↗福利宝彩票官网↗
返回 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首页

第一章 被暗算 原来自己被暗算了

岭西省,沙州市,农机水电局。

2001年3月下旬,原成津县委书记侯卫东被任命为沙州市农机水电局党组书记。

任职文件发出以后,侯卫东没有立刻到市农机水电局上任,他请了四天公休假,带着小佳去了海南岛。

结婚以后,侯卫东和小佳总体来说是分多聚少。在市委办工作的那一段时间,虽然生活在沙州,可是跟着周昌全,天天忙得脚跟翻到脚背,几乎把家当成了旅馆。这一次调回沙州,侯卫东有意让自己的脚步慢下来,享受难得的天伦之乐。

到达亚龙湾以后,两人在半山腰租了别墅,在宽大的阳台上可以看到美丽的海景,将亚龙湾美景尽收眼底。吹海风、看大海、吃海鲜,两人似乎找到了恋爱时的感觉,暂时将沙州的人和事忘在脑后。

偶尔?#26469;?#26102;,成津的点点滴滴总是在侯卫东脑中闪现。

这一次调到市农机水电局,主要原因是与胜宝集团的谈判结果触怒了市委书记朱民生,”退一步海阔天空”既是主动选择,也是无奈选择。可是,仔细回想县长曾?#20122;?#22312;谈判过程中的表现,侯卫东总觉得如鲠在喉。当然,如鲠在喉只是一种感觉,他身在海南,暂时无法印证自己的疑惑。

在农机水电局里,多数普通干部并不在意谁来当一把手,因为谁来当一把手,并不能影响他们的生活和工作。只有少数有想法的骨干,才会在意此事。

文件到达当天,下班以后,常务副局长沈东峰和副局长周小红分别来到了西城的一所茶楼。

这座茶楼?#29420;?#19996;城区,很少有熟人到这里喝茶。

在茶楼小房间里,副局长周小红道:”走了一个’南霸天’,没有想到,来了一个更狠的。

沈东峰深以为然,点?#36820;潰?#8221;侯卫东这么年轻就能当一把手,不仅是背后有?#21487;劍?#25163;段也了得。我们是副职,干好?#23616;?#24037;作就行了,管他是谁来当一把手。

周小红将?#25151;?#22312;沈东峰肩头,道:”我们不能在一个局里,若是有机会,我调到别的单位去,单位差一些也无所谓。”

沈东峰扭头亲了亲周小红的脸颊,道:”你是搞水电专业的,最好别离开水电局,真的要离开,我走。”他沉吟着道:”侯卫东能力强、背景深,这是好事,我们两人主动和他配合,我的调动说不定可以通过他来搞定。”

周小红朝沈东峰的怀里靠了靠,道:”现在说这话还早,要等到侯卫东被人大任命为局长以后,再听其言、观其行,才能把人看透。话又说回来,侯卫东来当局长,不懂?#28404;瘢?#33509;是我们都跟他唱反调,他的日子也不好过。”

沈东峰轻轻抚摸着周小红的腰肢,道:”对抗始终是下策,团结才能出生产力。”

沈东峰和周小红是高中同学,两人一个班长,一个副班长,是同学中的金童玉女,有着朦胧的感情。高中毕业后,两人一南一北读着大学,渐渐断了联系。毕业以后,周小红分到市农机水电局工作,从一般干部?#27801;?#20026;副局长。

沈东峰则分到临江县工作,当上了副县长。他们各自成立了家庭,高中时代从未挑破的感情成为两人心底的回忆。命运有时很奇怪,总在令人想不到的情况下拐了个弯。多年以后,副县长沈东峰遭遇婚姻问题,在县里过得不如意,阴差阳错调到了市农机水电局,当了常务副局长。

于是,两人重结?#38712;怠?#30001;于都是局里班子成员,这一场迟到的恋情只能以地下工作者的方式进?#23567;?/p>

4月1日,侯卫东正式走马上任。

4月18日,沙州市人大正式任命侯卫东为市农机水电局局长。

4月19日,星期四,侯卫东才召开了市农机水电局第一次班子会。

侯卫东和上一任”南霸天”局长完全是两种风格。”南霸天”原名为南光荣,长着橘皮?#24120;?#24403;局长时总是威严有加,开会?#19981;?#21457;火,被市农机水电局戏称为”南霸天”。

