↗福利宝彩票官网↗
返回 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首页

第一章 最重要的人脉,要用在最关键的时候 财政局的窝案

岭西省沙州市市委办副主任侯卫东得知自己即将出任成津县县委?#31508;?#35760;的消息后,他没有被成津的乱局吓倒。初生牛犊不怕虎,他反而充满了战斗激情,恨不得立刻就能前往成津县。只是,从得到消息到实际赴任还有一段时间,他充分利用手中的资源收集成津县的基本资料,思考未来的工作策略。

对于沙州市委书记周昌全来说,这一段时间颇不好受。心腹爱将成津县县委书记章永泰因为车祸不明不白死在大山之中,一向忠心耿耿的财政局局长孔正义被省纪委双规,这就如前胸被打了一记重拳,后背又被踹了一?#29275;?#35753;人喘不过气来。

省纪委?#31508;?#35760;宁缺带着孔正义离开沙州境内以后,在高速路上给周昌全打了电话,道:“周书记,我已经带着孔正义前往岭西,感谢沙州市委对省纪委工作的支持。”

“这是沙州市委应尽之职,何谈感谢。”周昌全心情很是压抑,与宁缺谈了几句,挂断了电话。

侯卫东一直默默地守在办公室,他原本以为周昌全多半要在办公室“闷”一阵,不料周昌全很快就振作了精神,道:“你把征求的常委会议题找来,我要提前看一看。”

周昌全分别将几位常委请到办公室,通报了省纪委调查的初步情况。谈了话,交了底,随后的市常委会开得很顺利,各项议题都取得了共识。会上有两个人事变动:一是季海洋被任命为沙州市财政局党组书记;二是市政府秘书长蒙厚石退居二线,市政府副秘书长杨森林将接任市政府秘书长职务。

散会以后,侯卫东给季海洋通了电话,道:?#30333;?#36154;,季局长。”

季海洋已经得知了此事,他此时正在前往沙州的路上,道:“卫东,我是被架在火上烤,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并不意味着是一件好事。”

侯卫东没有啰唆,道:“周书记要见你,赶紧过来。”

放下电话,季海洋对司机道:“放首歌。”季海洋在车上只听《桑塔露琪亚》这一首歌,这首歌他听了几年,百听不厌,连司机也听得烂熟。司机有了小孩以后,?#30475;?#32473;小孩抽尿,总是不由得哼唱着《桑塔露琪亚》的调子。

在优美的旋律中,季海洋闭着眼睛,心情?#27425;?#27861;平静下来。

到了市委,在一楼就遇到了好几个熟人,?#24049;?#28909;情,都道?#30333;?#36154;”。宣传部朱副部长与季海洋握手以后,道:“季局长,改天请你吃饭。今年部里的预算还得追加,市里要搞几?#26410;?#27963;动,没有办法啊,改天我到财政局来一趟。”

财政局与各个单位天生就是矛和盾的关系,财政局要为市政府捂紧钱口袋,各个单位总要想尽办法从财政口袋里掏钱。对于财政局来说,把资金向任何一个单位倾斜都是有理由的,这也就是其权力所在。

季海洋来到周昌全办公室,侯卫东正等着他,一边泡茶,一边道:“季局长,你稍等一会儿,周书记在小会议室谈事情,很快就回来。”

季海洋在侯卫东面前就很放?#26705;?#38382;:“怎么把我弄到火山口去了?”

“这是机会,也不知有多少人都盯着这个位置。”

季海洋自嘲道:“机会是双刃剑,难说。”

侯卫东看了看门口,道:“等一会儿周书记要交代政策。”

“市里的事情我听?#20498;?#19968;些,不过是雾里看花,弄不太明白。周书记对?#19968;?#26377;什么交代?”

