↗福利宝彩票官网↗
返回 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首页

第一章 侯镇长上任被手下将军 老板凳

  中午下班时,侯卫东又开始琢磨在什么地方吃午饭。他走到窗口,正好看到赵永胜上了桑塔?#26705;?#26705;塔纳一溜烟开出了大院,带起了浓重?#39029;尽?/p>

  侯卫东初到青林镇的时候,满街垃圾以及漫天?#39029;?#32473;他留下了深刻印象。此时又见?#39029;荊?#20182;就续接上了之前在半山坡上的思路:“改造青林老场镇是提高新一届政府威信的好办法,尽管短时间不能将老场镇彻底变样,最起码可以将老场镇的环境卫生搞好,这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成绩。”

  这时,社事办主任苏亚军出现在院?#27704;鎩?#20399;卫东喊道:“苏主任,等一等。”

  社事办是社会事业办公室的简称。社事办主任苏亚军四十六岁,工龄长,人面熟,加上受到年龄限制,其政治生命已
经结束,是标准的机关老板凳。

  听到侯卫东的喊声,苏亚军便停下了脚步,在院?#27704;?#31561;候。

  在他的人生经验里,跳票副镇长就是兔子尾?#20572;?#20877;加上他知道赵永胜对侯卫东很有看法,因此他对这?#29615;?#31649;副镇长采取了敬而远之的态?#21462;?/p>

  “侯镇,有什么事情?”

  侯卫东笑呵呵地道:“一起吃饭,叫上社事办其他同志,我请?#20572;?#33487;主任定地点。”他初当副镇长,不想当光杆司令,主动向苏亚军示好。

  苏亚军知道侯卫东是上青林石场老板,听说他要请?#20572;?#27809;有客气,道:“河口村村支部书记刘卫彬家里开了一个农家乐,环境不错,味道?#19981;?#39532;虎,我们到他那里去。”

  侯卫东爽快地道:“好,就到河口村。”

  “那我去打个传呼,让曾强他们几个人都回来。”苏亚军一边说,一边朝办公室走去。

  “不用到办公室,用我的手机。”此时手机在青林镇还是稀罕物,除了赵永胜和粟明各有一?#23458;猓?#20826;政领导班子成员中只有侯卫东在用手机。赵、粟二人是公款消费,侯卫东纯属私人消费。

  苏亚军不冷不热地道:“这些洋玩意儿我不会用,还是去办公室打电话。”

  侯卫东有些?#38480;?#22320;将手机收了回来,但是他为了争取这个老板凳,也就没有计较,将手机放回口袋,跟着苏亚军来到了办公室。

  在办公室等传呼时,苏亚军眼珠一转,道:“侯镇长,跟你汇报一件事。社事办管着广播站?#20820;?#25919;办,点多面广,特别是即将开展的殡葬改革工作,任务很重。你能否争取买一辆面包车?也就几万块钱!计生办都买了面包车,他们管活人,我们管死人,镇里要一视同仁。”

  青林镇政府成立了财经领导小组,镇长粟明?#20204;?#37117;受到了不少限制,侯卫东作为跳票副镇长,在?#20204;?#19978;根本没有发言权。苏亚军这是给侯卫东出了一道?#28895;狻?/p>

  侯卫东老老?#20979;?#22320;道:“我是副镇长,喝顿酒可以解决,但是没?#26032;?#36710;的权力。我是实在人,行就行,不行就不行,不会勉强自己说大话。如果真想买车,我们一起找赵书记和粟镇长汇报。”

  苏亚军本意就是给侯卫东出?#28895;猓?#27809;有想到他说话如此实在,反而觉得很无趣,也就不再提起此事。

  曾强、杨川闽、王蓉以及程义琳等社事办工作人员陆续到了办公室,听说侯卫东请大家到河口村吃饭,个个都是笑逐颜开。一行人来到镇外,在公路边等了二十多分钟,才来了一辆客车,摇摆着到了河口村刘卫彬家门口。

  河口村村支部书记刘卫彬,是下青林村干部中出名的精明人,前?#25913;?#21040;广东、福建做过花木生意,见多识广,很有些经济头脑。回到青林镇?#38498;?#23601;在家里搞了一个苗圃,专门从福建花木批发市场进高档小型花木,?#22275;砸院?#20877;养?#25913;輳?#28982;后卖到益杨和沙州。

  苗圃旁边有一个?#25913;?#22320;的池塘,塘里有鱼,这里就成为集钓鱼、赏花、吃饭为一体的简?#30528;?#23478;乐。这是刘卫彬从沿海地区搬过来的经验,在益杨县还算新生事物,每到星期天,?#28784;?#22825;气好,生意都不错。

  由于是周三,农家乐只有一桌客人。刘卫彬很悠闲地侍弄着花草,见苏亚军等人进来,放下水壶,招呼道:“苏主任,怎么现在才过来?”