新任的侯卫东根本没有传说中的王霸之气,相貌英俊且和气。第一次开班子会,他穿了一件夹克衫,手握着茶杯,道:^……今天是第一次开会,?#20063;?#35848;?#28404;瘢任?#34394;……我记得朱书记第一次与市委委员见面时,提出了沙州重新学习民主集中制……对于我个人来说,希望能带?#20998;?#34892;民主集中制,不搞一言堂,希望大家能监督……”

第一次班子会,四十多分钟就结束了。前任”南霸天”局长开班子会,四五个钟头是常事,班子成?#27605;?#24815;于马拉松式会议,等到散会以后,沈东峰、周小红和?#26222;?#28165;三位副局长都觉得很不正常。

周小红办公室与沈东峰办公室是门对门,周小红是女同志,到底沉不住气,等到侯卫东离开办公楼,溜过来串门,轻声道:”办公会是咋回事?刚开始就结束了。”

沈东峰下意识地看了看门,道:”他才来,对基本情况不了解,这样的会能开多久。从今天的感觉来看,盛名之下无虚士,当过县委书记的人,办事老练。”

“我没有看出他老练。”周小红见新局长与老局长风格迥异,不禁犯嘀咕,她在沈东峰面前自然是口没遮拦。

沈东峰告诫道:”咬?#35828;?#29399;不叫,相信我的眼光,好好配合他。”

周小红带着感情道:”以前南局长要求?#32454;瘢?#20294;是现在回想起来,这么多年来,他基本上没有整人、害人,是个好人。”

沈东峰回想着侯卫东?#19981;?#26102;的表情,道:”新人新政,我们两人?#23478;?#36866;应。从今天的班子会来看,侯卫东算是爽快之人。”

在市农机水电局机关干部的关注下,侯卫东执政的第一个月转眼即逝。第一个月,侯卫东基本上没有做任何决定,跟班子成员和主要科室负责人谈了话,春风化雨地开始了”侯氏风格”的简政放权。

上一任局长将权力抓得极牢,钱、财、事都握在手中,事无巨细?#23478;?#20102;解,副局长们几乎成了傀儡,一来二去,副局长们都不愿主动参与,将一副大担子压在了一把手身上。”南霸天”多次荣获”岭西省劳模”、”先进工作者”等称号,荣誉是货真价?#25285;?#20182;也累得如狗一样。

侯卫东当过县委书记,心态不同,不想揽具体事情,他开始逐步放权。5月,局班子研究并通过了《农机水电局重要事项议事制度》和《农机水电局机关管理制度》两个重要制度,同时,局班?#21448;?#26032;分工。水电局所有主要?#28404;?#20840;部分给手下的三位副局长,连办公室和财务室两个重点科室都交由沈东峰来管理,侯卫东的分工上只有”负责全面工作”,如此?#25165;?#22312;沙州局行里显得很不寻常。

周小红与沈东峰单独相处时,道:”东峰,我有些糊涂了,侯卫东到?#33258;?#24819;什么,其他局长害怕大权?#26376;洌?#37117;是一个劲抓权’他恨不得一点事都不管。”

这一段时间,沈东峰天天都在琢磨侯卫东,已经有所心得,道:”侯卫东胸有大志,农机水电局是小庙,容不下这尊大神,他只是一个过客,迟早要走的。”

5月9日,侯卫东罕见地穿上藏青色西服,衣冠楚楚地来到单位。他走进沈东峰的办公室,道:”等一会儿吴厅长要到局机关,你给大家打下招呼,把桌子收拾好,别?#39029;?#19968;团,把办公楼扫一扫,别没有形象。”又道,”让办公室把相机准备好,争取班子成员与吴厅长合影。”沈东峰吃了一惊,赶紧把办公室主任叫来,仔细交代一番,他并不敢?#21028;模?#36880;个检查了办公室。

10点,吴英在众?#35828;?#27426;迎下走进了市农机水电局办公大楼,与众人见面之后,走进侯卫东的办公室。

等到吴英进了侯卫东的办公室,周小红在办公室给沈东峰打了电话,道:”吴厅长是第一次到办公大楼,侯局长好大的面?#21360;?#8221;吴英这两年多次到沙州来,每次她都是直接到市政府去,”南霸天”则带着农机水电局班子去市政府会议?#19968;?#25253;工作。这一次,吴英直接到农机水电局,众人均对侯卫东?#25991;?#30456;看。

