↗福利宝彩票官网↗
返回 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首页

第二章 对方在低谷的时候,是结盟的最佳时机 黄子堤看上了郭兰

益杨县委原宣传部长刘军已经彻底退居二线了,他正在院子里与退休老头儿们?#40644;?#19979;棋,见儿子刘坤回家,赶紧把下了一半的棋局丢给观战的另一位退休老头儿。

“你在开发区见到了侯卫东,他在农机水电局当局长,一个人跑到开发区做什么?,刘军退休?#38498;螅?#19981;仅没有胖起来,由于经常去钓鱼,仍然保持着以前的黝黑面孔。

刘坤语带嘲讽地道:”侯卫东被踢到农机水电局,这是回开发区緬怀当年的辉煌。”

刘坤妈妈一直忌恨侯卫东,?#30475;?#21548;到侯卫东的好消息就如猫抓一样难受,听到侯卫东的坏消息就如过年一般高兴,她?#20197;?#20048;祸地道:”?#19968;?#20197;为侯卫东会永远升官,他也有倒霉的时候,今儿个过年,老百姓真啊真高兴。”

见刘坤妈妈?#20197;?#20048;祸的模样,刘军及时地闭上了嘴,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好不容易等到刘坤妈妈离开,他道:”别听你妈的,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,侯卫东现在还是市委委?#20445;?#26159;岭西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,他的后台祝焱和周昌全都还在台上,这样的人千万别小视。你别跟着你妈起哄,我觉得应该趁着他暂时不?#24120;?#20027;动与他改善关系,说不定?#38498;?#23601;用得着。”

刘坤一脸苦大仇深,道:”不打落水狗我能做到,要我主动示好,拉不下这个?#22330;?#8221;

“官场上很多人都是削尖脑袋向上爬,你和侯卫东本来就是同学,又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,我认为能把关系处理好。”

“此一时彼一时,我在市委办接触的都是市委领导,没有必要向小小的农机水电局局长示好。”

刘军见儿子固执,深有忧虑地道:”你别跟黄二混在?#40644;穡?#40644;二是和易中岭混在?#40644;穡?#26131;中岭是什么玩意儿,益杨的领导干部都知道,迟早要出事,你最好离他们远一些。”

“爸,时代变了,你落后了,这些事你别管。”刘坤转身去泡茶时,低声自语道:”侯卫东在?#25345;?#19968;手遮天的时代巳经过去了。”

儿子听不进去自己的话,刘军?#22351;?#21497;气,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,他们这一代人已经是过去式了,随着时间流逝而退出历史舞台,失去了话语权。

当刘坤离开望城山庄?#38498;螅?#31206;飞跃找了个房间,正准备上床休息时接到了益杨建委副主任粟明的电?#21834;?/p>

“你怎么不早点打电话过来,侯卫东刚才还在望城山庄喝酒。”

粟明忙道:”侯卫东才走,那肯定还没有离开益杨吧。我给他打电话,无论如?#25105;?#24471;吃了晚饭才能走,我们这一群青林镇的老朋友好久都没有坐在?#40644;?#21917;一杯。”

侯卫东此时正欲上高速?#25151;冢?#25509;到了秦飞跃的电话,很痛快地道:”粟镇长有请,我当然不能走,在什么地方,我马上过来。”

秦飞跃道:”黄二到岭西去了,刘坤回家了,现在望城山庄没有外人,干脆请老弟动步,我们再到望城山庄聚会,这个地方是我的地盘,平时很安静的。”

侯卫东掉转?#20302;罰?#37325;回望城山庄。

两人在望城山庄的最高点摆上了茶具,坐在葡萄架下面,品上青林茶,?#24213;?#36825;几年来的闲?#21834;?/p>

秦飞跃道:”黄二这人办事?#40644;祝退?#25509;触总是提心吊胆,今天他来看土地,幸好没有看上,否则还真是一件麻烦事。”黄二到益杨来看地是刘坤牵的线,黄二后面站着黄子堤,这是秦飞跃最看重的,如果能攀上黄子堤,或许还有可能再上一层楼。

侯卫东道:”所谓近墨者黑,近朱者赤,黄二的合作伙伴是易中岭,这人的情况你很了解。”

秦飞跃道:”我说话不管用,黄二过来搞房产,在益杨箅是通了天,马有财曾经打电话来问过此事,万幸他没有看上开发区的土地。”

“马有财书记有没有手谕?这才是最可靠的东西。”