  苏亚军指了?#24178;?#21518;之人,道:“今天是侯镇长请客。”

  刘卫彬这才认出了侯卫东,热情地道:“侯镇长是第一次到我们河口村,我等一会儿把杨主任叫过来,这一顿饭河口村请客。”

  “刘书记,我今天请社事办吃饭,你别和我争饭钱,?#38498;?#25105;到河口村的时间还多,到时你再请我。”

  “怎么能这样,侯镇长第一次到河口村,应该我们请客。”

  侯卫东坚持道:“今天我说了算,听?#30340;?#24324;的肥肠火锅鱼味道不错,我就点这道菜。”

  刘卫彬?#25165;?#20102;中午生活,又来到了侯卫东身边,他?#21448;?#24052;巴的西服口袋里摸出一包红塔山,给众人散烟。

  侯卫东?#39277;?#22235;周,道:“农家乐在沙州已经有了规模,城里人都时兴周末到农家?#20013;菹小?#20320;这里环境还行,就是距离县城稍?#26685;读?#20123;,可以考虑到县城边上去开农家乐。”

  “如果到城边开农家乐,成本高得多,我这是利用现成的土地。”

  “那你的农家乐要更有特色,才会有更多顾?#20572;?#31561;天气暖和?#38498;螅?#25105;带益杨的朋友来玩。”

  “侯镇带来的人,一律打七折。”

  苏亚军一直在观察着侯卫东,见他与刘卫彬谈得投机,暗道:“侯卫东还算老练,不是传说中的愣头青。”

  酒至三巡,侯卫东将话题引向了殡葬改革,对刘卫彬道:“沙州全市都要搞殡葬改革,村里有什么看法?”

  刘卫彬打了一个酒嗝,道:“我在电?#27704;?#30475;到过新闻,知道这件事。青林镇是山区,到处都可以埋人,这事根本不可能搞起来。”

  侯卫东主动做起了宣传,道:“殡葬改革的目的是移风易俗,节约土地资源,减少丧葬费用。省、?#23567;?#21439;三级政府下了很大的决?#27169;?#27801;州市已经下了政府令,全市从5月1日起一律不准土葬,必须火化,火化?#38498;?#27665;政局要给予一定的补贴。”

  村委会主任杨文武以前当过民办教师,算得上村干部中的文化人,他深知此事的艰巨性,头摇得如拨浪鼓一般,道:“殡葬改革比计划生育还要难,真要执行下去,不知要打多少架,扯多少皮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”

  苏亚军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,专心吃鱼。

  侯卫东在上青林待了两年多,天天与村干部混在一起,对村干部所思所想了解得一清二楚,道:“县里给青林镇下了火葬任务,镇里将依葫芦画瓢,给每个村下任务。完成任务的村,可以对土葬户收取一定的土地?#21152;?#36153;,或者?#20979;?#32602;款。”

  刘卫彬听说可以收取土地?#21152;?#36153;,马上就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,道:?#24052;?#22320;?#21152;?#36153;如何使用,镇里是否上交县里?”

  侯卫东心道:“聪明人硬是不一样,看来刘卫彬已经嗅出了其中隐藏的利益。”他含糊地道:?#24052;?#22320;?#21152;?#36153;全部归各镇使用,不用上交县财政。”

  两位村干部对视了一眼,刘卫彬叫苦道:“要搞殡葬改革,村干部不知要得罪多少人,我们很难做。”他是生意人,很擅长漫天要价坐地还钱。

  侯卫东点到为止,不再说此事,与刘卫彬碰了两杯酒。

  喝了好?#21103;院螅?#21016;卫彬忍不住问道:“侯镇长,你是分管领导,给我们透个底,土地?#21152;?#36153;,村里到底有多大的搞头?”

