↗福利宝彩票官网↗
返回 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首页

第一章 侯镇长上任被手下将军 棘手事

  侯卫东在上青林开了两年石场,连升三级成了副镇长,没有中层干部经历。他头脑一片空白,呆坐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,上午复习了《沙州日报?#32602;?#19979;午则专心学习?#35835;?#35199;日报》。

  到了下午4点,他放下?#35835;?#35199;日报?#32602;?#30171;苦地想道:“清茶一杯,报纸一张,这工作真是磨杀人也。”

  按照分工,侯卫东分管社会事业、交通建设以及社会治安综合?#21355;恚?#20998;别对应着社会事业办和综治办两个科室。交通建设没有专门的科室,只有一个临时性质的领导小组办公室。

  5点钟,侯卫东实在坐不住了,下楼来到了杨凤办公室。

  杨凤桌子上放着一包吴海炒瓜子,一张报纸摊开在桌面上,上面已经有一堆瓜子壳。她见侯卫东进门,问道:“侯镇,有什么事?”

  以前侯卫东见到杨凤吃瓜子,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,这包吴海瓜子还是他所送。此时当上了副镇长,见到杨凤在办公?#39029;?#29916;子便觉得颇为刺眼。只是新官上任就找人麻烦是不智之举,他的目光便回避了那一堆瓜子壳,道:“你帮我找一找人代会政府工作报告以及年初工作要点。”

  杨凤打开文件柜,翻江倒海地找了起来,找了二十来分钟才将两份文件交到了侯卫东手里。

  下班时,侯卫东只看完了政府工作报告,年初工作要点放在第二天细读。他在办公室等了一天,分管部门没有一个人来汇报工作。他琢磨道:“我这个副镇长当得不明不白,看来还没有得到大?#19994;?#35748;同。”

  在上青林时,侯卫东是石场?#20064;?#20860;工作组副组长,每到一处总是吃香喝辣,受到各村热情款待。如今以副镇长的身份来到了青林镇政府,反而有一?#21482;?#33853;平阳的落寞之?#23567;?/p>

  下班以后,侯卫东在窗边望了望黑蒙蒙的天空,又找到欧阳林,道:“欧阳主任,你再帮我想想办法,每天上班下班要爬坡上坎,不是长久之策。”

  欧阳林明白,赵永胜不愿为侯卫东解决住房,他就更不能主动。即使有合适的房源,也不能说。听侯卫东问起此事,为难地道:“青林场镇只有屁股这么大一块,我想来想去也没有发现合适的房子。若真要租房子,附近村民?#19994;?#36824;有些地方,只是环境太差了。”

  “其他干部住在哪里?”侯卫东这就是明知故问了。

  “两乡合并以前,镇政府倒有一些宿舍。合并以后,人满为患。镇政府的房子早就住满了,镇政府的干部大多数是本地人,没有住房的干部就回到农村去住。上青林成立工作组,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安置没有住房的干部。”

  闲聊几句,天色又暗了许多,侯卫东见欧阳林实在没有办法,道:“算了,我先回上青林。”

  走到半山腰,天渐渐黑了。回头远眺迷雾中的小镇,因为有了距离,小镇在暮色中呈现出宁静之美。侯卫东心道:“青林镇太陈旧了,如果将小镇旧?#19981;?#26032;颜,应该算是新政府最明显的政绩。”

  这个思路闪现以后,他越想越觉得有道理。

  进了上青林乡政府院子,邮政代办点杨新春招呼道:“侯大学每天爬坡上坎,太不方便了,怎么不在镇里要一间住房?”

  侯卫东尴尬地道:“我问过,没有住房了。”

  杨新春没有追?#31354;?#20010;问题,笑眯眯地道:“?#19968;?#26159;?#24515;?#20399;大学,没有叫侯镇长,你不会生气吧?”

  当杨新春称呼侯大学时,侯卫东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,经杨新春提起此事,他反而想到了称呼问题其实是一个?#29616;?#38382;题:“同时选举了三位副镇长,同事们称呼其他两位为某某镇长,而唯独称呼我为侯大学,这其实是变相的不尊重。不尊重将会导致说?#23433;?#28789;、指挥不畅,后果很?#29616;亍!?/p>

  想到了这一点,侯卫东没有进代办点聊天看报纸,一边上楼,一边自嘲道:“天天爬山,这是西方有钱人梦想的健康生活,被我提前实现了。”

  幸好是冬天,桌上的剩菜和剩饭都还能用。侯卫东打开电炒锅,将剩菜剩饭倒在一起,用锅铲翻了翻。饭菜的香气很快就在屋里四处?#33268;?#39321;气和电视声音混杂在一起,虽然只有一人,倒也营造出一些?#19994;?#27675;围。

  正在想念着小佳,门外突然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:“侯老师,我能进来吗?”