“只是打了电话,没有纸质的东西。”

侯卫东善意地提醒道:”阶级斗争一万多种,社会复杂得很,小心?#22351;?#19975;年船,千万不能让自己被别人圈住。”

随着对黄二渐渐了解,他?#24213;?#24198;幸在?#23665;?#26102;没有与黄二有实?#24066;?#25509;触,到了一定级别?#38498;螅?#31038;会的诱惑就太多,必须有所放弃,否则会被各式各样的欲望压?#20040;?#19981;过气来。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路,路怎么走,关键还是本人的选择,每个人必须为其所走的道路负责。

聊了一会儿,粟明来到望城山庄。

粟明在青林镇奋斗了近二十年,终于?#24551;?#26519;镇来到了县城,当了城关镇镇长。这一次担任了建委副主任,在职务后面打了一个括号一一保持正科级别,这次调动弄?#30431;?#26126;不痒不痛,建委算是好单位,但是他自己却从一把手变成了副?#21834;?/p>

跟粟明?#40644;?#30340;还有青林镇党政办主任欧阳林,欧阳林是比侯卫东早两年的大学生,去年刚被任命为党委委员、武装部长,他接到粟明电话,赶紧跟了过来。

欧阳林明显发了福,大学生的模样已经被乡镇干?#30475;?#26367;,他的肚子已经挺了起来,脸也黑了,双下巴也明显起来。他握着侯卫东的手,热情地道:”侯局长,你离开上青林?#38498;螅?#19968;直没有机会给你汇报工作,今?#28977;?#19978;我要好好地敬一杯。”

粟明在一旁笑道:”欧阳部长,论酒量,我们几人都不敢和侯局长较量,只能是?#21592;?#24515;意。”

几人在最高处坐下?#38498;螅?#22825;南海北地聊天,他们都是?#24551;?#26519;镇出来的干部,主要还是聊发生在青林镇和益杨县的人和事。

欧阳林道:”田秀影得了类风湿,现在腿已经变形了,弯不过来,平时走路都很困难。如今经常到镇里来闹医药费,还曾经到县里去上访,说得类风湿是镇里的责任。你说这人平时就讨厌,得了病还是让人心?#22330;?#8221;他是武装部长,分管综?#29616;卫恚?#36127;责人民调解工作,被田秀?#23433;霉?#25111;。

欧阳林这一番话顿时把侯卫东带回到了上青林的日子里,那时他和习昭勇、高长江、杨新春等人住在四层小楼上,伙食团池铭、田秀影则住在后面的平房里。当年田秀影嫌平房?#31508;?#20026;了能住进小楼曾经多次找过镇领导。

想着田秀影胖胖的样子,侯卫东暗道:”当年赵永胜不分楼房给田秀影的做法还是有些过头,田秀影得了类风湿关节?#31069;?#21518;半生也只能在痛苦中度过了。”

粟明道:”以前上青林的五个石场老板,发展得最好的还算是曾宪刚,虽然丢了一只眼睛,可是成功地由农民娃儿变成了省城的企业家。”听到此语,侯卫东不禁有些黯然,以前上青林碎石协会的五个成?#20445;?#30000;大刀自从那次大事故?#38498;螅?#20877;也没有人见过他,秦大江惨死在黑娃团伙的枪口之下,?#27801;?#25152;民警习昭勇一直在山上开石场,却在新千年

染上?#37202;罰?#22914;今被判劳教三年。从90年代中期开始的石场生意,不过短短六年多的时间,第一代老板便命运各异,这让侯卫东有沧海桑田之感,虽然这种感觉并不是很合?#30465;?/p>

粟明谈兴甚高,道:”欧阳这个小伙子不错,长期窝在青林镇,侯局,?#30431;?#21040;你那里去上班?”

欧阳?#30452;?#38754;平静,心里满是希望。

对于欧阳林来说,调到?#25345;?#26159;一件很难的大事,而对于侯卫东来说,弄一个人到?#25345;?#26131;如反掌,他笑道:”欧阳想到哪一个部门去?不一定非到水电局。”

欧阳?#20013;?#36947;:”如果能挑部门,我就想到市建委、财政局这些实惠部门,只是这些部门不是我能去的。”

侯卫东道:”事在人为,我先去问一问这几个单位的用人需求再说。”他原本可以给一个肯定的答复,可是这?#36136;虑?#21150;得太容易了,反而会有些负面影响,因此他给了欧阳林一个灵活的说法。

