↗福利宝彩票官网↗
返回 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首页

第三章 得罪一次,要弥补无数次 心态不好,到哪里都不舒服

沙州市委,易中达拿着一份请示找到黄子堤,道:”这是出国人员?#21738;?#23450;名单,你看一看。”

黄子堤扫了一眼名单,道:”我们到国外是去考察学习,是开阔视野,目的是增长见识,洋为中用,这,不是老同志的待遇,也不是旅游,四个县的组织部长都应该去,人大、政协的同志就换到下一批。”

易中达看了看自己拟定?#25343;?#21333;,若是按照黄子堤的建议,至少得换好几人,道:”这个名单是各单位推荐的。”

黄子堤道:”那就划个杠子,超过五十岁的就免了,考察人员还是主要集中在中青年这一块。”

易中达想了想,觉得黄子堤的说法也有道理,原本考察组就有两位县委组织部长,再增加两位县委组织部长,不过就是淘汰两人而已。

经过修改的出国名单送到市委书记朱民生手中,他看了一眼人员组成,签下了”同意”两个字。

郭兰接到市委的出国通知,感到很是突然,不过这是市委组织的出国考察活动,她也没有过多考虑,让办公?#37326;?#29031;文件通知去办手续。

7月中旬,沙州市委出国考察团正式在岭西机场上了飞机。经过长途飞行,来到了旧金山以后,郭?#20960;?#35273;颇为疲惫。刚在宾馆住下,综合科杨腾过来敲门。

“黄书记找你,在他的?#32771;洹?#8221;郭兰匆?#19968;?#20102;淡妆,来到黄子堤的?#32771;洹?/p>

黄子堤身穿?#25104;?#30340;运动服,比在国内青春得多,如果不是肚皮稍大,还是可以用仪表堂堂来形容,他笑容可掬地道:”今天晚上有沙州人请客,你和我一起去。”

郭兰有些吃惊,道:”沙州人在美国,是谁啊?”她在沙州市委组织部工作时,与黄子堤有过接触,虽然谈不上有密切关系,双方都不陌生,但是类似这种饭局,还是第一次。

黄子堤没有正面回答,神秘地道:”到时你就知道了。”

下了楼,见到一辆宝马车停在门口,车前站了一个人,向着黄子堤等人挥手。等到黄子堤走近,那人道:”欢迎黄书记,我在唐人街已经有安排。

此人郭兰认识,是当年益杨?#25343;?#20154;易中岭。

郭兰在益杨组织部工作时,对当年益杨检察院的案子知道得很清楚,她暗道:”侯卫东提起过易中岭,总是一副鄙视的样子,这人怎么就和黄子堤搞到了一起。”在组织部工作多年,她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思想和感情,同易中岭打过招呼,上了车。

杨腾坐在副驾驶位置上,易中岭坐在司机后面的位置,黄子堤坐在中间,而郭兰坐在了后排右手的位置。

“黄书记,不太好意思,挤着你了。”

黄子堤豪爽地笑道:”在旧金山能坐上宝马,不错了。”

旧金山的唐人街是美国西部最大的可与纽约唐人街相比的地方,这里大约有?#36865;?#20313;名华侨居住,这里所写的、所听的都是汉语,所见的都十分有中国传统风格,宛然是一个小中国。驾驶?#31508;?#21326;人,一边驾驶一边讲解唐人街的历史,他的口音听上去与普通话不一样,软一些、糯一点,杨腾问了问,果然是从台湾过来的。

旧金山在华人世界是鼎鼎有名的,郭兰一边听着司机讲解,一边看着窗外的?#24535;啊?/p>

黄子堤体胖,占的位置宽,随着汽车的行驶,他不时碰到郭兰的身体,只觉?#30340;?#26263;香浮动,别有一番迤逦风?#21834;?/p>

自从收了五十万,又在易中岭别墅后面的别墅享受了无数美女,黄子堤的思想便发生了突变。那天在会场上,气?#35270;?#38597;如百合花的郭兰突然打动了他的心弦,他如溺水之人,眼前出现了一根?#35753;?#31291;草,急匆匆地想将这根稻草抓在手中。

晚餐以?#20843;?#21518;的行动,让郭兰如吞了一只苍蝇,回到酒店,她心里有着倾诉的冲动。提起电话,她惊讶地发现,自己最急切的倾诉对象居然是侯卫东。

她拿着电话,在屋里转了圈,最后,这个电话还是没有打出去。

此时,在岭西正是大白天,侯卫东坐在办公室里,他接到了段穿林打来的电?#21834;?#27573;穿林告诉了侯卫东一个信息:在茂东,胜宝集团施工进场遇到了极大的阻力。