  上青林,绝大部分村民都称呼侯卫东为疯子,少数村民称呼他为侯大学,只有铁瑞青一家人,坚持称呼侯卫东为侯老师。门外细细的女声,不用说就是铁瑞青。
  
  “快进来,学校还没有放假,你怎么就回来了?”

  侯卫东到上青林的时候,铁瑞青正在读高一。时间一晃而过,她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岭西大学,这是上青林第一个重点大学学生。侯卫东初到上青林时,曾经给铁瑞青补习过英语,如今学生考上了重点大学,让他有了小小的成就?#23567;?/p>

  在大学接受了半年熏陶,铁瑞青迅速由一名瘦弱而拘谨的高中生出落成明眸皓齿的青春少女。只是今天进门以后?#25104;?#33485;白,情绪低落。

  侯卫东从其愁容发现了问题,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情?”

  铁瑞青低着头,似乎在做着思想?#27675;?#36807;了一会儿,她抬起了头,道:“侯老师,你开石场是不是赚了很多钱?”

  “为什么这样问,需要我帮助吗?”

  铁瑞青很执著地问道:“请侯老师回答我,是不是赚了很多钱?”

  “在你心中,有钱是什么标准?十万,二十万,还是一百万?”

  “你有十万元吗?我需要钱,我妈妈?#33041;?#20986;了问题,我准?#22797;?#22905;去做手术。手术费需要十五万元,我们?#19994;?#23384;款只有五万六千元。爸爸是小学老师,他自尊心特别强,一辈子没有找人借过钱,更别说这么大一笔。为了这事,他躲着哭了好?#22797;危?#25105;是瞒着他来找侯老师,你一定要帮我。”

  她眼中泪水?#20102;福?#36947;:“侯老师放心,这笔钱我打借条。我读的是金融专业,毕业以后收入应该不低,肯定能还上。”

  侯卫东被铁瑞青的亲情所感动,道:“明天我到益杨城取钱给你。我是学法?#27801;?#36523;,最重视契约关系,先小人后君子,你要写借条。?#20063;?#35201;利息,也不写还钱期限,行不?#26657;俊?/p>

  铁瑞青眼里放出异?#21097;?#36947;:“侯老师,你是好人,是男子汉。”

  铁柄生出现在门口,他看到女儿正坐在侯卫东的客厅,惊奇地道:“铁瑞青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铁瑞青几乎是同时道:“爸爸,你怎么来了?”

  铁柄生艰涩地道:“我来求侯老师借钱。”他当了二十年小学校长,在上青林很是清高,让他开口向人借钱实属不?#20303;?#19981;过,救妻之心终?#31354;?#32988;了面子观念。

  铁瑞青高兴地道:“侯老师答应借给我们十万。”

  铁柄生面有羞色地道:“侯兄弟,?#19994;?#35828;清楚,这钱?#20197;菔被?#19981;上,但是请你放心,我以?#19994;?#20154;格发誓,这笔钱做牛做马也要还清。瑞青还有三年多?#30171;?#23398;毕业了,到时我们两个人赚钱,?#35748;?#22312;的经济条件好多了,一定能将钱还上。”

  侯卫东忙道:“言重了,铁校长言重了。”

  父女俩离开的时候,侯卫东站在走道相送。铁柄生的背影似乎有些佝偻,而铁瑞青则如春天的小树一般正?#27431;?#30528;蓬勃的生命力。

  当了一个月副镇长,侯卫东终于遇到了当副镇长以来的第一件棘手之事。

  ?#33485;?日上午,赵永胜和粟明从县里开会回来。下午,青林镇政府召开了党政联席会。

  会上,赵永胜神情严肃地道:“今天县里开了殡葬改革工作专题会,会议内容很重要。各位把手里的事情暂时搁在一边,专心开会,先请粟镇长传达县里精神。”