四人都在青林镇工作过,谈起往事,都不胜欷戯。

晏春平也是青林镇人,他与几位领?#32423;?#35748;识,但是在这种场?#29616;?#19979;,他只有旁听的份儿。

吃过晚餐,秦飞跃半醉,拉着侯卫东等人不让走,在望城山庄开了一间卡拉OK厅,随后又来了几位陪唱的小妹妹。侯卫东如今很不?#19981;?#22914;此玩法,可是碍着老朋友的面子,也没有离开。

他唱了好几首歌,陪唱的小妹妹几次要将身体靠过来,他礼貌地将身体拉开,不与小妹妹接触。冷眼看去,秦飞跃抱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,在黑暗的灯光?#24184;?#25670;。

一个多小时?#38498;螅?#20399;卫东告辞而去。

高速路修好?#38498;螅由持?#21040;益杨也就是半个小时车程,侯卫东原本可以回?#25345;藎?#21487;是来到益杨,他突然很是怀?#26705;?#20915;定在?#25345;?#23398;院住上一晚。到了校门,看到原来的校名已经改为”?#25345;?#22823;学”,校门口重新修过,更加气派。校园里面没有什么变化,夜色将整个学校都笼罩了,看着三三两两在外面行走的情侣,侯卫东觉得时间?#36335;?#20572;滞一般。

侯卫东给小佳打了电话:”我在?#25345;?#23398;院的家里,有空没有,过来住一晚。”

小佳道:”你不早点说,刚才赵姐约了打麻将,我已经答应了,下次抽个星期六,我们带着小囝囝到学院来过周末。”

在夜色下,漫步在校园里,望城山庄的歌声远去,侯卫东?#37027;?#21464;得宁静。一路行至西区,在绿草铺就的小广场上,见到郭兰推着轮椅在散步。郭教授坐在轮椅上,精神倒是很好,听到侯卫东的问候,豁达地道:”我这身体,多活一天?#36864;?#36186;一天,从医院出来的那天起,我天天都在赚。”

侯卫东劝道:”郭教授还是应该住在?#25345;藎持?#21307;?#38138;?#20214;比益杨好得多。”

“爸,大家都是这个意见,少数总得服从多数。”郭兰对于固执的父亲是无可奈何。

“我在学院生活了三十年,习惯了这里的环?#24120;?#26377;山有水,空气清新,到图书馆看书也方便。在这里生活,我?#37027;?#24841;悦,说不定还能多活几年。”

湖风吹来,带来些许凉爽,郭兰担心父亲身体虛弱,赶紧拉了拉父亲的衣领,道:”湖边风大,我们还是回去。”

“没有事,夏天吹吹湖风,对我的身体还有?#20040;Α?#8221;

“走吧,医生说要少吹风。”

侯卫东陪着父女两人,沿着湖滨小道走回教授楼。上楼时,由于老楼没有电梯,也没有残疾人无?#20064;?#35774;施,郭兰扶着郭教授,侯卫东帮着提起手推车。手推车并不重,只是有一定体积,提上楼很是费力,把侯卫东的裤子弄了不少?#39029;尽?/p>

郭师?#21018;?#22312;门口,道:”小侯,怎么能让你来提车子,快进来坐。”

侯卫东将手推车放到客厅,郭师母看见他的裤子脏了,道:”把你的裤子弄脏了,你家里还有新裤子吗?换下来,我帮你洗。”

侯卫东忙道:”郭师?#31119;?#24744;别客气,我好久都没有回来,?#28982;?#20799;还要打扫卫生,衣裤还是要脏,不用麻烦郭师母。”

看着侯卫东走出门的背影,郭师母道:”小侯这人好,总是那么有礼貌,没有现在年轻人的坏习惯。”

郭兰心里想起了在?#23665;?#30340;日子,失了一会儿神,才道:”妈,你别一口一个小侯,他都当过县委书记了,是?#25345;?#24066;委委员。”

郭师母道:”我就是退休老太婆,他的官当得再大和我有什么关系,在?#24050;?#37324;,他就是小侯。”

郭兰也就没有了脾气,道:”好,都是你有理。”

她端了一杯茶来到书房里,郭教授坐在桌前聚精会神地看书,她原本想劝一劝父?#31069;?#36716;念又想到看书是父亲的唯一爱好,现在行走不便,如果连这个爱好也要被剥夺,人生未免太无趣了。