“孔正义的事情惊动了省纪委,事情只怕小不了,财政局要确保稳定,不能乱。”

季海洋意识到里面的复?#26377;裕?#24515;情愈发地沉重起来。

这个消息传到市财政局,更是引起不小的反应。

副局长梁朝心情颇为烦闷,刚刚走了一个孔正义,又来了一个季海洋,他这个副局长真的快成为千年副局长了。在办公室转了好几大圈,他暗道:“只要周昌全坐镇沙州,刘兵能力再强也翻不起大浪,我这一宝难道押错了?”只是,将揭发材料送到省纪委以后,开弓就没有回头箭,必须将斗争进行到底。

周昌全和黄子堤判断得很准,孔正义被双规以后,省纪委的调查继续深入进?#23567;?/p>

沙州纪委书记济道林接到省纪委通知,向市委书记周昌全报告以后,将手头的工作全部放下,前往岭西,配合省纪委宁缺?#31508;?#35760;的工作。从沙州到岭西的路上,济道林一直在琢磨着案子。

孔正义是资深财政局长,与不少沙州领导都有密切往来。换一句话说,孔正义在沙州根深叶茂,关系网极宽。省纪委?#31508;?#35760;宁缺亲自带队办案,这本身就?#24471;?#20102;问题。他暗自推测这次事件会波及到什么层次。

专案组住在岭西城郊的交通宾馆。

位于?#32426;?#30340;交通宾馆建设于70年代,如今早已是明日黄花了。交通厅长接到了宁缺的电话,爽快地道:“纪委办事,我百分之一百支持,谈什么钱,随便使用就是。”交通厅办公室主任接到厅长吩咐,亲自去了?#32426;猓?#32473;留守的经理再三打了招呼,让他们购买新床单等相关物品,为专案组创造了颇为?#24049;?#30340;条件。

济道林?#25112;?#20132;通宾馆,就看到正好进门的省纪委?#31508;?#35760;宁缺。

宁缺胖圆脸带着些憔悴,与济道林寒暄了几句,就将济道林带到自己的房间,介绍了基本情况,道:“我们现在是让孔正义主动交代,还在给他机会。他是死猪不怕开水烫,现在是两不动,不动笔,不动口。”

济道林道:“不管口紧还是口?#26705;?#21482;要证据确凿,就逃脱不了法律制裁。”

他从沙州学院调到政府部?#29275;?#23601;一直在纪委工作,参与办理了好几件大案,对纪委办大案的思路、手段很了解。

在法律意?#23545;?#26469;越强的今天,纪委等部门办案都明确规定不?#20960;?#21009;讯逼供,也不?#20960;?#30130;劳审讯。刑讯逼供容?#29730;?#19979;伤痕,搞不好要出人命,纪委、公安、检察院这几个部门凡是头脑灵活一些的,都不愿意用刑讯逼供这一?#23567;?#20026;了公家之事,把自己搭进去就太不值得了。而疲劳审讯不会留下伤痕,而且只要把握好度,一般不会搞出人命,所以,纪委有的同志面对双规对象时,在政策攻心、威逼利诱都不能达到目的时,经常违规进行疲劳轰炸。凡是有资格被双规的,多数都是有一官半职的人物。这些人平日里养尊处?#29275;?#36523;体已经被惯坏了,若是两三天不能睡觉,十有?#21496;?#20250;崩溃。

宁缺点了点头,道:“济书记说得一点不错,现在孔正义受贿罪已?#21069;?#19978;钉钉子,跑不掉了。”

济道林眼光一闪,道:“案子已经有?#40644;疲俊?/p>

宁缺用手指了指手腕,道:“目前认定了一件事情——手腕上的表。”

白包公高祥林有一个重要原则,凡是被双规的人员必须是有证据确凿的把柄。有了把柄,哪怕是很小的把柄,纪委就没有办错案,才能进退自如。此前的检举信中就有孔正义收受名表的内容,这块名表价值一万多元人民币,也就是孔正义平时所戴的那一块。省纪委暗中将送表的煤气公司经理带到了岭西,掌握了一手材料之后,这才有了宁缺的沙州之?#23567;?/p>

孔正义平时掌管的钱都是以千万、亿为单位,他根本没有在意腕中的手表,被双规时,这块表顺理成章被省纪委?#25112;?#20102;。此时人证物证俱在,光是凭着这一块表,就可以按受贿罪处理了。

济道?#32844;?#20013;叹息:“孔正义是聪明至极的人物,没有料到手腕上的这块表却成了送他进监狱的通行证。看来天网?#21482;鄭?#32456;究疏而不漏!”

