↗福利宝彩票官网↗
返回 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首页

第三章 临危受命,负责“非典”防治工作 省委党校因“非典”停课

在党校第一夜,睡得很沉。

起床以后,侯卫东换了特意准备的动力衣和鞋子,从箱子里拿出一枝人参。这枝人参是正宗野生人?#21361;?#19981;算大,也不小。

一大早起了床,沿着林荫大道直奔城郊。楼房渐少,最后不见踪影,农家小院点缀在田野间沿着小河道走了一?#21361;?#36828;远地看见了祝老爷子的小院子。

来到?#21644;猓?#20102;车狗?#20572;?#20004;条猥琐的土黄狗从院子里冲了出来,前腿下趴,身体俯下,露出锋利牙齿,从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声音。

侯卫东在农村走乡入户的时候,土黄?#36820;?#29240;爸妈妈都还没有出生,他当然?#25442;?#24597;猥琐的土黄狗。微微一弯腰,做了一个下蹲的姿势,土黄狗便飞一般旺夫脸屋里跑去,到了?#36276;冢?#21448;回过?#38450;?#21618;牙。

祝老爷子正在喝稀饭,听到狗叫得如此之急,端着稀饭碗走到?#36276;凇?#30475;见身穿运动装的侯卫东,他颇有些惊奇,道:“卫东,你怎么在这里,还穿着运动服?”

“我在省委党校培训,早上起床,闻到了顺风飘来的老爷子家里的红茹稀饭香,这就跑过?#24202;?#31232;饭喝。”侯卫东进了院子,土黄狗在他腿边转了一会儿,伸出鼻子使劲嗅了嗅,这才心满意足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。

祝老太跟着出来,她素来?#19981;?#20399;卫东,见到他主动跑过来吃早饭,欢喜得很,道:“是小侯啊,值得表扬,没有把我们当外人。有的年轻人,来往了好多年,还是很拘束。”

“这是野山?#21361;?#24212;该是正宗的,给老人?#20063;?#34917;身体。”

祝老太接过野山?#21361;?#21916;滋滋地道:“这是好东西,给老头炖汤。”又道:“锅里有红茹稀饭,你自己去盛。”

锅里是正宗的红苕稀饭,散发着浓郁的农家香味。侯卫东痛快地喝了一口稀饭,咬一口馒头,真心实意地赞道:“还是老爷子家里的稀饭好喝,味道纯正,喝醉了酒,早上起来就想起老爷子的稀饭。”

老爷子问道:“你到省委党校参加什么班?”

“市局级班。”

“呵,这个班好。”

侯卫东在中老爷子面前完全是小辈,心情放松,可以畅所欲言,道:“现在沙州国企改制进入了关键期,我在分管工业,这个时候将我送到市局级班,有力无处使,难受。广东正在爆发‘非典’疫情,宁市长在家里抓紧部署,我反而到党校闲着,有?#36947;?#30340;嫌疑。”

“你是昨天来报到的?”

“昨天下午到的省委学校。”

昨天来省委学校报到,早上过来看望,这让祝老爷子很高兴,他拍起手,伸出两根手指,道:“我给你讲两个经验:一是行政工作永远做不完,所以,你不要抱着毕其功于一役的想法,和平年代不要当英雄”要英雄不是那么好当的,善战者无名?#27426;?#26159;随遇而安,你到省委党校学习,沙州工作照样能推动,安安心心读书,给自己充电。

祝老爷子曾是岭西最重要的厅级干部,眼光如炬。侯卫东在老前辈面前就一点都不装。甚至还有意发了牢骚,道:“沙州国有企业改制,我最熟悉情况,突然?#33151;?#25105;离开工作岗位,到时整成烂摊子,还得让我兜着。”

“让你来学习,总结下经验,反而有利于工作。有些道理想不通时则不必想,有些委屈必须要经受,这两个经验都是对自我历?#36820;?#24635;结,你慢慢体会。”

侯卫东道:“老爷子马上要过生日,人生七十古来稀,我得过来庆贺,不叫我也来。”

祝老爷子笑道:“难得你还能记着我的生日,祝焱都不一定记得呢。我不办酒,到时把几位走熟的老部下请过来,在家里吃一顿便饭。”

他口里说的几位走熟的老部下,如今都是重要厅局或重要地区的掌舵者,侯卫东依着这条线,还办了好几件重要事情。

侯卫东道:“等到老爷子过生那天,我提前过来住,免得把我忘记了。”