胜宝集团第一次进场,几个老太婆站在机械前面,大有一夫?#24811;?#19975;夫莫开的勇气。工人们见到白发苍苍的老太婆,讲道理对方听不进去,动手于心不忍,而且外面还有很多青年人在环伺,只能以退场结束。

第二次,在当地政府部门的介入下,胜宝集团在规划用地上开动了机器,但是很快就陷入了村民的围堵之中,在拉扯之中,当地部门的干部被村民打了。

第三次,施工队再次进入施工,这一次出现了数十名警察,村民闻讯而来,越聚越多,带队?#25343;?#19996;?#31508;?#38271;眼见形势急转直下,下令撤退。

第四次,一夜之间,推土机、挖掘机等工程机械突然进人了胜宝集团项目用地,数百名警察组成了人墙,数十辆警车形成了屏障,保护着胜宝集团强行施工。村民则是全体出动,与警方发生了激?#39029;?#31361;,二十多名村民被打伤住院,警察也有数人受伤。

随后,数名村民被拘留。

作为《政经评论》岭西负责人,段穿林很敏锐地盯着茂东市,基本上记录了每个过程。

在电话里,段穿林饶有兴致地问道:”侯局长,你当初为什么要力排众议,否定意向性协议?是否预料到了这种情况?

侯卫东尽量避免?#20197;擲只觶?#23458;观地道:”如果成津财力雄厚,接受胜宝集团的条件未尝不可,现在是人穷志短、马瘦毛长啊。虽然我没有见到胜宝集团与茂东签的协议,可是从胜宝集团与成津县签订的协议来看,条款好不到哪里去。胜宝集团把原本应该由企业?#26800;?#30340;费用转嫁给了地方,地方财政银根吃紧,只能转嫁给当地村民,以至于形成今天的局面。”

段穿林追问道:”侯局长,我有一点迷惑,凡是有一定行政经验的人,都应该能够预料到这种情况,为什么茂东市不怕麻烦,非得接受这种?#37327;?#26465;件?#30475;?#36947;理上说不过去。

侯卫东道:”岭西实行的是竞争性体?#30130;?#32463;济发展水平作为提拔干部的硬性?#21103;輳?#36825;涉及各地官员的政治前途,大家对此自然十?#31181;?#35270;,茂东是经济弱市,改变的欲望就更加强烈。

段穿林拿出了记者穷追不舍的劲头,道:”这一次你从成津县委书记的位置上调到农机水电局,可以说是市委?#38405;?#30340;变相?#22836;#?#25215;认这一点吗?”

侯卫东笑了起来:”呵,呵,移山同志,这是正常的工作调动,作为党员,我必须无条件服从组织的安排。”

段穿林的笔名叫做移山,以段穿林出现在众人面前时,他态度平和、彬彬有礼,以移山之名出现在杂志或是内刊上,他咄咄逼人,直指要害。

段穿?#21482;?#21644;了口气,道:”侯局,今天不是采访,我只是想了解真实情况。随着经济发展,类似的?#34385;?#32943;定会越来越多,胜宝集团是一个好标本,我要认真进行解剖。”

侯卫东道:”移山,你要研究茂东,我没有意见,只是有一个请求,研究茂东时,最好不要把成津扯进来。对于我来说,以成津来反?#25343;?#19996;有失忠厚。”

段穿林对这个请求避而不答,道:”近期跑基层比较多,发现政府带头违法的现象时有发生。在茂东这个案例之中,政府?#29616;?#36829;反相关程序,比如,村民承包的土地被征用并强行平整,除了一张政府公告以夕?#32602;?#24179;整土地前没有签任何协议,而且据我调查,岭西省发展和计划委员会对胜宝集团项目没有立项批复,目?#25353;?#22836;至尾,茂东政府都是在违法操作。”

侯卫东道:”你站在政府的角度来考虑问题,也就想得通了。茂东政府为了留住胜宝集团,因此采取了一边进场一边办手续的办法,出发点是好的,若是他们办事拖拉,说不定还会冒出另外的竞争对手。

段穿林尖锐地道:”法律、法规以及政策就是规则,政府应该带头遵守,不能因为有理由就随便违反游?#39277;?#21017;,一句话,纵有千般理由,政府也不能违法行事。”