  粟明拿出文件袋,道:?#30333;?#22825;赵书记和我到县里开了殡葬改革工作会。殡葬改革是岭西省统一布置的工作,沙州市在岭西省是中等发达地区,全市都是火葬区。下面我组织大家学习《沙州殡葬改革管理办法?#32602;?#20197;及市政府、县政府的相关文件。”

  读完一系列文件,花了近四十分钟。

  读完以后,粟明道:“今天原文学习了省、?#23567;?#21439;三级的文件,按照全省统一部署,我县殡葬改革从5月1日起正式执?#23567;?#20837;土为安是千年丧葬传统,要在短时间内改变,难度?#19978;?#32780;知。”

  他?#21448;?#20102;语气,道:?#25353;?#20107;?#37038;?#21040;?#24615;?#21040;县、镇,层层签订了责任书,完不成任务,各级要被问责,开不得玩笑。从现在到5月1日,不足三个月的时间,任务重、时间紧、矛盾深、难度大。侯镇长分管社会事业工作,一定要对此项工作有充分的思想准备。”

  粟明讲到这里,脑中猛?#24739;?#24819;起一事,暗道:“难怪赵永胜要调整?#19994;?#39046;导分工方案,多半他提前知道了殡葬改革之事,?#23460;?#35753;侯卫东来做这件难事。”

 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,他继续道:“推进殡葬改革工作,必须要抓?#30511;?#20256;发动。从现在到五月份是宣传发动阶段,只有通过铺天盖地的宣传,让殡葬改革家喻户晓,深入人心,才能将矛盾减至最小。”

  他再次将目光转向了侯卫东:“上午开会回来,我已经给侯镇长说了此事,你将宣传方案提出来研究。”

  侯卫东是吃过午饭才拿到县里的材料,他根据县里的部署,加班加点弄了一个宣传方案。

  “结合县政府的要求,我拟订了宣传工作计划,分为四个部分:一是开会宣传,我建议镇里召开镇、村、社三级干部会,在会上将殡葬改革工作讲透,各村下去也是分别进行宣传;二是通过现有的广播,反复播放益杨县政府的相关文件,实行强制性宣传;三是在赶场天散发宣传单,还可以搞些咨询活动;四是用石?#24050;?#20844;路刷标语,形成声势,造出社会舆论。”

  侯卫东讲完以后,赵永胜捧着将军肚子,道:“粟镇长讲了政策,侯卫东讲了宣传工作,下面我讲三点意见。

  “第一,侯卫东的宣传方案很全面,如果宣传工作真的做到这种程度,效果肯定不错。我?#24247;?#30340;是落到实处,侯卫东要负责殡葬改革具体工作,宣传工作就?#38378;?#22372;来抓。散会以后,刘坤和侯卫东两人好?#33945;?#37327;一下工作,争取在青林镇造起宣传热潮,为五月份的殡葬改革做好铺垫。

  “第二,成立青林镇殡葬改革领导小组,由粟镇长来当组长,侯卫东、刘坤任副组长。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,由社事办苏亚军任办公室主任。”

  粟明谦虚地插话道:“赵书记,这事难度太大,还得由你出马才搞得定。”

  赵永胜摆摆手道:“粟镇长任组长最合适不过,不能总是让我这个老?#19968;?#39030;在前面。

  “第三,我在这里只?#24247;?#19968;点,殡葬改革不是请客吃饭,不是口头功夫,到?#31508;?#35201;流汗流泪甚至流血,大家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。5月1日,全镇要全面实?#21482;?#33900;,前三板斧是关键。如果前面几斧头没有砍好,以后就困难重重。侯卫东是年轻同志,更要有勇气有智慧,全镇三万人都看着你。”

  讲完此事以后,赵永胜道:“今天会议就到这里,粟镇长和侯卫东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”

  到了办公室,赵永胜慢条斯理地道:?#26696;?#25454;县里的意思,各地在殡葬改革中,可以收取一定的?#33041;?#20445;证金,或是叫做罚款,或者叫做土地赔偿金。这笔钱留在镇里,不用上交县财政,作为殡葬改革工作经?#36873;?#25105;算了算,这笔钱如果收好了,将是一大笔收入。镇里负债多,财政运转难,这笔钱将解决大问题。
“殡葬改革是大事也是难事,必须发动村干部共同参加。?#19994;?#24819;法是在土地赔偿金里提取10%,奖励给村干部,真正提高他们的积极性,让他们由被动变为主动。”