正说着,土黄狗大叫几声,便冲出房门。不一会儿,土黄狗又屁颠屁颠地走了回来,在它的后面,是背着画夹的祝梅。

初次见到祝梅,她还是纤细干瘪的小女孩子,女大十八变,经过了美术学院的熏陶,又到美国治了病,此时长成青春少女的祝梅背着画板,行走在略有薄雾的?#35760;?#20805;满诗情画意。

从美国回来后,侯卫东与祝?#36820;?#25509;触就少了,以前经常能收到祝?#36820;?#30701;信和邮件,现在基本上没有了。他当上?#31508;?#38271;后,就陷入了无穷的烦事?#26657;?#26681;本顾不上与祝梅联系,此?#22868;?#21040;祝梅,才想起这一点。见侯卫东坐在堂屋喝稀饭,祝梅吃了一惊,随后挤出些笑意,道:“早。”

侯卫东道:“去写生?”

?#29677;擰!?#31069;?#36820;?#20102;点头,放下画?#26657;?#22352;在了桌边,端起稀饭,也跟着喝起来,安静地听着侯卫东与爷爷聊天。

她跟着李晶在美国住了很久,?#29273;?#26230;当成亲姐姐一样。她是唯一知道李晶与侯卫东关系的人。作为女子,对李晶充满了同情。她从小残疾,母?#23376;?#25918;弃她而去,性格比普通人加倍敏?#26657;?#27492;?#22868;?#21040;侯卫东,各?#25351;?#24773;交织在一起,异常复杂,让她有一种超出年龄的?#32420;唷?/p>

喝完两碗稀饭,侯卫东欲告辞而去。

祝老太从屋里提着塑料袋出来,道:“小侯,现在听?#30340;?#32954;?#31069;?#25105;给你备了点白醋和板蓝根,可以预防肺?#20303;!?/p>

祝老爷子无可奈何地摇头,道:“老太婆,你也是知识分子,怎么听信市井谣言,脑袋里没有一点判断能力。”

祝老太将塑料袋递给侯卫东,道:“你们常说一个词,叫做有备无患,吃点白醋和板蓝根总没有害处。”她又对祝老爷子道:“市井,我们就是生活在市井里,古人就说过肉食者鄙,毛主席看到这一点才让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广阔农村大有作为。”

祝老爷子道:“逻辑混乱,胡搅蛮缠。”他看着老伴马上要进行反击,道:?#26263;然?#20799;我们再辩论,我?#20154;?#21355;东。”

祝老太道:“真理越辩越明,我可不怕你。”

到院?#36276;冢?#31069;老爷子笑道:“为了不得老年痴呆,我们老两口天天拌嘴。以前老?#25293;?#37324;说得过我,现在伶牙利齿,把诡辩术那一套都用上了。社会上都在传‘非典’,弄得白醋和板蓝根全线涨价,卖的快?#20005;?#20102;。我觉得‘非典’还真是个事,无风不起浪,大是大非面前最考验人。”

走到大公路,侯卫东才与祝老爷子挥手告别。

祝老爷子虽然已经退休了,可是他的部下有老蒋、老丁、老郑等好几位?#27835;?#22823;权,而且,祝焱在市委书记的层级里官声很好,进入省级班子的呼声亦高。与祝家保持着亲密联系,是感情的正常流露,也是放长线钓大鱼的需要。关系?#33151;?#20146;戚,要经常走动才能亲密。这也是侯卫东对郭兰所说:“在沙州内部是无法找到出路了”的真实意义。

离开了祝老爷子家,侯卫东沿着田坎一?#21536;?#22238;走,想起了祝老爷子一家人的热情,暗道:“我现在是真的变了,世故而有心计,?#29273;?#21834;!”

他在心里叮嘱自己:“人情?#21453;?#20134;文章,我可以世故,但是绝对不能利欲熏心;可以有心计,但是绝对不能伤害无辜。这两条,应该作为我的底线。”

祝梅在楼上,看着侯卫东远去的背影,飞快地在画板上画了几笔:画面上是一个?#25293;?#30340;背影,行走在生机勃勃的农田里。看着这个背影,她暗想:“侯卫东应该很得意吧,为什么我看着他的背影却是如此沧桑,难道感觉欺骗了我?”