侯卫东道:”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,相当部分是打破旧有规则而建立起来的。以?#36136;?#32463;验来看,一个地区遵守游?#39277;?#21017;往往意味着失去先机,这是岭西省情所决定的。基层干部顶着风险吸引外资,说到底,也是为了促进地区发展。”

听了侯卫东为茂东市的辩解,段穿?#20013;?#20102;起来,道:”岭西有句俗话,叫做屁股决定脑袋,侯局长明明反XI胜宝集团的不平等协议,当听到我攻击茂东政府时,还是不由自主地为茂东进行辩护。”

就在侯卫东和段穿林这一次电话结束后不久,茂东市唐台县村民集体来到岭西省政府,在省政府外面拉起了标语。茂东市政府得到了电话通知以后,由?#31508;?#38271;带队到了岭西,用尽各种办法将上访的五十九个村民带回了茂东。

此事发生的晚上,周昌全给侯卫东打了电?#21834;?/p>

周昌全难得地夸奖了侯卫东:”胜宝集团条件?#37327;蹋?#22320;方政府好大?#34917;Γ?#27809;有维护当地?#20064;?#22995;的利益。不择手段上项目是为了提高地方经济实力,情有可原,可是以群众利益为代价又实在不可取,卫东,你的头脑很冷静。”

“有所为,有所不为,这是您的教导。”侯卫东送给了周昌全一顶高帽子。

他在心里?#21040;?#20389;幸,若是自己稍有软弱,屈从于胜宝集团施加的压力,此时坐在火盆上烤的就是成津县,他在心里发了一声感慨:”从政之路真是如履薄冰!”

周昌全交代道:”沙州市即将进行换届选举,如今市级班子年轻化,?#31508;?#38271;里要求配备一名三十多岁?#21738;?#36731;人,你具有竞争力,这一段时间各方面?#34385;?#35201;注意,千万不能在关键时期犯错误。另外,你一直在读研究生,拿到?#24358;?#35777;没有?这是竞争的一个砝码,虽然不起眼,关键时候却很管用。”

星期六,侯卫东让局办公室给省委?#25215;?#30340;班主任送了些竹水河野生鱼过去。

在书房里看书,侯卫东接到了郭兰的电?#21834;?#8221;你回国了?”郭?#24049;?#23569;主动给侯卫东打电话,接到了郭兰电话,侯卫东很是惊奇。

“昨天回国,我有?#34385;?#25214;你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我在沙州,你有没有安静的地方,见面谈。”侯卫东从郭兰的口气中,已经感觉发生了什么?#34385;椋?#20182;想了想,道:”我开?#36947;?#25509;你,回沙州学院。。与周昌全通了电话以后,竞争?#31508;?#38271;便提到了议事日程,在这一段时间,他绝对不能产生任何緋闻,特别是与郭兰这种未婚?#25343;?#22899;打交道时,更要注意。

“嗯,我在百货商场门口等你。”

侯卫东很快就将车开到了百货商场,郭兰提着小包在商场外等着。上了车,坐在副驾驶位置上,她带着歉意地道:”在星期六打扰你,不好意思。

侯卫东看郭?#21152;?#24515;忡忡的样子,关心地道:”别?#25512;然?#20799;要上高速?#32602;?#20320;把安全带系好。”打开车载音响,四兄弟合唱团深情而悠扬的歌声很快把?#30340;?#31354;间填满。

“这次出国学习,愉快吗?”

“我就是谈出国遇到的?#34385;椋?#24819;听一听你的意见。”郭兰满腹的心事,无处对人宣泄,在她心里,侯卫东是除?#25913;?#20197;外最值得信赖的人。侯卫东安慰了一句:”别愁眉苦?#24120;?#27809;有闯不过的火焰山。”

小车上了高速?#32602;?#37101;兰道:”我心里很乱,先安静一会儿,等到了沙州学院,我再和你谈?#34385;欏?#8221;

侯卫东闻言关掉音乐,郭兰道:”别关音乐,让我听一会儿。”她闭着眼睛听歌,心神渐渐安静下来,再次睁眼时,车已经到了益杨高速路收费口。”到了益杨?”