“爸,你别看得太久,注意早些休息。”郭兰叮嘱了一句,轻轻地将书房门关上。

侯卫东打开了窗户?#22836;?#38376;,湖边的清冷空气很快就?#21040;?#20102;房屋,将浊气一扫而空。

在音响?#21592;擼?#25918;着不少碟子,这些碟子都是陆续从岭西和?#25345;?#20080;来的,侯卫东选了一盘苏联歌曲。

“歌声轻轻荡漾在黄昏水面上,暮色中的工厂在远处闪着……”

《山楂树》的歌声很快就在屋里响了起来,音响的音色很棒,碟子是大碟版,将远方草原上的辽阔韵味表达得淋漓尽致。

那天听了省歌舞团柳洁的歌,郭兰这一段时间最?#36816;?#32852;老歌,听到隔壁传来《山楂树》的曲调,便走到阳台上静静地听了一会儿。

侯卫东脱了外衣,提着些杂物走到阳台上,抬头就看见了郭兰的侧?#21834;?#37101;兰的长发变成了小卷发,鼻子仍然微微翘着,在组织部工作数年,?#30431;忧?#20029;渐渐变得成熟。

侯卫东向郭兰打了声招呼,然后道:”?#19978;В?#25105;这几株盆景死了。”

在侯卫东买房子的时候,房主最舍不得的就是这几株盆?#21834;?#20197;前侯卫东不在家时,都是由郭师?#29238;?#30528;阳台帮着浇花,后来郭教授搬到了?#25345;藎?#36825;几株盆景就如失去了?#25913;?#30340;孤儿,最终失去了生命力。

郭兰隔着墙壁,看了看枯枝,道:”你每天?#34385;?#22810;,根本没有时间管理花木,花木是属于退休干部的,养花,你还早。”

两人站在阳台上聊了一会儿,目光所及,湖面倒映着点点灯光,微风拂过,灯光摇曳,如仙境一般。

侯卫东与郭兰在阳台上聊天时,在?#25345;藎?#40644;子堤又来到了易中岭的别墅。

在易中岭别墅后面还隐藏着另一幢别墅,这幢别墅藏在大院内,外表普通,里面装饰很豪华,如今是黄子堤的专用房。

在收到五十万现金以前,黄子堤经常收到红包,这些红包不大不小,是典型的灰色收入,虽然家庭并不?#36745;#?#21364;是衣食不愁,幸福指数很高。收了五十万现金?#38498;螅?#20182;的心态发生了剧烈的变化,家里的钱如洪水破堤,迅速将皮箱装满,但是他的幸福指数却如自由落体般直线下?#25285;?#20135;生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生态度。

大厅正中间是明亮的大吊灯,黄子堤站在阴影里,呆呆地看着明亮的大厅。这间房里有美酒和美女,而且都是为自己服务的,此时,站在阴影里,他抬头望着厅里的一?#26657;?#35273;得格外虚幻。

上了楼,酒柜里有酒,白酒、红酒、啤酒、黄酒,国内的、国外的。黄子堤刚走进大厅,从楼上走下一个漂亮的女子,身材高挑而匀

称,走动之间很有韵味。她如老熟人一般,对黄子堤道:”喝点什么?”黄子堤目不转睛地看着她,道:”给我倒一杯茅台,我只喝这酒,左边柜台上。”

女子给黄子堤倒了一小杯茅台,又给自己倒了一小杯红葡萄酒,道:”我们碰个杯。”

黄子堤一口就将茅台酒喝了。

女子问:”还来一杯吗?”

黄子堤摇了摇头,道:”没有下酒菜,不喝了。”

女子听到黄子堤的话,抿嘴一笑,然后一抬脖子,把红酒喝了,道:”上楼吧,我帮你按摩,身体放松?#38498;螅?#20154;会特别舒服。”

楼上有按摩池子,这是从国外进口的高档洗澡池子,能喷水,也能摇动。当黄子堤脱了?#36335;?#36827;入水中,满身肥肉被水托起来,在浮力作用之下,人顿时轻松了。见到这一身肥肉,女子有一种吃了肥肉的感觉,她将这种感觉压住,慢慢脱掉?#36335;?/p>

黄子堤眼睛一下就直了,此女子腰身格外?#31119;?#33016;部匀称而坚挺,双腿修长。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,只觉得自己是河马,那女人是水中一只苗条的白?#20303;?/p>

他的手碰到了女人的腰,感到了惊人的弹性。

当水中激情之后,黄子堤浑身无力地泡在水里,女子倒了一杯葡萄酒,自顾?#38498;?#20102;起来。

“给我倒一杯茅台,你那酒没有劲。”