“确实不一般,单独找时间分析此事,若是晚上有空,天王盖地虎。”周小红?#25104;?#31245;有些红润,”天王盖地虎”是两?#35828;脑?#20250;暗号。听到这个暗号,她不禁有些暖意,低声道:”宝塔镇河妖。”可是转眼想到多年冷战的家庭,?#37027;橛只?#26263;了下去。

沈东峰放下电话以后,琢磨道:”侯卫东迟早要走,我帮他,等于帮自己,这是由副转正的最佳?#34987;?#8221;

过了半个多小时,侯卫东陪着吴英从办公室走了出来。侯卫东对吴英道:”吴厅长,班子成员都在办公室里等着接见。”吴英爽朗地笑道:”都是老水电了,班子成员我全部?#26082;?#24471;。”在侯卫东邀请之下,吴英?#26469;谓?#20837;班子成员办公室,周小红等人皆站在门口,与吴英握了手。

与周小红握手以后,侯卫东对吴英道:”吴厅长,班子成员想同你?#32454;?#24433;,行吗?

吴英道:”大家都是水电人,?#32454;?#24433;有什么不?#23567;?#8221;

在众?#35828;?#31751;拥之下,吴英下了楼,然后排排站,大家一起合影。上车之前,吴英满脸笑容地与农机水电局的同志们挥手告别,这才与侯卫东一起前往市政府。

在市政府,市长刘兵在大院里迎接吴英,他笑道:”吴厅长来沙州,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,太失礼了。”

吴英矜持地道:”刘市长客气了,竹水河工地修了这么久,?#19968;?#27809;有来看过,今天抽时间过来看看进展。”

刘兵在吴英面前态度极好,没有一点官架子,笑道:”竹水河水,进展顺利,市里还有修第二水电站?#21335;?#27861;,今天我作一个正式汇报

吴英指着侯卫东道:”刚才卫东给我报告了,水电局的调来了,很不错。”

刘兵看了一眼站在吴英身后的侯卫东,道:”卫东局长是大将,沙州市委、市政府高度重视水电工作,因此才将卫东放在这个位置。

侯卫东跟在后面,他没有多语,只是笑了笑。

在刘兵办公室谈完关于竹水河第二水电站的事宜,吴英看了看道:”做水电工作,纸上谈兵谈不出结果,我建议现在就到竹水?#21360;?/p>

刘兵道:”朱书记听说吴厅长要来,专门从省里打电话过来,中午尽量回来。”

吴英虽然是水利厅的副厅长,可她的丈夫是省委书记,因此,吴英到沙州来,市委、市政府是按照省委、省政府领导的规格来接待。

吴英对此心知肚明,道:”书记和市长都是大忙人,我来沙州是具体事,原本不想打扰你们,既然朱书记还在省里,那就不必回来.養

们直接到成津。在成津看了现场,吃过午饭,我直接从成津走,不再耽误你们。”

听到此语,刘兵反而轻松下来,道:”那我就听吴厅长?#25165;牛?#30452;接到现场,中午?#25165;?#22312;竹水河吃野生鱼。”

上车时,侯卫东给沈东峰打了电话,道:”吴厅长要看第二水电现场,你和周局长拿着相关资?#24076;?#20808;行一步,到现场等着。你是水电^家,现场由你?#27493;狻?#8221;

论专业,沈东峰并不是水电专业,班子成员中,只有周小红是科班出身。

听说吴英要听?#27493;猓?#20004;人碰了头,拿起资?#24076;?#36214;紧朝竹水河赶去。侯卫东又给局办打了电话,道:”刘市长和水利厅吴厅长要视察竹水河水电工地,你通知成津县政府办。”

吴英、刘兵等人坐着考斯特前往成津。在成津县境内,县委书记曾?#20122;?#21644;代县长周福泉站在公路边,恭?#21561;?#20505;着。考斯特停下来,市政府办一位年轻的工作人员下了?#25285;?#36947;:”曾书记、周县长,请上?#25285;?#22352;考斯特一起到竹水河工地。”

曾?#20122;?#19978;车时,第一眼就看到面容沉静的侯卫东。他先与吴英、刘兵打了招呼,与侯卫东握手时,他在手上加了力度,道:”侯局长,竹水河二期水电项目,还需要你大力支持。”