“到了。小车不到半小时,快得很。”

进了沙州大学,小车行驶在树间公?#32602;?#37101;兰透过车窗看着两旁的绿树,道:”大学真好,简?#31508;?#19990;外?#20197;矗?#25105;以前的选择是错误的。”

“天下乌鸦一般黑,如今大学也不是一片净土,关键是心态,心态不好,到哪里都会觉得不舒服。”

上了教授楼,郭兰打开家门,没有见到?#25913;福?#36825;才到了侯卫东这边,她站在门口,道:”我?#33268;?#21040;外面散步去了。”、

“别在门口当门神,进来坐。”

侯卫东把窗户打开,又用水壶烧了开水,再打开电视,冷清的家里就有了家的氛围。

“没有水果,只能喝茶了。”侯卫东泡了茶,放在郭兰面前,两人这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
郭?#24049;?#30528;茶,问:”黄子堤这人如何?”

“你怎么突然问到他,人嘛,都挺复杂,很难一句话评说,而且我和他现在有矛盾。”

“我想听一听你和黄子堤产生矛盾的原因。”尽管郭兰是成津的县委组织部长,但是她并不知道侯卫东与黄子堤产生矛盾的深层次原因。

“很简单,在修成沙公路时,成沙公路有四个标段,黄子堤介绍易中岭来承建一个标段,被我拒绝了,这就是矛盾和隔阂的开始,以前我和黄子堤关系还是不错的。”

郭兰?#25104;?#24102;着薄怒,道:”易中岭,又是这个易中岭!”

闻听易中岭?#25343;?#23383;,侯卫东心跳了跳,他没有追问,而是在音响旁取出几?#35848;?#30879;,道:”想听什么?”

“你这里的苏联歌曲不错,就放那几个碟子。”

侯卫东将那盘苏联歌曲放了进去,不一会儿,屋子里又响起”一条小?#38750;?#26354;弯弯细又长”的歌声。这首《小路?#36820;?#29983;于卫国战争的烽火中,年轻的姑娘追随心上人,一起上战场?#22815;?#25932;人,优美而不柔弱,情深而不缱绻,歌声中透着坚强和勇敢,倒挺适合当前的谈话情?#22330;?/p>

音乐响起以后,侯卫东这?#32982;?#26032;接起刚才的话题,道:”易中岭去了美国,他凭什么去,以什么资格去?

“他不是随团去的,而是提前到了美国,其实专门到美国为黄子堤服务。”郭兰想着在美国遇上的事,心里很生气,道,”这个易中岭,太不像话了!”她出身于书香门第,尽管心里有气,出言也很温和。

侯卫东直言道:”易中岭这人是渣滓,天网?#21482;鄭?#30095;而不漏。”这是指益杨检察院的案子,他没有说得太直白,只是含蓄地点了此事。

郭兰道:”这一次沙州代表团到了美国,当天易中岭就接黄子堤吃饭,黄子堤还把我叫了去。吃了饭,事先不跟我说,直接去了跳脱衣舞的酒吧。其实看一看异国风情也无所谓,我没有这么保守,关键是黄子堤这人太恶心,易中岭太可恶。”

侯卫东素知郭兰的性格,听她说了此语,心道:”莫非黄子堤对郭兰有了非?#31181;?#24819;?”他知道易中岭心黑手毒,叮嘱道:”易中岭是人渣,你以后离他远一点。”

郭兰?#25104;?#24494;红,道:”易中岭敲边鼓,主角是黄子堤。没想到这么道貌岸然的一个市委领导,会有这种肮脏的想法,他居然趁着酒意,提出和我保持密切联系,是男女之间的联系。”

想着黄子堤?#21738;?#26679;,侯卫东感觉有些难以置信,道:”说黄子堤?#23433;疲?#25105;不会吃惊,这两年他的行为已经?#26376;?#20986;这方面的迹象,他在女人方面的问题,?#19968;?#30495;没有听说过。

“我不想再说他了,真让人恶心。他送了一块手表和一条金项链给我,被我扔到了垃圾桶里。”郭兰自嘲地道,”我没有想到,他会用这种手表和金项链来?#31456;?#25105;,难道我是那种贪?#21483;?#33635;的女人,用手表和项链就能?#31456;潁?#20063;太廉价了吧!”

听到这种荒唐?#34385;椋?#20399;卫东目瞪口呆之后,笑了起来,道:”这也太荒唐了,黄子堤难道是精虫上了脑?”