又喝了一杯茅台,黄子堤神智有些?#38498;?#20182;眯着眼,被动地享受着女人的身体。

当黄子堤从睡梦中醒来时,女人已经走了,屋里只留下了淡淡的神秘?#21335;恪?/p>

“轻轻地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地来。”黄子堤?#28798;?#27809;有记住几首诗,偏偏记住了这首?#23545;?#21035;康桥》,这首风?#32982;?#26354;如鬼怪般钻进了他的脑子。

到了前面别墅,易中岭在院子里打太极拳,他人长得瘦,一身宽大的白衣,一招一式中居然有些仙风道骨。

黄子堤站在一边看了一会儿,道:”老易,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一?#26657;?#26377;模有样。

易中岭来了一个白鹤?#33080;幔?#24930;慢收了势,道:”要享受人生,没有好的身体可不?#23567;?#26152;天那女的还不错吧,她是专业学跳舞的,劲大,功夫好。”

“什么时候我也学学这太极拳。”黄子堤拿着钥匙走到车库前,开了车,滑出来?#38498;螅?#20182;打开车窗,道,”昨天那女的还不错,改天再约一次。”

黄子堤走上了市委大楼电梯,昨?#29399;?#27969;如被龙卷风刮走,剰下的只是一脸庄重严肃。在办公?#26131;?#36947;上,迎面遇到杨柳。杨柳连忙站住,弯了弯腰,礼貌地道:”黄书记早。”

黄子堤微微点头,昂首阔步走到了办公?#25671;?/p>

杨腾稍晚些起床,一阵急胞,喘着粗气上了楼,他见杨柳拿着抹桌布从办公?#39029;?#26469;,轻声问道:”黄老板来了没有?”

杨柳点了点头,道:”来了,你怎么没有跟着?”

杨腾理了理头发,道:”有点小事,耽误了。”他是跟黄子堤的秘书,黄子堤外出经常甩开他,他把这事紧紧地瞒住了其他秘书。若是?#40644;?#20182;秘书知道自己并不能紧跟黄子堤,他的身价在外人面前必然会直线下降。

“今天10点有会,党建工作会,区、县组织部长和部分单位分管组织的领导参加。”杨腾拿着日程?#25165;?#34920;,弯着腰站在黄子堤面前。黄子堤问了一句:”?#19981;?#31295;弄出来没有?”

“昨天?#22836;?#22312;桌上了。”黄子堤拿起?#19981;?#31295;,看了看提纲,觉得没有什么问题,追问了一句:”朱书记的?#19981;?#36143;穿在里面了吗?,

杨腾连忙道:”在第一段,转述了朱书记的?#19981;埃?#32467;尾也有一段。”黄子堤?#36214;?#22320;看了开头和结尾,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,指出画了横线的那部分,道:”你把这一?#20301;?#20840;部加在第一部分,传达领?#23478;?#35265;要完整。”

郭兰提前十五?#31181;?#26469;到了会场,她随身带着一本小册子,是《中国政治制度通史》,这是她打发无聊会议的随身书。

进入会议室的倒数第二人是组织部长易中达,倒数第一人是市委?#31508;?#35760;黄子堤。

黄子堤进门时,郭兰下意识看了看表,刚刚10点,非常准确。

党建工作是老生常谈的话题,黄子堤从事这项工作十来年,对指导思想、方法步骤、工作重点这一套熟悉得很,会议议程是由组织部长易中达先?#19981;埃?#24067;置具体工作,然后由他来强调。

当易中达用铿?#29616;?#35821;布?#38665;?#20316;时,他有些走神,想起了昨?#28977;?#19978;的那个身?#33041;瘸啤?#33136;肢弹力惊人的女子。他的目光不断地?#21355;耄?#39128;到了郭兰面前,停了下来。

郭兰是由前任组织部长提拔的?#23665;?#21439;委组织部长,是市委组织部出名的美女,而且是单身美女。以前,黄子堤也没有太注意她,今天他突然觉得郭兰很有女人的味道,特别耐看。在会场上,他不能盯着看,可是越不能盯着看,他越是想看。

侯卫东在?#25345;?#22823;学的教授楼里睡了一个好觉,起床时,已是10点,离开时,他特意给郭教授和郭师母打了招呼。

郭师母很热情地将侯卫东送到了楼下,道:”小侯,你认识的人多,帮我留意有没有合适的人,兰兰也是满三十的人,再不结婚,?#38498;?#24590;么办?”说到这个话题,她开始抹眼泪,道:”老头身体时好时坏,他还没有抱着外孙。”

侯卫东把认识的未婚男子在心里排了一遍,没有一个和郭兰般配,暗道:”郭兰就是一朵出淤泥的荷花,?#25345;?#21448;有谁能配得上她?”