宁缺道:“省纪委前后收到了多封检举?#29275;?#31532;一封信你见过,另外还有几封。从我们初步调查的结果来看,基本属实,涉及的人不少。这事等一会儿再谈,专案组的成员都在大会议室,去见一见。”

济道林进了会议室,?#30053;?#21916;和五六位同志聚在一起开会,宁缺道:“沙州济道林书记大家都认识,他现在是专案组成?#20445;?#36825;一段时间将与同志们在一起工作。”

专案组成员大多是省纪委工作人?#20445;?#27982;道林几乎都认识,唯独有一位不认识,宁缺特意介绍道:“这是省高检的?#20973;!?/p>

?#20973;?#20063;就三十岁上下,主动握手,客气地道:“济院长,我是沙州学院法政系的,曾经听过你的课。”济道林仔细看了看,一时想不起来,实话实说道:“你是哪一级的?我印象不太深。”

“我?#21069;稅思?#30340;,当年在学校时不懂事,成天顾着玩。”

济道林道:?#25226;?#26657;的表现?#24471;?#19981;了问题,不少顶级人物在大学里多半是表现平平,比尔?盖茨就是大学肄业,如今的全世界首富。”

?#20973;?#31505;道:“有了济院长的鼓励,我的信心更足了。”

济道林看到?#20973;?#30340;笑?#24120;?#24515;里明白,高检进入专案组,案件其实已经定性。

省高检和省纪委以手表为?#40644;?#21475;,很快攻破孔正义的心理防线,沙州市?#31508;?#38271;刘传达浮出了水面。

周昌全接到市纪委书记济道林的电话以后,立即召开了市委常委会,通报了?#31508;?#38271;刘传达被双规之事,同时布置了相关工作。

会议结束不到一个小时,侯卫东在办公室接到了南部新区高健主任的电话。高健?#23454;溃骸?#21548;说刘市长被双规了?”得到肯定答复以后,高健惋惜万分地道:“刘市长手里有两个大项目,正在谈判中,原来准备落户南部新区,他被双规了,这两个项目估计要黄掉,实在?#19978;В ?/p>

侯卫东道:“只要项目在,总会有新市长接着谈。”

“刘市长这?#27425;?#37325;扎实的人,怎么会被双规?他被双规,不知道还有谁会被牵连进去!如果沙州干部被双规得太多,周书记面上恐怕不太好看。”

侯卫东不愿意在电话里深说,道:“算了,不说这事。”

高健这才点到正题,道:?#20843;?#22823;班子办公地点,周书记还没有下定决心吗?”

侯卫东道:“周书记还没有最后下定决心。新窝子虽然好,但是缺点明显,太偏了,投?#26102;?#20854;他几个点都要大。”

高健听得焦?#20445;?#36947;:“?#31995;埽?#26032;窝子是南部新区最好的位置。你要在周书记面前美言几句,你找个机会带周书记到新窝子来,最好在下了暴雨之后,小?#35825;?#20123;水,新窝子的景色就更美了。”

侯卫东道:“我尽量?#19968;?#20250;。”

放下电话,侯卫东想了一会儿南部新区的新窝子,思路不知不觉又溜到了刘传达身上。在沙州素有“老黄牛”之称的?#31508;?#38271;刘传达,居然做出了令人震惊的案子。

这种强烈的反差,摔碎了沙州一地的眼镜。

在沙州的市?#35835;?#23548;中,刘传达是老资格的?#31508;?#38271;,平时很低调,工作作风扎实深入。他分管着国有企业这一块,几乎将时间都花在企?#36947;錚?#19978;上下下口碑甚好。