侯卫东道:”成津竹水河的水文条件很好,基础工作也扎?#25285;?#24066;局会全力促成此事。”

在竹水河看了现场,一行人在煤炭疗养院吃了竹水河野生鱼,由于下午还有事情,吴英离开了沙州。

成津县县委书记曾?#20122;?#23558;水利厅副厅长吴英、沙州市市长刘兵、农机水电局侯卫东等人送到了成津与沙州交界处。下?#25285;?#25381;手告别,直到看不到车影子,他?#25104;?#30340;笑容迅速消失,扭头对代县长周福泉道:”明天樊得财要来,我觉得侯书记的思路是对的,就按照侯书记的思路与樊得财谈。”

周福泉最知前因后果,道:”按照侯书记的思路,谈判十有八九没有结果。”

曾?#20122;?#36947;:”还得实事求是。”交代完以后,他坐?#20826;?#30528;沙州而去。

代县长周福泉?#37027;?#24456;是复?#21360;?#22312;他心目中,侯卫东是一个很强势的县委书记,而且手眼通天,可是在阴沟里翻了船,被曾?#20122;?#38452;了一把,这让周福泉面对曾?#20122;?#26102;总是有很强的提防之心。

“曾?#20122;?#24515;机太重,与他搭?#25285;?#35841;知什么时候会被他连骨头带肉吃掉。”周福泉此时开始怀念一心做事的前县委书记侯卫东。

曾?#20122;?#22352;在车上,靠着柔软的车垫子,回想着侯卫东陪伴着吴英来视察时的神情,心里莫名?#21507;?#36215;来,暗道:”我的心是否太急了,将侯卫东得罪得太狠?^转念又想,”革命不是请客吃饭,失去了这次机会,说不定就只得在县长职位上退休。等到侯卫东掌权时,?#20197;?#23601;是退休老头儿了,根本不必怕他。”‘

曾?#20122;?#20180;细想了想自己的所作所为,他和侯卫东的冲突都是发生在县委常委会上,可以归为观点不同,并没有明显的?#26222;?#35753;侯卫东抓住。他下了结论,无论从各个方面来看,侯卫东也不会识破自己的小花?#23567;?#23613;管有如此结论,可是沙州自古就有”欺老不欺小”的说法,回想着侯卫东与吴英低头说?#26263;?#23039;势,他的心里就觉得堵?#27809;擰?/p>

到了沙州易中岭的别墅,院子里停了好几?#22659;担?#20854;中一辆宝马是黄子堤下班以后的专座。曾?#20122;?#36825;一段时间经常与黄子堤在一起,?#35782;?#30475;见黄子堤开这部车。

上了楼,易中岭、黄子堤正坐在客厅里聊着天,等到曾?#20122;可下ィ?#26131;中岭道:”?#20122;?#37117;到了,’粟铁拳’怎么还在啰唆?

“粟铁拳”是公安局粟局长,他长期搞刑侦工作,被人称作”粟铁拳”,当然,?#39029;?#21628;他为”粟铁拳”的都不是一般人物。

等了一会儿,黄子堤接到”粟铁拳”的电话。”黄书记,南部新区出了杀人案子,死了两个人,我来不了。”

黄子堤笑道:”老粟,你现在是公安局一把手了,何必亲力亲为,让手下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去办就行了。”

“看了现场,夫妻俩被杀,马上要开案情分析会,确实来不了。”

放下电话,黄子堤道:’粟铁拳’有事,来不了,中达到省里去了,今天晚上的麻将是打不成了。”

“?#27809;?#20108;过来。”易中岭建议道。

“黄二是小?#30452;玻?#21035;让他跟着我们瞎掺和,让小胡过来,陪我们打几圈。”

过了一会儿,又来了一?#22659;担?#19968;阵嘻嘻哈哈的笑声传了过来。两个个子高挑的女孩子走进门,其中一个坐在黄子堤身旁的沙发上,道:”黄哥,你好久都没有招呼我了。”

易中岭道:”胡余,你怎么一来就黏着黄哥。给黄哥重新泡杯茶去,再去把楼上的麻将摆上,我们差个角,?#28982;?#20799;你来?#25112;恰?#8221;