侯卫东刚回到?#25345;?#24066;农机水电局,已是11点。沈东峰过来汇报了日常工作?#38498;螅?#36947;:”目前市级部门大多数都搞了集?#24335;?#25151;,职工们的意愿很强烈,昨天开老干部座谈会,局里退休的老干部也提起此事。”

在1998年,岭西省宣布止福利分房,住房货?#19968;?#20135;业化成为房改的基本方向。但是,针对一些?#23548;?#22256;难,集?#24335;?#25151;的”优惠”政,仍得以保留,主要的保障对象是住房困难户较多的工矿区和困难企业在?#23548;什?#20316;中,集?#24335;?#25151;管理起来比较难,一些权力部门不?#38386;?#38598;?#21490;浚?#32780;一些弱势部门则望房兴叹。

侯卫东对这些情况是了如?#21018;疲?#38382;道:”我们局手里也有不少一源,搞集?#24335;?#25151;应该不成问题,到底难在什么地方?”

沈东峰不太愿意说前任”南霸天”的问题,道:”好几次想修,阴差阳错没有修成,集?#24335;?#25151;政策?#38498;?#36234;来越紧,这两年若不抓紧修,等到政策变化,恐怕就很难再修。”

侯卫东早就想过这个问题,很干脆地表了态:”我没有意见,你提一个方案出来到班子会上讨论,如果大家都没有意见,就想办法攻关。”

前任局长”南霸天”一直想搬迁办公楼,他为此做了多方面的工作,已经有了些成效。不料万里长征完成了百?#31181;?#20845;十,他突然从领导岗位上被调离。在饯?#37266;?#19978;,”南霸天”喝醉了,单独拉着侯卫东,说了两件遗憾?#34385;椋?#20854;中一件就是未成功搬迁办公楼。侯卫东当时就把此事记在了心头,只是初到农机水电局,他没有贸然提起此事,今天沈东峰提出了修家属楼的?#34385;椋?#20182;顿时就想起了”南霸天”的遗憾事。

沈东峰再次体会到了侯卫东的爽快,暗道:”在这种领导手下工作确实很愉快。”‘他道:”现在土地控制得紧,没有高市长签字,方案就不能通过,侯局是否去找一找高市长?”

听了沈东峰的建议,侯卫东倒有些为难,以前在?#23665;?#20219;县委书记,他顶了高榕许多次,虽然大?#19968;?#27809;有撕破脸皮,可是两人之间有了较深的隔阂,如今要找她办事,有些难度。

侯卫东没有在沈东峰面前?#32922;櫻烈?#20102;一会儿,道:”我听南局长说过此事,当时他的想法是将家属院与办公楼搬迁捆绑在?#40644;穡?#21381;里可以给政策和?#24618;?#25105;找时间到省水利厅去一趟,将南局长没有跑完的?#34385;?#33853;实下来。”

只要省水利厅给了政策和?#24618;?#24066;里自然就不会有意见,这是拿起鸡毛当令箭的做法,侯卫东想用这种方法绕过高榕。

沈东峰道:”厅里倒是有一定意向,不过并没有明确。”

“有意向,我们就有争取的余地。我先跟省里联系,如果有可能,下午就去。”

自从与胜宝集?#30424;?#21028;破裂?#38498;螅?#20399;卫东便知道自己将被调离?#23665;潁?#22312;市委没有作出决定之前,他主动要求调到农机水电局。这一次调动他经过了深思熟虑,也是以退为进的重要步骤。

侯卫东先给前局长”南霸天”打了电话,了解了办公楼搬迁之事,然后再给水利厅吴英副厅长打了电?#21834;?/p>

吴英在电话里道:”南局长为了此事多次到厅里汇报,不过现在情况有了新变化,不仅仅是搬迁办公楼的事,厅里准备搞一个培训基地,附带着做疗养基地。”

侯卫东悟?#38498;?#39640;,马上道:”吴厅长,培训基地定在哪个地区?如果没有定下来,我希望吴厅长能考虑?#25345;藎?#21556;厅长有时间吗?我想当面过来汇报。”