侯卫东?#20004;?#36824;记得与刘传达的第一次见面,当时他还是祝焱的秘书。刘传达和祝焱喝了不少?#30130;?#21917;酒以后,分管工业的刘传达当场表态,同意将啤酒厂分厂建在益杨新管会。

这么一个务实、?#28010;?#30340;老资格?#31508;?#38271;,成了沙州第二块腐肉。

省纪委书记高祥林就如一只饿鹰,飞行在岭西的天空上,将以前的茂云地区班子啄了一个底朝天。如今这头鹰又飞到了沙州的天空上,财政局局长孔正义是第一个目标,刘传达是第二个。

刘传达被双规以后,在孔正义的交代材料以及一些确凿证据面前,他稍作抵抗,便痛快地承认了自己的问题——侵吞了国有资产。

从1993年开始,主管沙州工业的?#31508;?#38271;刘传达和管着钱袋子的财政局长孔正义,两人先后借用了财政资金,将原价?#21040;?#19968;亿元的棉织厂用三千多万元买下,实现了国有企业的“国退民进”。

具体方法很经典也很简单,但是必须由合适的人来执?#23567;?/p>

刘传达在进入政府以前,转业到沙州棉织厂,后来当了厂长,对棉织厂里面的道道很熟悉。更加有利的条件是现任厂长是其徒弟,同时也是财政局长孔正义的表弟,刘传达将其徒弟从普通工人一直提拔到厂长的位置。

在90年代初期,沙州下属各县的棉织厂、丝厂?#36861;?#30772;产时,沙州棉织厂在刘传达的力挺之下,还拼死拼活地挣扎到了90年代末。但是,沙州棉织厂在完全开放的激烈竞争中,就如破损严重的大船,终究要在大海中颠覆。

刘传达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当其徒弟在一次醉酒后提出这个想法时,就不由得动了心。他找人注册了一家私人公司,并拉着财政局孔正义下水,借用了财政局的资金,三个人买断了棉织厂主要生产车间价值两千万元设备的经营权,用公家的设备为私人公司生产。

到了1996年,棉纺厂资产亏损进一步加剧,他趁着岭西提出?#30333;?#22823;放小、国退民进”的大?#38382;疲?#39034;利让工厂破产。

在沙州市对资产进行评估时,他采取少评、漏评等方?#21073;?#35753;厂里的国有资产大为缩水。

刘传达顺利地完成了对原棉织厂的接收,他对工厂有感情,尽量让原厂?#38469;?#20154;员进入新厂。新厂与老厂从人员到设备基本一样,却没有原来的沉重包袱,很快就有了盈利。原棉织厂的?#38469;?#20154;员及工人到了新厂,工?#26102;?#22312;老厂普遍都有了提高。

到了1998年底,新厂将先后从财政借用的三千万元资金还给了财政局,其中包括了利息。这事做得神不知鬼不晓,如果不是财政局有一双时刻窥视着孔正义的眼睛,棉织厂终究有一天会彻底淡出沙州人民的视线,新厂或许将续写沙州棉织业的辉煌。

随着刘传达和孔正义被批?#21363;?#25429;,沙州棉织厂厂长、财政局三位科长、计委一位副主任被双规。沙州政坛虽然没有经历如茂云市一样的大地震,却也是波涛汹涌。