  侯卫东含糊地道:“这笔费用镇里将给村里一定比例的留?#26705;?#31639;作工作经费,现在还没有完全确定,只是一个大概念。”

  刘卫彬见侯卫东卖起了关子,心里如猫抓一样。由于餐桌上人多,他强忍着没有继续追?#30465;?/p>

  苏亚军原本担心侯卫东工作经验不足,抓不住工作重点,控制不了全镇局面,如果在工作中出了岔子,最终还得由他来擦屁股。此时见侯卫东说话办事有板有眼,便松了一口气。

  侯卫东有心将社事办主任苏亚军灌醉,与村里人谈完了正事,就拿了两个啤?#31080;?#23376;,倒了两杯白酒。

  “苏主任,能在一起工作是缘分,没有缘分,我?#21069;?#31487;子也打不到,有了缘分才能在一起工作。我们俩干一杯,祝合作愉快。”

  看着满满一杯白酒,苏亚军眼睛都绿了,道:“侯镇,酒不是这样的喝法。”

  侯卫东气势如虹:“怎么喝酒,难道有法?#26705;?#25105;先喝了,别磨蹭。”他今天是有意要喝醉苏亚军,也就毫不留情。

  侯卫东把大杯喝了下去。在刘卫彬等村干部的起哄下,苏亚军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硬着头皮将这一杯白酒喝了下去。

  在河口村吃完午饭,已是下午3点钟了,社事办主任苏亚军当场醉倒,被拖到了村支书刘卫彬的床上。
侯卫东也有醉意,但是他越发的豪爽,对曾强等众人道:“青林镇有说法,酒风看作风,牌品看人品。今天通过对社事办酒量的检验,?#24471;?#31038;事办是一支特别能战?#36820;亩?#20237;。”

  社事办两个未醉的女同志,看着醉成一团的男人们,听着侯卫东的豪言,捂着嘴笑。

  侯卫东拍着副主任曾强的肩膀道:“喝了酒爬青林山是要命的事情,我不回镇里,明天上午到益杨民政局,下午你和苏主任在办公?#19994;任摇!?/p>

  刘卫彬心里想着土地?#21152;?#36153;的事情,把半醉的侯卫东拉到了屋里。

  侯卫东拍着刘卫彬的肩膀,道:“目前县里所有正式文件都没有提及土地?#21152;?#36153;,所以土地?#21152;?#36153;的事情不能说出去,你千万得保密。”

  “你放?#27169;?#25105;一定会保密。每一具土地?#21152;?#36153;是多少钱,多大的返还比例?”这是刘卫彬最关心的数据。

  “党政联席会上还未研究,我只说个大致情况。土地?#21152;?#36153;每具在五千到一万,比例大约在10%到20%。”村干部是不在编的干部,工资很?#20572;?#38500;了村里工作外,还?#20040;?#20107;农业生产养家糊口。用人民币来吸引村干部,这是镇政府与农村干?#30475;?#20132;道的重要手段之一。

  刘卫彬在心里算了算:“去年冬天全村死了二十五个人,如果能收十家的土地?#21152;?#36153;,每?#20197;?#26102;?#27425;?#21315;计算,就能收到五万多。村里比例如果提10%,就是五千元;提20%,就是一万元。”

  他的算法已经很接近赵永胜的想法。

  青林镇副镇长的工?#20160;还?#22235;百多一点,全年加上奖金,也就五千多元的年收入。算清了账,刘卫彬的积极性就被调动起来,口里却道:“殡葬改革是难事,村里是耗子钻风箱两头受气,如果土地?#21152;?#36153;的返还比例高一些,大家可能还有积极性,否则谁愿意做这些得罪人的事情。”

  谈完事情,侯卫东和刘卫彬才从家里出来。众人在公路边等了一会儿,一辆大货车带着刺耳?#32435;?#36710;声停了下来。车身自重加上碎石重量足有数十吨,压得公路不停地颤抖。货车司机伸出脑袋道:“侯疯子,到哪里?”

  “益杨。”

  货车司机拍了拍?#24471;牛?#36947;:“上车。”

  看着带着?#39029;?#36828;去的大货车,曾?#30475;?#20102;一个酒嗝,对小姑娘程义琳道:“侯卫东就是一个山大王,苏主任的酒量和他相比,差得太远。”

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> 官场笔记2 > 第一章 侯镇长上任被手下将军 老板凳
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

看过此书的人还?#19981;?/h3>
1 医道官途 官场小说 2 二号首长 官场小说 3 官道之色戒 官场小说 4 ?#26700;?#20043;水 官场小说 5 盗墓笔记 盗墓小说 6 官场小说排行榜
福利宝彩票官网 意甲赛程都灵对卡利亚里 水晶宫休闲娱乐社区 七夕电子游戏 甘肃快三推荐号一定牛 河南22选5开奖走38期 pk10计划吕新﹣x全方揭秘 美丽骷髅闯关 亚特兰大老鹰队老板 银行抢匪2客服 中国体育彩票官网预测 彩神pk10计划手机版 莱特币官方 狂野女巫横扫峡谷 巴拉多利德英文 杜塞尔多夫门兴伤停 斗大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