侯卫东提着白醋和板蓝根走回城区,见到一家药店,便走了进去,道“板蓝根。”

店员眼尖,看到侯卫东塑料袋里装着板蓝根,给了一个白眼,道:“你运气好,都买到了,还要?#35838;?#20204;这里早就?#20005;?#20102;,老板正在进货。”

到下一?#39029;?#24066;时,侯卫东找了一个黑色袋子,将板蓝根罩了起来。接连问了几?#39029;校?#20399;卫东暗自咋舌,除了板蓝根涨价外,平时超市里普通的白?#31069;?#21806;价不到两块钱一瓶,如今明确标着150块一瓶,黑?#33258;?#26412;两块多,也是水涨船高,涨到了30多元。这个涨幅已超出合理?#27573;В?#23646;于?#27809;?#25171;劫。

在距离省委党校不远处有一家药店,侯卫东刚走到门前,一位三十来岁的妇女提前小包,在?#36276;?#39554;:“真是大?#28363;?#25250;人,前天板蓝根也就两块五一包,今天涨到一百块。我骑自行?#36947;?#30340;,到里面抢药,出来自行车被哪个龟儿子偷了。”

她披散着头发,穿着睡衣,明显是从床上才爬起来的,然后骑自行车过来。此时暴跳如?#31069;?#21608;围站着几个人看热闹,你一句我一句谈论起板蓝根涨价之事。

侯卫东站在旁边听了一会儿,他原本想给宁玥打个电话,想了想,觉得自己的手伸得太长,应该是姬程和主要领导?#24202;?#24515;这些事。可是见到明显有问题的事,自己甩手不管,还真不符合他的性格。忍了又忍,他还是没有给宁玥打这个电?#21834;?#36208;到党校?#36276;?#26102;,他拔通了益杨县委书记蔡恒的电话,讲完抢购之事,建议道:?#23433;?#20070;记,出现疫情后最怕引起社会不理智恐慌,县里要给工商打招呼,把物价控制下去,还要主动与省防疫站联系,准备一些宣传资料,在?#23454;笔?#26426;到各社区和单位进行宣传。”

蔡恒是五十来岁的人,他下一步的人生规划是进沙州市人大?#22791;?#20027;?#21361;?#22914;果能以副厅级干部退休,从政经历也算得上成功了。如此思想必?#25442;岱从?#21040;行动上,他从政理念较为保守,不出事是重要的原则。他接到侯卫东电话,不?#34915;?#34382;,马上将工商局长叫到办公?#25671;?/p>

蔡恒在侯卫东面前像个好好先生,放下电话,脸上就充满威严,工商局长张勇?#22868;?#24537;忙过来,满脑子的?#39038;?#36827;门道:?#23433;?#20070;记,我来汇报。”

工商属于垂直管理部门,与县里的关系微妙,与普通的县级部门不同。蔡恒?#25512;?#20004;句,问道:“县里的板蓝根、黑?#20303;?#30333;醋都涨了多少?工商部门有什么办法没?#26657;俊?#24352;勇喝了口茶水,道:“报告蔡书记,作为市场监管的主力军,工商部门维护市场秩序稳定责无旁贷,省局已经下达了指示,我们成立了领导小组,增派了人手、车辆,到市场去检查。目前,出动执法人员346人?#21361;?#20986;动执法车辆45台?#21361;?#26816;查市场主体323家?#21361;?#31435;案1件,案值5万元。没收不?#32454;?#21355;生口罩202个,制止擅自提价销售?#38706;?#35745;商家3家。”

蔡恒对于张勇的?#20174;?#36895;度很满意,等到他汇报结束,道:“工商总体来说不错,但是,不仅要罚,还要做好法制宣传。一个目的,不能让益杨的抗非物品和药品涨起来。”

与工商局长将谈话以后,县委办在一个小时内将相关材料拿了出来,用邮件传给晏春平。

侯卫东看罢汇报材料,对蔡恒的态度很满意。他又有些想给市长宁玥打电话,这念头仅仅在?#38498;?#20013;一闪而过,暗道:“老话说的好,地球离开了谁都一样转,我别这么自作多情,要相信宁市长的把控能力。”

“春平,你每天注意收集关于‘非典’的消息,不管事情巨细,给?#34915;?#21015;成表,只拿给我一个人看。还?#26657;?#20080;点板蓝根给几家人?#33151;ァ!本?#31649;决定不插手防非办的工作,可是他仍然放不下“非典”之事。

晏春平将侯卫东的交代一一记下,又道:“今天有一条新闻值得关注,上海临床诊断确认了一起输入性非典型疑似病例。患者女性,约四十岁,三月下旬出差南方洽?#24178;?#21153;,返沪即发热、?#20154;浴?#27668;促,卫生部发现有传染扩散的情况。”

听到此信息,侯卫东没?#20174;上?#21040;哪日的梦?#24120;?#21448;想到郭兰在二十四日要到上海,?#25343;?#22320;揪紧了。他等到晏春平离开,这一次他没有再犹豫,直?#24433;?#36890;郭兰电?#21834;?/p>

郭兰正守在母亲床前,看到侯卫东办公室的来电显示,她心里如有一只小鹿在奔跑,稳了稳心神,拿着手机走出病房。

侯卫东在电话里直截了当地道:“我记得你是二十四日到上海,是不是?今天得到消息,上海出现了一例非典型性肺?#31069;?#20320;前往上海有危险,能不能改一下行程?”