得知了详细案情,沙州市市委书记周昌全心情着实沉重,与省纪委书记高祥林电话联系以后,亲自来到了省纪委。

夏已去,秋虽至,岭西的阳光仍然毒辣。奥迪车里空调不错,将车里空间弄得跟北方草原一样凉爽,可是看着窗外明?#20301;?#30340;阳光,更加让人觉得热得慌。

市委书记周昌全进了省委大楼已有一个多小时,一直没有下来。

司机马波见侯卫东等得有些疲倦,道:“侯主任,前面有一个茶楼,你干脆进去?#32570;?#33590;,等周书记出来时,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马波数次透露出要转行的意愿,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他参加了函授学习,很快就能拿到大专文?#23613;?#20182;想趁着周昌全在位之际,调到一个好部门去工作。一年多时间,随着侯卫东与周昌全关系越来越密切,他对侯卫东的态度由客气变成了巴结。一来侯卫东可以在周昌全面前帮着说话;二来据他观察,侯卫东以后当大官的几率很高,这将是一个不错的投?#30465;?/p>

周昌全?#21069;?#35265;省委常委、省纪委书记高祥林,此种非常时期,侯卫东自然不会轻易离开小车。他将副驾驶的后背椅向后放了?#29275;?#35753;身体舒服地斜躺着。

他看了看表,道:“就在这里等,我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。”

等了两个小时,周昌全的身?#23433;?#20986;现,侯卫东赶紧打开?#24471;牛?#19979;车来等着周昌全。周昌全面无表情地上了车,吩咐道:“回沙州。?#27604;?#21518;就一言不发。回到了市委大?#28023;?#20182;甩了一句“?#27809;?#23376;堤到办公室来?#20445;?#20415;大步上楼。

自从黄子堤当上了市委?#31508;?#35760;以后,周昌全很少直呼其名,都是称呼“黄书记?#20445;?#20170;天却是直呼其名。侯卫东暗道:“难道黄子堤也出了问题?他与孔正义走得近,出点问题很正常。”转念又想道,“黄子堤没有被双规,?#24471;?#20107;情不大。”

沙州市委?#31508;?#35760;黄子堤进了?#29275;?#35265;到周昌全一脸肃然,大致猜到是什么事情。他心里稍稍有些忐忑不安,坐?#20081;?#21518;,主动开口道:“周书记,沙州可是山雨欲来风满楼,这一段时间风向不对,有些人借机在背后下黑手,想破坏沙州安定团结的局面。”

他曾经是市委秘书长,对周昌全的心思摸得很透,开门见山,就直接将周昌全窝在心里的话提前道了出来。

周昌全两根?#27982;?#25361;了挑,道:“身正不怕?#30333;?#27498;,只要行得正坐得端,邪气就不会侵入身体。”

他微微扬了扬下巴,虎着?#24120;?#32487;续道:“今天我见了高书记,这也是我找你来的原因,你心里清楚?#26705;俊?/p>

自从黄子堤当上市委?#31508;?#35760;以后,周昌全很少用这种态?#20154;?#35805;,黄子堤感觉不太妙,他便装出诧异的神情道:“什么事?我不太清楚。”

周昌全与侯卫东的办公室只隔了一道?#29275;?#36825;道门通常是不关的。

侯卫东能很清晰地听到周、黄两人的谈话,听到此句,不由得竖起了耳朵。

其实在孔正义被双规以后,黄子堤就开始进行自查。这几年来他与孔正义来往甚密,作为当红的市委秘书长,他顺便用了财政局不少钱。经过细心梳理,他用过的钱分为三部分。

一部分是借着市委办公室经费紧?#29275;?#22312;财政局报发?#20445;?#21457;票有公有?#20581;?#21482;要是黄子?#36255;?#26469;的发?#20445;?#23380;正义一概不问,只管签字,再由财政局办公室去补齐经办人的名字,这些?#26412;?#23601;与黄子堤没有任何关系,变成了财政局正常的开支。

另一部分是财政局以各?#32622;?#20041;送来的钱和物品,包括奖金等?#21462;?/p>

还有一部分是自己出国、过生日时孔正义送的贺礼。

这些钱大多数是灰色收入,或者说是罪与?#20146;?#20043;间,还有一部分没有证据,无法认定,因此黄子堤也不太紧张。

周昌全如鹰一般的目光就注视着黄子堤,道:“在我面前,你直说,孔正义到底送了你多少钱?”