  说到这里,赵永胜交代道:?#25353;?#20107;只能做,不能说,更不能宣传。侯卫东是分管领导,一定要掌握分寸,既要向村干部宣传,又要注意保密。”

  侯卫东点?#36820;潰骸?#25105;明白。”他心里却是想的另外一回事:“赵永胜一直不肯称呼一声侯镇长,看来他对?#19994;?#24847;见还挺大。”

  粟明心里已经有了一笔账,道:“县里根据各镇每年的自然死亡率设定了火化任务?#21103;輳?#25105;镇在今年必须完成两百具火化任务。只要能够完成这两百具火化任务,其他的土葬可以收取土葬罚款,费用为每具?#37027;?#21040;一万元。根据我镇的情况,五千元比较合适,我镇每年死两百四十到三百人,如果占地费收到每具五千元,能收四十人的占地费,镇里就可以收到二十万。

  “如果给村干部考虑10%的工作经费,按照刚才的算法,每年大约就是两万元。青林镇十二个村,每个村拿到的钱就很少,吸引力不大。我建议给村干部考虑20%的工作经费,这样每个村每年平均有两千多块到五千块钱,能够有效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。”

  赵永胜仔细听了粟明的意见,当场拍板道:“殡葬改革是全镇的一件大事,如果村干部不出力,我们就是瞎子聋子。我同意粟镇长刚才的建议,返还比例定在20%,用20%的返还金就可以调动村干部积极性,很划算。”

  谈到这里,被财政短缺折磨得快要发疯的粟明两眼发光,道:“镇政府财政吃紧,有了这笔钱,可以补发教师工?#21097;?#21487;以加强场镇建设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抓好了殡葬改革工作,既有利于国家社会和子孙后代,又能为镇里建设作?#27605;住!?/p>

  侯卫东对收取土地罚款的事情感到很别扭,可是从?#36136;到?#24230;来看,书记赵永胜和镇长粟明的做法是最?#36136;?#30340;选择。

  散了会,侯卫东想着宣传方面的事情,来到了刘坤办公室。

  刘坤给段英打了传呼,正在等回电的时候,侯卫东出现在门口。

  侯卫东没有理睬刘坤的?#25104;?#36947;:“殡葬改革在五月初要执?#26657;?#21069;期宣传工作很重要,这个星期五准备召开全镇殡葬改革专题会,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如何做好全镇宣传工作。”

  刘坤看见侯卫东心里就窝火,冷冷地道:“把资料放在桌上,我找时间再看。”

  侯卫东转身离开,走到门口,回头提醒道:“宣传提纲和宣传标语在动?#34987;?#19978;最好能发下去。”

  这时电话猛地响了起来,刘坤接过电话,态度立刻变得很是亲热:“喂,今天晚上我要回来,回?#39029;?#39277;。”

  电话里传来段英的声音:“你妈看?#20063;?#39034;眼,?#20063;?#24819;到你家。”

  刘坤赔着小心道:“亲爱的,不要太小心眼,我妈是刀子嘴,豆腐心。就这样说定了,晚上来接你。”

  段英道:?#26263;?#23376;嘴也会杀死人!”

  又劝了几句,段英还是不想回他父母家中。刘坤生气地道:“你怎么是这个态度,我妈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?!”发了火,他又放缓了语气,“亲爱的,还是回去,我来接你。”

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> 官场笔记2 > 第一章 侯镇长上任被手下将军 棘手事
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

看过此书的人?#29916;不?/h3>
1 医道官途 官场小说 2 二号首长 官场小说 3 官道之色戒 官场小说 4 ?#26700;?#20043;水 官场小说 5 ?#32842;?#31508;记 ?#32842;?#23567;说 6 官场小说排行榜
福利宝彩票官网 莱加内斯vs莱万特 广西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上海天天彩选4今晚开奖号码结果 宙斯古代财富试玩 roe无限法则配置 迷你世界怎么玩极限生存 鲤鱼门登陆 四川时时彩多期数开奖号码 打麻将赌博与娱乐 方舟生存进化官网 电竞比分007 福建31选7中奖新规则 美少女梦工厂2下载 开心假期寒假作业答案 西班牙人与韦斯卡4比0 开火车水果老虎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