吴英笑了起来,道:”明天我要到美国去,要么你等我?#29992;?#22269;回来再说,要么下午过来。”

“那我下午就过来。”

放下电话,侯卫东给局办打了电话,道:”通知班子成?#20445;?#31435;刻到小会议室开会。”

开会时,局班子成员一致同意将培训基地、疗养院、办公楼和集?#24335;?#25151;捆绑在?#40644;穡?#32780;且地点就定到南部新区,因为南部新区有岭西最好的温泉资源,这是说服水利厅的最大卖点。简短的班子碰头会结束?#38498;螅?#20399;卫东从南部新区找来了温泉资?#24076;?#21483;上车,直奔岭西。

来到岭西省水利厅,侯卫东在楼下给吴英打了电话,吴英道:”不太巧啊,管厅长临时通知开办公会,也是趁着我到美国出差之前,将有些?#34385;?#21830;量了。这样,晚上下班?#38498;螅?#23567;勇和刘明明几个年轻人要聚一聚,在竹园,你直接在竹园等我。”她知道侯卫东与女婿和曙光都有接触,就直接?#30431;?#26469;参加比较私人的活动。

侯卫东住进了金星大酒店,金星大酒店与竹园相隔不远,正?#27599;?#20197;掐着时间到竹?#21834;?/p>

他?#30001;持?#36214;到岭西,为了抢时间,没有来得及吃午餐。此时有一个完整的下午,他就在餐厅吃了午餐,然后泡了一杯茶,坐在酒店落地窗前,从高处俯视着岭西的大街小巷,街道车来?#20302;?#20154;如蚁。

坐在窗台边享受了一会儿安静时光,手机响了起来。

“卫东,我是朱小勇,蒙宁刚才给我打了电话,说是你要到竹园来。我受蒙宁和方红线的委?#26657;?#27491;式邀请张小佳参加晚上的活动。”

侯卫东道:”我已经到了岭西,在金星大酒店,小佳没有来,我马上就同小佳联系,?#35813;?#22899;将?#20848;?#26159;要打麻将。”

朱小勇道:”不仅是蒙宁和方红线要打麻将,?#20197;?#27597;也要打麻将,只是她很挑桌友,听?#30340;?#30340;夫人也?#19981;?#25171;麻将,所以她晚上准备和我们这些小?#24808;黄?#23089;乐。”

到了晚上6点30分,吴英、蒙宁、朱小勇、刘明明、陈曙光、方红线、侯卫东、小佳等人全部到齐。这是?#30475;?#30340;?#24050;紓?#21556;英是长辈,其余人皆是小?#30149;?#22312;小辈中,陈曙光是副厅级干部,侯卫东是处级干部,刘明明是商界中人,朱小勇是国有企业老总。

吴英坐下?#38498;螅?#25351;着刘明明道:”明明,我在这里要批评你了,小勇、曙光和卫东都成家立业了,你还是一个人当钻石王老五,今年就得正儿八经地找个女朋友,结婚生子,这是人生大事。”

刘明明如今生活舒服,选择自由,哪里肯轻易结婚,他呵呵笑道:”不是我不愿意结婚,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。”

吴英用手点着他的脑袋,道:”你眼光太高,找对象不要光看相貌,还要看品质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蒙宁笑着打断道:”妈,刘哥这颗金光闪闪的钻石王老五,结了婚,立刻!&值。”

小佳坐在蒙宁和方红线?#21592;擼?#22905;面带着微笑,听着蒙宁等人说?#21834;?#22905;出生于工人家庭,以前家里接触的全是工人老大哥,厅级干部、省委书记秘书这些人就如天上星星一样,只能?#23545;?#22320;仰视,根本没有机会接触。如今这些星星一般的人坐在自己身边,虽然和方红线、蒙宁等人在?#40644;?#25171;过麻将,却仍然有不真实的感觉。

侯卫东给祝焱和周昌全当过秘书,见多识广,早就越过了小佳这个心路历程,很正常地与陈曙光等人交谈。

吃过饭,吴英把侯卫东叫到了一边,道:”小侯,你有什么想法,实实在在地谈。”

侯卫东道:”市农机水电局办公楼太破烂了,和当?#25226;?#36895;发展的水利事业以及地级局的地位不相称,我考虑重修水电局办公大楼,而?#21307;?#37325;修大楼与建培训基地结合起来,希望能得到厅里的支持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将?#25345;?#21335;部新区的温泉资?#31995;?#32473;吴英,道:”这是南部新区的温泉资?#24076;?#26080;论是温度、矿物质含量,还是开采的难易程度,都是全省一流的。”