胡余眼波荡漾,身体紧靠着黄子堤,道:”你们打得太大了,?#20063;?#25954;上。

黄子堤道:”我给你出本钱,输了算我,赢了算你,但是不准故意让着黄哥,大家公平打。”胡余笑呵呵就上了楼。

女孩子普通话说得很好,明显不是本地人,口音中带着些北方味。曾?#20122;?#20197;前在北方当过兵,对北?#33050;?#23401;子的口音很熟悉,禁不住多看了她的背影两眼,暗道:”黄子堤当真是潇洒,做这些事都不背着我。”他一方面感到成为心腹的高兴,另一方面也觉?#27809;?#23376;堤过于大胆,未必是好事。

麻将桌子在二楼,四人坐了下来。另一个女孩?#24433;?#20102;椅子,坐在曾?#20122;可?#21518;,她挺文静,只看,不说话。

麻将搓到了12点,曾?#20122;?#24050;是睡眼蒙昽,只是黄子堤兴趣颇大,他只能舍命陪领导。到了1点,黄子堤自摸了一把,他打了个哈欠,伸了伸懒腰,道:”我得走了,明天还要开大会。”

胡余道:”太晚了,?#20063;?#24819;开夜?#25285;?#25645;大哥的顺风车。”

另一个女孩不会开?#25285;?#36947;:”胡余,你坐大哥的?#25285;以?#20040;办?

胡余掩嘴而笑:”这么多免费驾驶员,还怕没有?#24213;?#8221;

易中岭道:”刘瑜就坐曾书记的车。”

到了院子,曾?#20122;看?#24320;?#24471;牛?#21016;瑜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。等到曾?#20122;靠底?#20102;,易中岭?#37027;?#23545;黄子堤道:”?#20064;澹?#21518;面的房间准备好了,你就别回家。”

黄子堤看着风情万种的胡余,咽了?#22763;?#27700;,道:”?#21051;?#20107;情多,真他妈累,今天的麻将打久了。”

胡余与黄子堤进了别墅后面的另一幢别墅,这一幢别墅规模要稍小一些,藏于绿树之中,前面又有易中岭的大房子,很隐蔽。胡余挽着黄子堤上了楼,在楼上,她将自己胸膛靠紧了黄子堤的胳膊,道:”?#20064;澹然?#20799;泡个澡,我给你按摩。”

进了房间,黄子堤斜躺在沙发上看电?#21360;?#32993;余穿着半透明的浴衣,给大澡盆子里放满了水,试了水温,正准备回头招呼黄子堤。黄子堤已经?#37027;?#22320;到了胡余身后,将其拦腰抱起。”你?#25285;?#21523;了我一跳。”

“别动,让我摸摸。”

“嗯,先洗一?#30784;?#8221;

两人扭作一团,喘着气,滑进圆形的大澡盆?#21360;?/p>

办完了事,胡余光滑的身体还是黏在黄子堤身上,道:”黄哥,易总有好几幢楼要装修了,我在做水电这一块?#28404;瘢?#20320;能不能跟易总说一说,让他用我的货?

黄子?#35848;?#25720;着胡余光滑的皮肤,眯着眼,道:”你和易总很熟悉,何必让?#39029;?#38754;?

胡余撒娇道:”我是你的人,你要帮我说话,易总反正要进货,用谁的货都一样。”她一边说,一边在黄子堤怀里磨来蹭去。”别动了,让我休息一会儿。”

黄子堤?#30563;?#20102;,道:”好,好,我给易总说,但是你的货要正宗。”见事情成了,胡余高?#35828;?#20146;了亲黄子堤,道:”黄哥,我是你的人,你得好好疼我。”

此时,曾?#20122;靠到?#20102;城,刘瑜是个安静的女孩子,坐在副驾驶位子上也不多言。

“你住在哪里?曾?#20122;?#20027;动问话。”东城区。”

“听口音,你是北方人,怎么到沙州来了?’,”我跟胡余是邻居,她先过来,我跟着过来的。我在沙州开了一个茶楼,有一些好茶,欢迎曾书记来?#28902;ⅰ?#8221;

“有机会一定过来。”到了东城区,刘瑜下车时,递了一张名片,道:”欢迎曾书记到茶楼,这里有最正宗的铁观音。”等到刘瑜进了楼,曾?#20122;?#23558;名片拿在手里看了看,然后放进了口袋里。

进入新千年,沙州的风气不知不觉变了,很多领导在业余生活中总会有年轻女孩子的身影。这些女孩子就如突然从地下冒出来的精灵,围绕着手握?#31561;?#30340;领导们。