郭兰没有料到侯卫东根本没有过渡就说这事,道:“改行程,朝后推几天可以,?#22868;?#38271;了怎么办?#35838;?#23601;是去签协议,来回最多两三天。”

侯卫东总觉得梦境堵在心里难受,道:“小心无大错,最好别到危险的地方,‘非典’来势汹汹,稍有疏忽就有可能酿成大错。你注意多买点板蓝根和白?#31069;?#34429;然?#24471;?#26377;什么大用,但有一定消毒以及清热的作用,最主要是有心理?#21442;俊!?/p>

话不温柔,却透着深深的关心,郭?#21152;?#20986;一阵少有的甜蜜之?#26657;?#36731;声道:“你也要注意,别到人多的地方去,病毒不长眼。”

两人都有无数的话想倾诉,夜深人静之时总想打个电话,发点信息。可是两人都有心结,很难轻易下决心与对方联系。今天打通电话以后,互相倾诉起来,才发觉思念是如此真挚。郭?#24049;?#19981;得马上就奔到侯卫东身旁,抛开所有的?#28010;?#38459;碍,与爱人相拥在一起。

在结束通话时,郭兰脱口而道:“卫东,?#37326;?#20320;,一路顺风。”说完这句话,虽然是单?#34013;?#22312;角落里,她还是羞得满脸通红,如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般羞涩,不停地责备自己:“我的意志力怎么如此脆弱,侯卫东打个电话便失去理智,爱情虽然美好,世事现实。”

侯卫东听到中间三个?#37073;?#22914;被重锤连续击打,郭?#25380;路?#20381;偎在怀里,在耳端吐气如兰。

蒙了一会儿,他才想起距离省委党校的开班?#22868;?#36824;有半个小时。

新任岭西省委常委、组织部长侯国栋将在省委党校开班仪式上?#19981;啊?#36827;入省委党校的学员都是各地的骨干力量,前途一片光明,没有人愿意迟到,给新任组织部长留下坏印象。

侯卫东将儿女私情丢在一边,左手提手包,右手茶杯,腰板挺直,神情庄重,迈着不慢不快的脚步朝教室走去。沿途遇到不少拿茶杯提手包的学?#20445;?#26377;的认识,有的不认识,他们?#36127;?#21644;侯卫东一样的表情,威严中有着掩盖不住的意气风发。

省委党校是岭西政治环境中很特殊的一个?#26041;冢?#21442;加学习的学?#31508;?#30456;?#22868;?#21035;的官?#20445;?#23545;于他来来说,党校既是学习充电的场所,也是社交场所。

从一个班出来,就算是“一起同过?#21834;薄?#22312;一起读书?#22868;?#36234;长,“同?#21834;鼻?#32467;越重。毕业以后,大家在全省各地为官,多几个“同?#21834;保?#26368;次可以互通消息互相办事,若是运气好,“同?#21834;?#37324;有人发达了,说不定对?#36865;?#36824;有?#20040;Α?#24635;而言之,在党校搞搞交际,害处不多,?#20040;?#19981;少。侯卫东不能免?#31069;?#25343;到班级名单后,也是反反复复地研究每个学员的情况,细细地进行评?#23567;?/p>

到了上为?#31508;奔洌?#20840;部学员的目光聚焦在教室门。

侯卫东将新任省委组织部的资料在脑中过了一遍:侯国栋,生于广东韶关,现年四十九岁,从公社干部一?#39134;?#36801;到省级官?#34180;?/p>

课堂的小声谈论突然停了下来,党校刘校长陪着一位?#24515;?#20154;走了进来。?#24515;?#20154;约有一米七五,身材壮实得像个石?#24120;?#25140;着一副无边眼镜,表情?#38590;?#21448;像个教授。坐在台上,一语不发,就是个领导。

党校领导作了简要发言,然后提高声音,道:“下面,大家以热烈的掌声请侯部长作动员报告。”