黄子堤气愤地道:“老孔肯定被逼得没有办法,连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了。我在他那里报了一些账,当时市委机关经费紧?#29275;?#25253;账都是为了公家,怎么就算到了我的头上?”

周昌全紧追不?#29275;?#36947;:“那一年你到美国去,他给了你多少钱?”

“那一年我到美国,美元不太够,当时就找他借了五千,回国以后?#19968;?#32473;了他。”

“五千美元,?#38381;?#36824;了?”

黄子堤犹豫了一会儿,坚持道:“我确实还了,只是,还的是发票。我在美国给省委办公厅的几位领导买了一些礼物回来。美国物价不便宜,东西不多,贵得烫手。回国以后,找了些发票拿到了财政局。”

周昌全知?#26469;?#20107;,黄子堤当时?#29992;?#22269;回来,送给他一个栩栩如生的工艺牛。此牛是黄铜所铸,材料并不名贵,但是胜在做工精细,将牛?#25112; ?#38596;伟的风骨表现无遗。他属牛,又素来?#19981;?#40065;迅的名言?#26696;?#39318;甘为孺子牛?#20445;?#23545;这头美国孺子牛甚有好感,一直摆在书房内。

“省委办公厅对沙州市委挺照顾,出国给领?#27982;?#20080;些礼物,也是人之常情,这有利于以后的工作。我那几个工资,哪里够花,因此在财政报账。?#34987;?#23376;堤见周昌全沉吟不语,连忙转移了话题,道,“周书记,我在省里听到不少难听的话,说是沙州干部没有几个是好人,这一次沙州干部出现大面积腐败,市委领导要为此事负责。”

周昌全两条?#27982;?#28176;渐竖了起来。

黄子堤又道:“明年就要换届,某些人要把水弄浑,然后乱中夺权,还是‘文革’那一?#20303;!?/p>

周昌全两条?#27982;?#21448;渐渐恢复了原状,道:“明年换届,何去何从是省委领导考虑的事情,有些人妄图左右组织意图,迟早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”

侯卫东一直在旁边的办公室里听着两人对话,心道:“黄子堤是厉害人物,不动声色就将周书记的注意力吸引到明年换届一事上。”

周昌全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他话锋一转,道:?#26696;?#20070;记看了孔正义的交代材料,里面多次提到了你。在孔正义的交代材料中,涉及你的次数还不少,省纪委很重视此事,他们特意将孔正义的交代材料与财政局的账册一一进行核实。刘传达之事是一个教训,你一定要引以为戒,这种打擦边球的事千万别做。”

“幸好自己还算聪明,习惯也比较好,没有在任何一张?#26412;?#19978;签字。如果自己在上面落上一个字,现在就会吃不了兜着走。?#34987;?#23376;堤听到这里,也?#21069;到行以耍?#20182;背后开始渗出汗水,大粒的汗珠顺着丰硕的后背直接掉到了裤腰处。

他对周昌全道:“这是教训啊,以后遇到这些事,看来还得走正规程序,办公经费不够,让财政局正式增加预算,否则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”

“此事就这样,你要吸取教训,下不为例。”

黄子堤灰溜溜地走出了周昌全的大?#29275;?#24515;中很恼火,同时又对周昌全带着感激,他心里明白,自己的事情可大可小,上纲上线就是大事,拖一下眼皮,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高祥林召见周昌全肯定是征求其意见,而周昌全则为自己说了?#27809;啊?/p>

走出了办公室,迎面见到了副秘书长曾勇。他笑容可掬,厚重的双下?#31361;犊?#22320;抖动?#29275;?#36947;:“黄书记,我有事向您汇报。”

黄子?#25487;?#20102;挺胸,双手向后背?#29275;?#24456;威严地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,曾勇在后面亦步亦趋。

自从周昌全去见了省纪委高祥林书记以后,孔正义一案变得内紧外?#26705;?#28176;渐悄无声息。除了孔正义和刘传达,最后被省纪委双规的有九名干部,其中刘传达的秘书被开除公职,却没有受到刑事处理,财政局办公室吕主任主动辞职,到南方做生意去了。