说了这句粗话,他想到对面坐着郭兰,忙道:”不好意思,说了句粗话,不过这也?#20174;?#20102;黄子堤的道德水?#36857;?#36825;些本?#24066;?#30340;东西被官位上的光环所遮掩,这一次彻?#22918;┞读?#20986;来。”

“没事,我有时也想说粗话,只是从来没有说过,实在说不出口。除了金钱引诱外,黄子堤多次对我许?#25285;?#35201;让我到市委当副秘书长。”

侯卫东大摇其头,道:”我没有想到黄子堤是生活中的解构主义大师,他把神圣的东西在我们面?#25353;?#30862;,幸好我们的承受能力足够?#30475;螅?#21542;则思想会混乱的。”

想起初到组织部门工作时的神圣之感,郭兰心情颇为黯淡,道:”到政府机关来工作或许是个错误,我应该和父亲一样,在大学里教书,生活在象牙塔里,不管外面是?#21512;?#36824;是秋冬。”

侯卫东越想越觉得此事荒诞,不停摇头,道:”俗话说,?#21402;?#28113;女,君子好逑,黄子堤有这个念头,?#24471;?#20320;有魅力,也?#24471;?#20182;是一个男人,只不过他不应该用公器来求私情,这是最不能原谅的做法。而且,黄子堤应该有自知之明,他怎么能配得上你,这就是典型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”又道,”混到黄子堤这个份上,已是人到?#24515;輳?#22825;天喝?#30130;?#32922;子难免长大,天天动?#36234;睿?#39069;头难免?#36902;?#19995;生,挺着大肚子,满额?#36820;鬧逦疲?#36825;副尊容,确?#30340;?#35752;美女欢心。他最佳选择是拿出值得?#25442;?#30340;东西,有的人是凭财产钱物,黄子堤只能凭借他所掌握的权力资源,这也是他对权力的?#30333;狻?#8221;

郭兰怒道:”他也太小?#27425;?#20102;,难道我为了官位能出卖自己?!”

侯卫东道:”不是他小看你,而是?#36136;?#29983;活中这种?#34385;?#22826;多了,靠女色上位的领导着实不少。”

郭兰一时无法反驳他的?#21834;?/p>

侯卫东劝道:”这事你不必放在心上,如蛛丝一样轻轻抹去就行了,以后面对黄子堤,当成没事人。但是对他提出的非?#31181;?#24819;一定要断然拒绝,不能给他以丝毫幻想,否则就会变本加厉。

郭兰?#25104;?#26377;淡淡的?#27973;睿?#36947;:”经此一事,我倒看得通透了,?#24613;?#20877;拿起书本,先考研究生,然后争取留在大学里。如果有条件就到岭西大学,实在不行我就回沙州大学。”

侯卫东没有想到郭兰居?#25442;?#26377;这种想法,道:”县委组织部长已是很重要的岗位了,放弃这个令人眼红的?#25300;瘢?#19981;觉得遗?#22581;穡?#20320;这种做法,是拿别人的错误来?#22836;?#33258;己,而且若大家都是你这种想法,就形成了劣?#20202;?#36880;?#24613;?#30340;局面。”

郭兰道:”我不是一时冲动,很久以前就有这个念头,美国之行只不过是催化剂。”

“你真的认为大学就是一片净土?我看不见得。你留在县委组织部长这个岗位上,至少可以为成津多选几?#40644;返?#39640;尚的干部,这就是我们力所能及的?#34385;椋?#36731;易退缩了,以后说不定会后悔的。”

郭兰?#25104;?#31070;情有几分复杂,随即坚定起来。

“一条小路”的歌曲结束了,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也结束了,音乐又响起了《喀秋莎?#36820;男?#24459;。

侯卫东道:”忘掉黄子堤,他并不能一手遮天,多行不义必?#21592;小?#37101;兰,你应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拿黄子堤的错误来?#22836;?#33258;己,这是愚蠢的行为。”

郭兰?#25104;下?#20986;些许笑容,道:”谢谢你给我的鼓励。我前几天的想法太悲观了,千万别拿别人的错误来?#22836;?#33258;己,这句话我记下来了。”又问,”你有没有欢快一些的曲子?

“我的碟子都在这,你来选。”

郭兰将侯卫东收藏的曲子拿出来看了看,道:”你一直说不懂音乐,我觉得你的碟子还真行。”

她选出一张碟,道:”这是一碟探戈舞曲。”

“你先试一试效果。”侯卫东将碟子放进去,音乐声随即从铁?#19968;?#37324;飞了出来。

郭兰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,道:”这首是阿根廷探戈无冕之王卡洛斯-加?#38706;?#20316;的曲,中?#25343;?#21483;做《只为伊人?#32602;?#26159;一首带有贵?#36836;?#36136;的小提琴曲。很多电影中探戈的首选舞曲都是这曲子,《真实的谎言》中,施瓦辛格和那个女的跳舞时也是用的这首曲子。”

