯卫东亲够了,她才解释道:“段英一直在哭,我费了?#20040;?#30340;劲才把她劝住。”
段英是小佳的室友,毕业分配到益杨县绢纺厂,其男友分配到湖?#31508;?#30340;一?#22812;?#26377;企业,两地相隔数千里。当分配结果出来?#38498;螅?#27573;英就意识到分手不可避免。可是当真分离之时,所谓潇洒如瓷器一般不堪一击。
侯卫东庆?#19994;?#36947;:“幸好益杨和沙州只有三个小?#32972;?#31243;,否则我们也要面临考验。”
沙州是岭西省的地级市,下辖有益杨、吴海、临江、成津四个县,四个县分别位于沙州市的东西南北,?#25163;?#26143;捧月之势将沙州市围在中心,益杨县在四个县中经济条件最好,而且县城里有一所大学——沙州学院,名气比其他三个县大得多。
小佳使劲地在侯卫东胳膊上掐了一下,怒道:“如果超过三小时的路程,我们是不是也要分手。”
侯卫东急忙讨饶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哎,轻点,?#19994;?#27465;,道歉还不行吗。”
哄了一阵,小佳这才高兴起来,依偎在侯卫东怀里。
为了今天晚上的约会,小佳特意穿了一套橘色套裙。在夜色中,?#36335;?#20160;么颜色并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?#36335;?#27454;式。这种上下两件的套裙是约会的最佳服装,所谓最佳,必须满足两个条件,既方便情人抚摸,又能在遇到紧急情况时迅速?#19995;?br /> 小佳浑身无力地靠在侯卫东怀里,任由一双贪?#36820;?#22823;手在身上游走。明天是离校的日子,此时她心乱如麻,紧紧抱着男朋友。
侯卫东嗅了嗅小佳的发丝,轻声道:“我胀得难受。”
小佳早有思想?#24613;福?#20302;声道:“今天,我给你。”
三年来,侯卫东一直在等着这一刻。他变魔术一样取出床单,这是冬天的床上用品,离校?#38498;螅?#26087;床单也就无用。他?#24613;?#29992;旧床单来开辟一个新时代。
小佳没有想到侯卫东连床单都带来了,浑身烫得厉害,嗔道:“你挖了一个坑,就等着我跳下来,我现在不愿意了。”话虽然如此说,她手脚却没有停下来,帮着铺床单。等到床单弄好?#38498;螅?#20004;人疯狂地搂抱在一起。
谈了三年恋爱,两?#39034;?#20102;没有完成真正的*以外,其他所有事情都做过了。经过一阵抚摸,两人气喘吁吁地躺在了床单之上。
小佳仰望着繁星,担心地道:“会不会?#25104;?#23401;子。”
侯卫东得意地从一旁?#36335;?#37324;取过一个小盒子,道:“小佳,你看这是什么?”
小佳惊讶地道:“避孕?#20303;!?br /> “正是,我买的十块钱那种。?#31508;?#20803;钱,对于1993年的学生来说,是一笔不大不小的开支。为了彰显其价格,侯卫东特意说出了价格。

顺利地脱下了小佳的白色小*,侯卫东被避孕套的外包装难住了。避孕套的外包装出奇的结实。他如?#35033;?#19978;蚂蚁一样,与外包装斗争了半天,也没有能够撕开。
对于即将到来的?#27801;?#32463;历,小佳心情很是平静。相恋三年,走到这一步是水到渠成。看到侯卫东狼?#36820;难?#23376;,她拿过避孕套,沿着外包装的四角摸了过去,?#19994;?#20102;预留的开口处,轻轻一撕就将套子取了出来。
侯卫东道:“我不会用,你帮我戴上。”
“你不会用,我更不会用。”
“套上去肯定就行了,那一天学院放科普电影,你没有认真看吧。”
小佳“噗嗤”笑了起来,道:“那天你们都说没有认真看,其实个个看得口水直流。”说话间,她还是脸红心跳地试了好一会,这才笨手笨脚地给侯卫东戴上。
避孕套戴好之际,侯卫东已经到了要喷发的边缘。身下的小佳紧闭着眼,一幅任君采摘的模样。这是他意淫过无数次的场景,可是当梦想成真之时,他惊奇地发现自己不知从何下手。
事到临头,小佳反而放开了,伸出手,引导他前进。
将要进入幸福的港湾,侯卫*然喷发了。他没有想到盼望已久的第一次就这样结束了,很是沮丧,在心底狂吼道: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早泄?”
小佳对于性事也是懵?#38706;?#25026;,见侯卫东费劲弄了一会,刚刚进入身体就一泻千里,长舒了一口气,心里又微微失望。她是善解人意的女孩子,温柔地用双手环着侯卫东结实的后背,以?#26223;?#24944;。
太阳早已消逝在了天边,天空挂满了繁星。
从小山往下看去,沙州学院的灯光倒映在湖水中,波光粼粼,很美。
“明天真的要跟?#19968;?#23478;吗?”小佳想着父母的怒容,有些不寒而栗。
侯卫东握紧了小佳的手,神情很是坚定:“丑?#22791;?#24635;要见公婆,我必须要面?#38405;?#30340;父母。”
两人握紧双手,互相给予对方力量。
离校前夜,缓慢吹动的热风让人异常?#21507;輳?#26641;林深处不知名的虫子在孜孜不倦地鸣?#26657;?#28246;水中晃动的灯光构成了一幅让?#22235;?#20197;忘却的画面。
十一点,各楼的灯同?#27605;?#28781;。
守在排球场外的副院长济道林看了看手表,?#21592;?#21355;处胡处长道:“你的人?#24613;?#22909;没有,记住,这是非常时刻,要以教育为主,不要轻易发生冲突。实在闹得厉害的学生,记下名字,明天扣发毕业证。”
胡处长知道离别之夜有许多毕业生将疯狂发泄,这是考验保卫处工作能力的时候。为此他提出了特别保卫方?#31119;?#21160;员了各系有威望的老师,组成了许多小组,分散到各楼层中,以此来控制事态。
排球场东面的法政系和传媒?#30340;?#29983;楼最先发难。一只水瓶不知从哪个窗口扔了出来,在地面上发出了“砰”的一声,水瓶的破裂声是一声信号。法政系和传媒系的毕业男生们早就做好了充分?#24613;福?#24320;始了离别之夜的狂欢。
509寝室,蒋大力手里拿着一个?#21644;埃?#21548;到水瓶爆开的声音,如吃了兴奋剂一般,朝窗外一阵猛砸。刘坤也跟着将饭盒扔了下去。
保卫处胡处长尖利的声音在楼底下响起,“谁扔的,不想要毕业证了。”胡处长这种威胁每年?#23478;?#21709;起,其苍白和无奈早就被同学们摸得一清二楚。回应他的是所有窗口?#27801;?#26469;的各式杂物。很快,排球场另一侧的女生楼也开始响应,女生尖锐喊叫声如轰炸珍珠港的日本飞机,将沙州学院的天空刺?#20204;?#30126;百?#20303;?/p>