曾?#20122;?#23545;风情万种的胡余不感兴趣,对这位安静的刘瑜却有好?#23567;?/p>

回家以后,老婆早?#36864;?#20102;,等到曾?#20122;?#19978;床,她在被窝里问了一句:”这么晚?#20426;?#26366;?#20122;?#36947;:”陪领导,我有什么办法。”‘曾?#20122;?#32769;婆翻了个身,很快又睡着了,均匀的轻微鼾声在屋内回?#30784;?#26366;?#20122;?#24819;着刘瑜姣好的面容,渐渐也沉入梦乡。在梦中,他和刘瑜?#24403;?#22312;一起,赤裸裸的皮肤接触,感觉十分舒服。

早上起来,曾?#20122;?#22312;刷牙时,抬头看?#24213;櫻底?#37324;有一个憔悴的中年男人,满嘴白色泡沬。刷着牙,想到胜宝集团董事局樊得财又要来成津,暗自有些恼。

吃完早饭,他给周福泉打了电话,道:”我在沙州开会,与胜宝集团的谈判还得麻烦你,呵呵,?#31995;?#32463;验足,我没有什么指示,一句话,要有利于成津以后的工作,这就是原则。”

胜宝集团与茂东签了意向性协议以后,樊得财是第二次来到成津。成津的铅?#38752;?#36164;源和基础条件都?#35753;?#19996;要好,他个人从内心深处还是倾向于在成津投资,当然,第一次意向性协议提出的条件还是要坚持。

见面以后,樊得财道:”周县长,我已经住在了茂东,是杨秘书长多次打电话,盛情难却,?#20063;?#22238;到成津。”说这话时,他?#25104;下?#20986;托不过情面才来成津的神情。

周福泉明白了曾?#20122;?#30340;真实想法以后,对曾?#20122;?#30340;看法变得更加复杂,这就直接影响了谈判的态度。看着樊得财高傲的笑容,不冷不热地道:”成津有资源,胜宝集团有钱,双方各有所图,所以才能坐在一起。”‘言下之意,双方都是平等的。

樊得财打断了他的话,道:”听说侯卫东调到了沙州水电局,现在是曾县长当县委书记。鉴于上一次的经验,我觉得应该请曾书记参加,否则谈了等于不谈。”他在岭西待了大半年时间,总算把岭西的政治体制弄明白,知道县委书记才算是真正的强人。

周福泉顺着他的意思,道:”曾书记到沙州开会去了,既然樊先生提出了这个要求,我们就等曾?#20122;?#20070;记回来以后再谈。”

在樊得财心目中,周福泉是一位颇能忍气吞声的人,这一次见面周福泉的态度突然变了,尽管语言上仍然客气,其中的冷淡却是很明显。樊得财已经习惯了内地官员带着讨好意味的笑容和恭维,此时周福泉的态度让其很不舒服,冷笑了几声,道:”既然如此,再谈下去也没意思,?#19968;?#33538;东去了,茂东市的蒋书记晚上要请?#39029;?#39277;。”周福泉没有挽留,等到樊得财离开,他回到办公室,慢慢地看报纸。

县委常委、县委办主任?#20173;?#23792;很快就知道了此事,下午,他亲自驾?#25285;北?#27801;州。

以前在县委办当副主任时,?#20173;?#23792;把驾驶证拿到了手。当然,以他的身份,没有必要参加考试,通过关系就拿了驾照。但开车是危险的事,他拿了驾照以后并不敢马虎,拜小车班的老司机为师,把技术练?#26263;?#24456;过硬。

侯卫东正在农机局办公室开会,得知?#20173;?#23792;到了局里,道:”今天办公会就开到这里,半年总结会是大事,会议开得好,下半年的工作也就有了行动方向。”他扭头?#39318;?#22312;?#21592;?#30340;沈东峰,道:”以前年终总结或是半年总结大会,水利厅是否?#38378;?#23548;参加?