这两人的去职算是此案的?#37319;?/p>

“老高,你客观地说,沙州情况到底如何??#31508;?#22996;书记蒙豪放看了案卷,想起昨天闲聊时听到的只言片语。虽然说者也许是无意,但是听者有心,今天听完沙州案情以后,若有所思地问高祥林。

白包公高祥林放下了手中的汇报材料,道:“孔正义是沙州财政局长,这个职位与方方面面都有接触,牵出一些人也很正常。这一次省纪委查得很彻底,孔正义先后交代了三十来人,有名有姓,有职有位,双规了九人,够得上刑的有七人,绝大多数都在灰色地带。”

蒙豪放最看重的是两位党政领导,听到周昌全和刘兵两位主要领导?#24049;?#24178;净,放下心来,道:“对腐败分子我们不能姑息,我重申两个绝不,一是绝不留情,二是绝不手软,一查到底。”

高祥林在好几省当过纪委书记,又在早年与蒙豪放共事多年,虽然到岭西的时间不长,处理此事的轻重缓急拿捏得极好,道:“比起茂?#30130;?#27801;州情况好得多。茂云是两个主要领导都涉案,沙州涉案最高级别的领导是?#31508;?#38271;刘传达,而且刘传达一案很有时代特点,他对国有财产流失犯有不可推卸的职责。不过从调查情况来看,刘传达办的新厂吸纳了老厂的主要?#38469;?#21147;量,现在生意挺好,如果不是东窗?#36335;ⅲ?#20182;的新厂说不定还真能发展壮大。”

蒙豪放想起了近期出现的不和谐的思潮和争议,目光变得深沉起来,道:“有人说岭西的?#25509;?#20225;业都有原罪,更有激进的人还提出要清算?#25509;?#20225;业的原罪,这种思想我不赞成。我们眼光应该长远,行为要更加务实,一句话,放下包袱,轻装前进。”

他说得不甚明白,高祥林却听得很明白,道:“对于不够刑的同志,我建议交由沙州市委处理。通过此案,看得出沙州市委还是坚强团结的,特别是市委书记周昌全同志党性强,胸怀磊落。”

“我同意你的意见,周昌全同志在沙州工作多年,熟悉情况,我相信他能正?#21453;?#29702;此事。”蒙豪放又道,“周昌全这个同志,作为市委书记,事必躬?#31069;?#19968;方面?#24471;?#20102;对?#25345;页希?#25964;心敬业,另一方面,他容人之量稍窄一些。放手让年轻人做事,只要把好舵,就翻不了天。”

对于周昌全的使用问题,蒙豪放与省委分管组织的?#31508;?#35760;朱建国有分歧。朱建国的态度很明确:“沙州出了腐败大案,周昌全作为市委书记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不?#23460;?#22312;沙州担任市委书记,建议调至省政协或人大。”

蒙豪放?#28304;?#36824;没有表态,听了高祥林的报告,他若有所思。

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> 官场笔记5 > 第一章 最重要的人脉,要用在最关键的时候 财政局的窝案
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

看过此书的人还?#19981;?/h3>
1 医道官途 官场小说 2 二号首长 官场小说 3 官道之色戒 官场小说 4 沧浪之水 官场小说 5 ?#32842;?#31508;记 ?#32842;?#23567;说 6 官场小说排行榜
福利宝彩票官网 2019排列5历史开奖结果 西班牙vs巴拉多利德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结果手机版 上海黄金期货交易所 假面战队五骑士百度云资源 海盗王送彩金 福建十一选五qq群 英雄联盟之绝对嚣张免费阅读笔趣阁 沙尔克04客场球迷 江苏十一选五技巧 大乐透彩票 瓦伦西亚大学经济贸易专业 庆南fcvs尚州 上海时时乐开奖助手 im体育 sb体育 诙谐财富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