骚?#39029;中?#20102;几分钟,窗口扔出的杂物渐渐少了。老师们开始在各个?#32771;?#37324;穿来穿去,苦口婆心地做着工作,不时地将香烟发给熟悉的同学。
第一波次的狂欢结束了。
蒋大力意犹未尽,等到守在宿舍的民法老师一走,对侯卫东道:“东瓜,发什么呆,你的桶还没有扔出去。”
侯卫东不想让人瞧出情绪上的异常,笑道:“等老师们走了,我来当发起人。”
个子矮小的陈树鬼点子最多,他溜出了寝室,一会就提了两个水瓶过来。进了门就一阵大笑,道:“胖子攒了两个水瓶,?#24613;?#31561;一会再扔,我把它偷了过来。”
教师们在楼里待了半个多小时,看着同学?#21069;?#38745;了下来,?#21483;?#31163;开了学生楼。
胡处长站在济道林身边,道:“济院长,你早些休息吧,看来今天晚上没有什么大事了。”
济道林摇摇头,道:“再等等。”
济道林不走,所有老师也就不好离开,都在排球场等着。
侯卫东伸出头,借着?#36820;疲?#35265;到楼下一片狼藉,全是砸碎的破桶烂瓶子。他抓起自?#27827;?#20102;四年的饭?#26657;?#20351;劲地朝窗外扔去。蒋大力见侯卫东动手,跳起来,抓起陈树?#36947;?#30340;水瓶,就朝窗外扔去。陈树个子虽小,却是一个不肯吃亏的角色,骂道:“蒋光头,给我留一个。”
第二波次的狂欢?#30452;?#28857;燃了。
隔壁传来了胖子杀猪一样的吼声:“他妈的,谁把?#19994;?#27700;瓶偷了。”
当“叮当”之声终于停了下来,济道林紧绷的脸松了下来,抬手看了看表,不动声色地道:“12点15分结束,和去年差不多,老师们可以回家休息了。”
第二天早上,509寝?#19994;?#20399;卫东、刘坤、蒋大力等人各自沉默地收拾起自己的东西。?#32972;?#38376;之际,蒋大力仰天大笑,道:?#21543;?#22323;,我来了,我征服。”
侯卫东藏着心事,没有如此豪情,对刘坤道:“我们两人还得在益杨见面。”
刘坤理了理西服和一丝不苟的头发,道:“你一定要到家里来找我,县委家属院,不来我要生气。”
提着各自物品出了男生楼,踩着乱七八糟的碎片,来到了排球场。排球场外停了许多大车,上面标着到东阳、沙州等城市的名字。
?#26696;?#20204;,走好”、“常回家看看”、“一路平安”等各式标语挂在了树上,随风飘动,哗哗?#27605;臁?#23398;院广播室里放起了郑智化的《水手》:“苦涩的沙?#20302;?#22825;边的感觉,让父亲的责骂,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……”当离校的第一辆汽车发动,或高或矮、或尖利或低沉的哭声便从?#30340;?#36710;外响起,如草丛中的蚱蜢被脚步突然惊动,“扑腾腾?#29384;?#20102;起来。
当客车开出了学院大门,车上同学都沉默了。从此?#38498;螅?#22823;家就不是沙州学院的学生了,再也没有系主任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追随着成双结对的情侣。而学院退休老院长那一句“只许排排走,不准手牵手”的名言,更是随着缓缓移动的客车而永远地留在了沙州学院里。

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> 官场笔记 > 第一章 公务员考试全市第二名 疯狂之夜
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

看过此书的人还?#19981;?/h3>
1 医道官途 官场小说 2 二号首长 官场小说 3 官道之色戒 官场小说 4 沧浪之水 官场小说 5 盗墓笔记 盗墓小说 6 官场小说排行榜
福利宝彩票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