沈东峰对各项工作了如?#21018;疲?#38395;言道:”往年开年终总结会,分管?#31508;?#38271;参加,水利厅一般是派处长参?#21360;?#33267;于半年总结会,基本上是我们自己开。”

“今年是新世纪的第一年,新千年有新气象,开半年总结会时,争取请分管?#31508;?#38271;和水利厅领导参?#21360;?#8221;侯卫东说了此话,合上笔记本,站了起来。

沈东峰面有难色,道:”?#39029;?#27493;算了算,按侯局刚才的要求,这个半年总结会至少得多花好几万,局里钱有些紧张。”

侯卫东道:”堂堂的沙州市局,不能做得这样寒酸,我们这个半年工作总结会是带着?#28404;?#22521;训的内容,而且是货真价实的三天。哪一个单位开半年总结会还带培?#25285;?#25105;们是头一份,多用点钱也应该。”‘他急着去和?#20173;?#23792;说话,便结束了谈话,道:”钱的问题不是问题,?#26222;?#23616;老季很好说话,到时招呼一声就行了。”

侯卫东离开了会场,几个副局长仍然坐着没有动。

周小红感叹道:”以后我们局里?#20204;?#19981;愁了,南局长虽然厉害,可是没有侯局手面宽。”

副局长?#26222;?#28165;看着周小红,等着她的下文,周小红果然有?#24076;?#36947;:”?#26222;?#23616;季海洋和侯局长是益杨县委办出来的,?#31508;奔?#28023;洋是县委办主任,侯局长是县委书记秘书,听说他俩的关?#23707;?#19981;一般。”

沈东峰道:”现在益杨人不得了,县委书记祝焱当上了市委书记,县委办主任当上了市?#26222;?#23616;长,县长杨森林当上了市委秘书长,县委?#31508;?#35760;赵林当上了县委书记,副县长曾?#20122;?#20063;当了县委书记,啧,啧。”

?#26222;?#28165;补充了一句:”还有交通局的李冰,也是益杨起来的。”

“你们还把人大主任高志远忘掉了,他也是益杨人。”

大家三言两语,几乎把有头有脑的益杨人都揪了出来,沈东峰总结道:”我觉得祝焱这人厉害,他当了几年县委书记,硬是把益杨一帮子人都带了出来,不简单。”

三位副局长在办公室议论着,侯卫东则关上办公室的门,与?#20173;?#23792;坐在沙发上聊着。

“侯书记,真不好意思,今天才抽出时间来看你。”

侯卫东扔了一支?#35848;仍?#23792;,道:”你这一段时间在成津工作的情况如何?

?#20173;?#23792;想着曾?#20122;?#30340;虎?#24120;?#33510;笑道:”我在成津待着没有滋味,迟早要被曾书记调换岗位,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。。

侯卫东笑了笑,道:”你在成津工作时间很长,?#20063;?#20004;年,这一朝天子一朝臣是如何说起。”离开了成津县,面对以前天天跟在身边的下属,他显得很是轻松,说话也很随意。

“这与时间无关,我是在侯书记手上提拔起来的,大家就这么认为。侯书记,我想调出成津,你得出手帮我。””暂?#34987;夯海?#19981;急。”

“我的心就是急得很,一天都不想在成津待了。”在成津本地领?#20960;?#37096;中,?#20173;?#23792;与侯卫东的关?#24213;?#20026;亲密,算是侯卫东培养起来的?#23601;?#27966;,他跟着侯卫东多次到岭西,知道一些错综复杂的关系,因此他始终想站在侯卫东身边。

“这次樊得财能重新回成津,应该是有诚意的,为何这么快就离开成津?你刚才在电话中?#23707;?#26377;意思,到底是什么意思?

侯卫东离开成津以后,心里一直有疙瘩,今天他想单独?#26159;?#26970;。?#20173;?#23792;将上午谈判的情况尽量详细地报告了。

侯卫东?#20102;?#20102;一会儿,问道:”曾书记一直没有出面?

“曾书记在沙州开会,一直由周县长在谈判,谈僵以后,曾书记在沙州与樊得财谈了十分钟,没有什么效果。”

侯卫东背靠着沙发,暗自琢磨道:”在我到美国的一个月里,曾?#20122;?#23601;与胜宝集团签了意向性协议,又在常委会上同我争执不下,应该说态度是积极的。这一次,他对归来的樊得财并不热心,一前一后的态度,很微妙啊。”

通过与?#20173;?#23792;的谈话,侯卫东已经抓住了一条若隐若现的线,他拍了拍?#20173;?#23792;的肩膀,道:”中国有句古话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你暂时留下来,有什么事情,及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?#20173;?#23792;道:”侯书记,那我就暂时留在成津。”