吴英翻看着资?#24076;?#36947;:”小侯是有心人,这么快就将资料收集起来,?#25345;?#26032;城区温泉资源丰富,这倒真是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,很有竞争力,我同管厅长商量?#38498;螅?#20877;作决定。”‘

听到吴英表态,侯卫东知?#32769;?#26395;很大,表态道:”新城区温泉资源在全省是最好的,周边环?#22330;?#22522;础条件都很不错,我临行前向朱书记汇报过,他表示全力支持。”

最后一句话是临时杜撰的,不过侯卫东这样说也是有把握的,他在当?#23665;?#21439;委书记时,朱民生多?#21355;纯疾?#31481;水河水电站,其醉?#35752;?#24847;,侯卫东清楚得很。如今只要吴英点了头,朱民生百?#31181;?#19968;百支持,这不是支持侯卫东,而是支持吴英。有了市委书记朱民生的支持,?#31508;?#38271;高榕这一关就可以绕过去。

吃完饭,蒙宁道:”妈,我、红线还有小佳,陪你打打麻将,竹园楼上有高档的茶?#25671;?#8221;

吴英是第一次见小佳,道:”张小佳打不打麻将?”她的意思是?#24066;?#20339;是否?#19981;?#25171;麻将,如果不?#19981;叮?#20945;在?#40644;?#20063;没有意思。

蒙宁笑道:”小佳是高手,上次我们打过。

四个女人约在?#40644;?#19978;楼,蒙宁临走前对朱小勇道:”我陪妈打麻将,你得回家。娃儿还没有完全退烧,保姆没有文化,靠不住,得有自己人看着。”

朱小勇也不想同这群娘们儿混在?#40644;穡?#36225;机离开。等到朱小勇走了,陈曙光道:”我也回去了,免得影响各位女?#30475;?#29260;的?#37027;欏?#8221;

刘明明此时与美女有约,巴不得早些离开,听到朱小勇和陈曙光?#23478;?#31163;开,找个理由也走了。

侯卫东自然不能在这里停留,他对小佳道:”我住在金星大酒店,打完牌,给我打电?#21834;?#8221;

蒙宁道:”侯局长,今天难得聚在?#40644;穡?#20320;要做好守空房的准备。”

侯卫东笑道:”以前都是我让小佳守空房,今天?#39029;?#23581;守空房的滋?#21486;?#21482;是吴厅长明天要坐飞机,别打得太晚。”

离开竹园,回到金星大酒店,侯卫东享受着难得的?#26469;?#26102;光,看电视到晚上12点,这才睡觉。想到小佳是陪吴英副厅长打麻将,他就没有打电话去骚扰小佳。

早上7点,侯卫东起床,在屋里?#22303;?#20102;二十来?#31181;櫻?#20986;了些微汗。8点,小佳回到金星大酒店,进来时,眼圈发黑,她将鞋子踢掉,仰面躺在床上,道:”真是累死了,吴阿?#21497;?#21147;真好,一直兴致勃勃。”

“你赢了还是输了?”

“打麻将时,吴阿姨发了话,大家公平竞争,不准故意放水,我确实是认认真真打,没有放水,大家水平都差不多,我?#20848;?#36824;赢了些。”

“你还真是这么实?#24076;?#35753;你认真打就认真打。吴厅长是领?#23478;?#26159;长辈,应该放水?#22836;?#27700;,真要赢了吴厅长的钱,我都觉得过意不去。”小佳打了个哈欠,道:”吴阿姨有几次放炮,我都没有要。”

“那她赢了没有?”

“应该赢了,?#23665;?#21644;方姐肯定是输了。”小佳又打了个哈欠,道,”老公,你9点喊我起床,我今天上午不想上班了,得给谢局长请假。”过了一会儿,她?#22836;?#20986;均匀的鼾声。

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> 官场笔记7 > 第二章 对方在低谷的时候,是结盟的最佳时机 黄子堤看上了郭兰
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

看过此书的人还?#19981;?/h3>
1 医道官途 官场小说 2 二号首长 官场小说 3 官道之色戒 官场小说 4 沧浪之水 官场小说 5 ?#32842;?#31508;记 ?#32842;?#23567;说 6 官场小说?#21028;?#27036;
福利宝彩票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