舞曲完毕,侯卫东?#31181;?#26032;放了一遍,道:”你舞跳得很好。”

侯卫东和郭兰第一次见面是在沙州学院后门的舞厅里,这一段经历深深地留在了两人的记忆中。经过?#28120;?#30340;沉默,侯卫东与郭兰目光相对,两人目光又黏在了一起。

侯卫东勇敢地道:”我请你跳这支探戈。”

探戈是欢快的,《只为伊人》刚柔并济的旋律回荡在?#32771;?#37324;。一曲探戈,两人起步皆有些生疏,不过很快就?#19981;?#32780;熟?#32602;?#22312;客厅里转动着。舞曲结束,侯卫东与郭兰也拥在一起。

“卫东,谢谢你。”

“谢我什么?”

“你是坚强?#21738;?#20154;,让我觉得心里很踏实。”侯卫东嘴唇小心翼翼地接触到郭兰的嘴唇,一片温润和柔软,还有淡淡的香味,这个香味不是化妆?#36820;?#21619;道,也不是香水的味道,而是发自唇齿的香味。

郭兰仰着头,迎接着侯卫东,两人互相吸吮着,搅动着,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了走动,世界因为这个深深的吻而突然间凝滞。

侯卫东双手紧紧?#24403;?#30528;郭兰,他不敢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。在他的心目中,郭兰就如一朵水中荷花,出淤泥而不染,清丽得让人心疼。吻了一会儿,大门传来了敲门声,郭兰吓了一跳,羞红了?#24120;?#24613;忙躲进了卧室。

侯卫东打开了门,见郭师?#21018;?#22312;门口。”小侯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,中午走不走,到我家里吃午饭,你肯定没有买菜吧?”

侯卫东尴尬地笑道:”我中午有事,要出去吃饭,谢?#36824;?#24072;?#28014;?#8221;

“我们是邻居,别?#25512;?#26377;什么?#34385;?#35828;一声。”郭师?#21018;?#22312;门口,絮絮地说了一会儿闲话,离开时,道,”小侯,我上次跟你说的?#34385;椋?#20320;一定要记在心头。”

等到侯卫东回到卧室,郭兰这时已经将略为凌乱的?#24459;?#25972;理好了,道:”我妈给你说了什么?#34385;椋?/p>

侯卫东关上?#36182;?#38376;时,暗道:”当初会在沙州学院买这套房子,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定数。”听了询问,答道:”你妈的心病,你应?#20204;?#26970;的。”郭兰脸微红,叹息一声。

经过郭师母打忿,两人没有再跳舞,坐在客厅聊了一会儿。

郭兰道:”我要回?#26131;?#19968;晚,你什么时候离开。”

侯卫东道:”等一会儿就走。”等到郭兰先回到家,他休息一会儿,给郭兰打了电话,这才离开家。

来到了汽车旁,回过头来,只见郭兰站在她家里的阳台上,正朝着?#26053;?#24352;望。

侯卫东朝着阳台挥了挥手,打开?#24471;牛?#21448;挥了挥手,这才上了车。当小?#36947;?#24320;了沙州学院,侯卫东将车载音响打开,很快,四兄弟合唱团的歌声便回荡在了车厢内。他唇间还留着淡淡的香味,这是属于郭兰特有的味道,绝无仅有的味道。

侯卫东一直处于隐隐的兴奋之中,这种感觉是如此熟悉,又是如?#22235;?#29983;。他开车上了高速公?#32602;?#24930;慢地平静了下来,在脑中回味着与郭兰的对?#21834;?/p>

“你为什么要谢?”

“和你谈了话,我心里觉得很踏实。卫东,你的信念坚定、不屈不挠,这是作为男人的最大优点,真正?#21738;?#20154;不仅仅是指身体的强?#24120;?#26356;是指心灵的?#30475;蟆?#8221;

“如?#20284;兰郟?#25105;愧不敢当。”

开车行驶在高速上,侯卫东反复?#32842;?#30528;”信念坚定”这个评语,暗道:”我真的有信念吗?#30475;?#23398;?#24358;?#21040;青林镇,从开石场到跳票当副镇长,然后一?#35762;?#36208;过来,更多的时候是被?#34385;?#25512;动着走,是社会生存本能在推动着我前进。

“或许潜意识中还有着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的理念,但是这和信念坚定并不是一回?#34385;欏?#8221;

侯卫东反复追?#39318;?#33258;己:”我有信念吗?我的信念是什么?”