不久,市委办杨柳?#27493;?#19968;些信息传递给了侯卫东。

胜宝集团与成津的谈判遇阻以后,樊得财一气之下回到茂东,很快按照与成津类似的条件与茂东市签订了正式合同。

茂东的经济比沙州颇有不如,到茂东的大客商少得出奇,如今来了一条大鱼,茂东市委、市政府是不惜一切代价拿下胜宝集团。签订了正式合同以后,在省报、市报上都大?#26377;?#25196;。

胜宝集团与茂东签订正式合同?#21335;?#24687;见报以后,在市委小会议室里,曾?#20122;?#21644;周福泉一起向市委集体作检讨。

朱民生一副冷冰冰的样子,不说话。

?#31508;?#38271;高榕一直参加谈判,得知胜宝集团与茂东正式签订了合同,她心里憋着一股邪火。

曾?#20122;?#31616;要介绍了谈判情况,道:”这次杨秘书长邀请樊得财到了沙州,县委、县政府高度重视,做了充分准备,只是樊得财对成津已经有了不好的看法,而且茂东市对胜宝集团?#36820;?#24456;紧,茂东市政府丁?#31508;?#38271;亲自跟了过来。”

高榕接过话头,道:”这次樊得财能重回沙州,完全是被沙州巿委、市政府的诚心所打动。临走前,我与樊得财谈过一次,他对沙州市委、市政府表示了感谢,但是对成津县某些同志很不满意,明确表示随意撕毁协议的做法很不讲信用。这种不讲信用的做法,将破坏港商对沙州的感情。”

为了胜宝集团的事情,高榕被朱民生点名批评了两次,她趁着曾?#20122;?#30340;话头,再次把责任推给了已经到农机水电局任?#26263;?#20399;卫东。

曾?#20122;?#21448;道:”樊得财离开以后,我和福泉同志亲自到了茂东,但是他去意已定,没有办法。”他清了清嗓子,神情庄重地道:”这一次招商失败,我作为县委主要领导,要承担主要责任,请求市委给予处分。。

朱民生冷脸冷面地道:”鸭子?#23478;?#29038;熟了,还是让它飞了,你们这是办的什么事情!现在谈处罚又有什么意义,处罚只是手段,不是目的,我真的感到痛心啊!在座的同志都是负责一方或一线的大员,你们的言行将影响历?#32602;?#36825;次教训之深刻,各位回去好好?#27492;肌?/p>

“我一到沙州就谈民主集中制,有些同志还嫌我太左,现在看来,还讲得不够,讲得不深……个别同志学习不够,狂得很,现实是这种人办不成大事。”

市委综合科杨柳在做会议记录,由于事关侯卫东,她记得特别认真,下班以后,她特地找到侯卫东,当面把会议情况给他说了。

与?#20173;?#23792;谈话以后,侯卫东给成津县公安局长罗金浩打了电话,又?#20960;笔?#35760;高小楠喝了顿酒。?#20173;?#23792;、杨柳、罗金浩、高小楠等人从不同角度谈到了与胜宝集团谈判之事,侯卫东综合分析以后,终于明白自己被曾?#20122;?#38452;了一次。

从参加工作以来,侯卫东有过被发配的经历,也经历过人生低潮,但是总体上他发展得很顺利,一个又一个真实或假想的对手被?#33258;?#20102;脑后,他万万没有想到会在成津被曾?#20122;?#26263;算。

在阴沟里翻了船,这让?#26223;?#30340;侯卫东痛彻心扉。

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> 官场笔记7 > 第一章 被暗算 原来自己被暗算了
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

看过此书的人还?#19981;?/h3>
1 医道官途 官场小说 2 二号首长 官场小说 3 官道之色戒 官场小说 4 ?#26700;?#20043;水 官场小说 5 ?#32842;?#31508;记 ?#32842;?#23567;说 6 官场小说?#21028;邪?
福利宝彩票官网 加的夫城vs沃特福德 3d试机号740前后关系 波场币发行价是多少 莱斯帕尔马雷斯别墅酒店 图卢兹空客大飞机 悉尼fcvs珀斯比分预测 新疆18选7走势图 区块链数字货币合法吗 桑普多利亚费拉里斯球场 贝蒂斯vs巴列卡诺 魔术兔游戏 山西11选5走势图 传奇电子cq9跳高高小窍门 巨额现金乘数援彩金 cf手游m4a1s觉醒石宝箱 《巴塞罗那》美国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