这个问题一直缠绕着他,当小?#21040;?#20837;了沙州市区,他在心里道:”现在别多追?#24066;?#24565;问题了,还是解决?#36136;?#38382;题。”

回到沙州,侯卫东给办公室打了电话,让司机到家里来接人。然后先回?#22812;?#25481;胡须,穿上干净衬衣,提着皮包,下了楼。

小车已经在楼下等着,杜兵站在车旁,见到侯卫东走出新月楼的大门,连忙迎了上来。

侯卫东有些奇怪,问道:”杜兵,你还没有去报到吗?”

杜兵很自然地接过了皮包,道:”侯书记,我今天下午就要到岭西,到岭西之前,先向您告别。”

“呵,你不必多礼,从现在开始,你是省委组织部的领导,以后要给沙州,给市农机水电局多说几句好?#21834;?/p>

杜兵恭敬中带着感激,道:”侯书记,我永远都是您的兵,有什么指示,您吩咐就是。

“省委组织部的位置很好,如果不出意外,你在不久的将来?#19981;?#36208;上领?#20960;?#20301;。我送你八个字,眼尖、手快、腿勤、嘴紧。这八个字是当年?#31454;?#27915;送给我的,总结得很好,以这八个字指导自己的行为,一定会大有收获。”

“侯书记的教诲我一定记在心里。””女朋友的?#34385;?#26242;时不要考虑,等你在省里站住脚跟以后,调动就是小菜一碟了。”

杜兵将侯卫东送到办公室,晏春平此时已经将热茶泡好,放在了侯卫东办公桌上。杜兵一眼就见到了茶杯外沿有淡黄色的茶渍。

等到侯卫东去卫生间时,杜兵拍了?#24180;?#26149;平的肩膀,指了?#21103;?#19978;的茶迹,道:”茶杯是纯白色的,茶渍会很明显,你赶紧换一个杯子。”

晏春平道:”杜哥,我没有注意到,谢谢你提?#36873;?#8221;

他端着茶杯飞快地走了出去,很快将茶杯洗干净,正?#24613;?#25918;茶叶时,杜兵又道:”你用开水烫一烫茶杯。”

晏春平一边用?#20154;?#28907;了茶杯,一边道:”杜哥,你能到省委组织部去,侯书记为你考虑得太周到了,几年之后就是一方大员。”

杜兵知道侯卫东是走的丁原的路子,他心里感激,却不在晏春平面前表达,微微一笑,便岔开话题。

这时,侯卫东回到了办公室,他用毛巾擦了擦手,道:”市里有没有人送你去报到?”

杜兵没有明说是哪位领导去送,含蓄地道:”有人送。”

侯卫东没有多问,他在书柜里看了看,取了一套书过来,道:”当年我?#31983;?#27801;州学院?#24358;担?#27982;书记那时还是沙州学院的副院长,他送了一?#20303;?#24179;凡的世界》给我,这是我新买的版本,算是我送给你的礼物。”

杜兵接过这套精装本的《平凡的世界?#32602;?#36947;:”侯书记,您帮我题个字。

侯卫东笑道:”你知道我的?#20013;?#24471;难看,别题字了。”

“侯书记,这字的意义不一样。”

侯卫东想了一会儿,道:”这是我工作时第一位镇党委书记的条幅,我很?#19981;叮?#36865;给你,共勉。”他在《平凡的世界》扉页上写道:”每临大事有静气,侯卫东。”

杜兵离开以后,晏春平怀着激动的心走出了侯卫东办公室,他暗自?#32842;?#36947;:”看来父亲的话是对的,跟着侯卫东肯定有搞头。杜兵能调到省委组织部,我跟着侯卫东干上几年,肯定也能混到一官半职,或者说调到要害部门去。”

办公室另外两个同事见到晏春平在办公室呆坐着,一人问道:”春平,你昨晚上没有睡觉吗?#30475;?#22836;呆脑坐在这里。”

晏春平道:”我头有些昏,出去买点药。

从办公?#39029;?#26469;,晏春平接连跑了好几个书店,买了一本《秘书学?#32602;?#20182;在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:”尽管局里没有为局长配备专职秘书,

但是””一定要成为侯卫东事实上的专职秘书。”

侯卫东花了半个小时,将厚厚一沓文件看完,绝大多数文件他只是看标题,只有少数重要文件以及与本局有关的文件,他才会留心看内容。处理完文件,他取过最新的《政经评论》内部参考,里面有对经济学家的采访。在采?#24357;校?#26377;经济学家对记者说:”有的外国人说,中国的股市很像一个赌场,而且很不规?#19969;?#36172;场里面也有规矩,比如你不能看别人的牌。而我们这里昵,有些人可以看别人的?#30130;?#21487;以作弊,可以搞诈骗。”在第二版中,报道了股票操纵者吕新建、朱焕良的证券案子,这两人用一系列手法,通过1500多个股东账户,控制了中科?#21254;?#32929;票流通盘过半的仓位,进行股价操纵交易,共涉及?#24335;?#32422;54亿元。

看了此报道,侯卫东打开了电脑,想了半天,才想起自己买的是上海豫?#21834;5笔?#20182;在前嫂子江楚的鼓动之下,先后买了三万股上海豫园,他甚至忘记是在多少价位买的,此时看到了报纸,勾起了他的好奇心。他正?#24613;?#22238;家拿卡到证券公司查一查股?#20445;?#25163;机响了起来。

“卫东,方便说话吗?”电话里响起了郭兰的声音,自从在沙州大学深情一吻,她将”侯书记”变成了”卫东”。侯卫东听到郭兰的语气,道:”让我猜一猜,是黄子堤要到成津县吗?”

“你猜得很?#36857;?#26159;黄子堤到成津来视察,他今天要听基层组织建设方面的汇报,还要到双河镇的点上去,我现在想到他的嘴脸就烦死了,还得陪着应酬一天。”

“曾昭强是新任县委书记,肯定要全程陪同。你把材料?#24613;?#20805;分,别让黄子堤在工作上抓住你的小辫子,小人难防,不得不防。”

“我真不想在这里演?#32602;?#22825;天假人假面,想起来真是没有意思。”

“人生就是这?#27425;?#22856;,关键是心态,你得及时调整过来,否则工作起来会很累。”

“?#26131;?#22312;你面前发牢骚,你很烦吧,平时?#26131;?#26159;戴着假面具,很难得可以说说心里?#21834;?#8221;

侯卫东感叹了一句:”朋友千千万,知音有几人,能听到你的心里话,我很高兴。”

放下电话,郭兰想起了”知音有几人”这句话,心里暖暖的,她轻轻哼着电?#21834;?#30693;音?#36820;?#20027;题曲:”山青青,水碧碧,高山流水?#24358;?#20381;,一声声,如泣如诉,如悲啼,叹的是,人生难得一知己,千古知音最难觅……”

中午,侯卫东回?#37326;?#28818;股用的?#24335;?#36134;户卡从箱子里找了出来,开车到岭西证券去了一趟。

六十七万!看到自己户头上的?#24335;穡?#20399;卫东有些发蒙,给大哥拨了电话过去,问道:”大哥,以前嫂子江楚炒股,到底赚了还是亏了?,

侯卫国听得莫名其妙,道:”你什么毛病,哪壶不开提哪壶。”和江楚离异,是侯卫国心中的隐痛,他甚至不愿意听到江楚?#25343;?#23383;。

“当初她让我买了股?#20445;?#26159;她帮我选的,我放着没有动,今天去看,赚了五十来万,我想问问她的情况。”

侯卫国骂了一句:”这个世界不公平,你发财怎么如此容易!你嫂子前后投入十来万,多数是你给的钱,天天盯着股市,一天不操作就手痒,五行不定,自然输得干干净净。从股市出来时,只剩下两万多。”

侯卫东道:”嫂子办事太情绪化了,如果她找我,?#19968;?#26159;会帮她。”

侯卫国叮嘱道:”你到家里,别谈江楚,我那位是个小醋坛子。

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> 官场笔记7 > 第三章 得罪一次,要弥补无数次 心态不好,到哪里都不舒服
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

看过此书的人还?#19981;?/h3>
1 医道官途 官场小说 2 二号首长 官场小说 3 官道之色戒 官场小说 4 ?#26700;?#20043;水 官场小说 5 盗墓笔记 盗墓小说 6 官场小说排行榜
福利宝彩票官网 最好的棋牌游戏 三国杀国战马岱 2019埃瓦尔对阵比利亚雷亚尔 迪拜阿赫利vs阿尔希拉尔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 龙江快乐时时彩 电竞游戏排行榜前十名 福州麻将技巧 开心假期旅行社怎么样 黄金之旅闯关 逐鹿三国君临天下13本阵型 蔚山现代vs济州联分析 内蒙古11选5APP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北京赛车稳赚人工计划 极速赛车计划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