侯国栋目光缓缓巡视一圈,?#20040;?#30528;广东腔的普通话道:“同志们,今天,我们在这里举行省委党校2003年春季地厅班开学典礼,这是贯彻落实?#35835;?#35199;省干部教育条例?#32602;?#24320;展的一次地厅级干部专题学习班,体现了省委对党校干部教育培训工作的高度重视,以及省委对同志们的希望。”

在场学员都是第一次听到侯国栋的?#19981;埃叫?#32780;论,侯国栋的?#19981;?#23601;是一痊省委组织部长的例行?#19981;埃?#26420;实、平稳,没有惊人之语,没有故作姿态。?#19981;?#23436;之后,大家也就将侯国栋的?#19981;?#20869;容忘记,只是认?#35835;?#36825;?#40644;?#23454;的部长。

侯卫东对新任省委组织部长的印象还不错。在读大学时,学生们?#19981;?#21548;惊人之语,?#30475;?#36935;到教授发表叛逆?#19981;埃?#24635;是特别对青年们的胃口,记得了阵阵掌声与喝?#30465;?#22914;今当了副厅?#35835;?#23548;,阅历告诉他,故作惊人语者十有八九不靠?#31069;?#30495;正能成事者往往平实且真实。

下午,课程为“两个务必,”的意义研讨。

课程结束以后,大?#34915;叫?#36208;出教?#25671;?#38081;州市委?#31508;?#35760;老李与侯卫东并排而?#26657;?#20182;是全班年龄最长者,资格老,说话就随意,道:“刚才侯部长进门,?#20063;?#29983;了错觉,觉得就是侯市长的大哥进门,你们两人颇为神似。”

侯卫东笑了起来,道:“岭西侯氏人本来就多,据说有三十来万人。而且,侯部长是广东人,更和我们这个‘侯’八竿子打不着,此‘侯’非彼‘侯’。”

老李刚才的话也就是随口一说,并没有在意,道:“老弟,去撮一顿?”此时铁州市交通局和建委两位一把手已经专?#35848;?#21040;岭西,这两位一把手和老李都是1983年同一批的招聘干部,他们三人是那一大批招聘干部中职位最?#38498;?#30340;,遇到一起总要干酒仗。

侯卫东不想掺和到铁州的酒宴,正在想拒绝的借口,瞧见了杜兵,便道:“李书记,改天我请你,今天有?#25165;擰!?/p>

老李分管党群工作,与省委组织部不少同志都认识。他也瞧见了杜兵,主动上前几步,与杜兵握手,使劲地摇:“杜主?#21361;?#20320;这个大忙人,今天有空接见我们这些基层干部。”

杜兵笑道:“今天开班,?#22812;?#26469;为领导服务。”

老李双?#27835;?#30528;杜兵的手,仍然不?#36276;?#28909;情地道:“杜主?#21361;?#20320;给个准话,什么时候到铁州来,我们最近搞了用人制度的创新,希望上?#36466;?#32455;部门来指点。”

聊了几句,老李这才松开杜兵的手,介绍道:“杜主?#21361;?#36825;位是沙州?#31508;?#38271;侯卫东。”

杜兵曾经是侯卫东的秘书,关系自然非同寻常,两人默契地握手,正正规规地打招呼。

杜兵道:“我在组织部工作前,在沙州市政府工作,在侯市长手下工作。”他说得很含糊,在一般理解下,沙州的干部,大多数都可以说是侯市长的手下。如此说法,将自?#27827;?#20399;卫东的真实关系隐瞒起来,又没有一点撒谎。

老李哈哈笑了几声,道:“大家都不是外人,今天我做东,小饮一杯?”

杜兵看了侯卫东一眼,道:“李书记,改天到铁州打扰,今天还有事情。”

侯卫东道:“你们慢慢聊,我先走一步。”

侯卫东走了以后,老李表情更加正式:“杜主?#21361;?#26202;上没有外人,小聚一会儿?”

“李书记,改天吧,今天确实有了?#25165;擰!倍?#20853;将口气缓了?#28023;?#21448;道:“铁州组工接连发了几篇信息,部领导相当重视,我们已经有过来学习的计划。”

老李两次爽朗的哈哈笑道:“我记得这句话,你一定得来。”

等到李?#31508;?#35760;走后,杜兵马上给侯卫东打了电?#21834;?#38543;后他走到停?#20826;。?#23558;一辆奥迪车开到了楼下,安心地等着侯卫东。

过了一会儿,侯卫东下楼,刚走出门洞,一辆雅阁小汽车开了过来。车刚停稳,任林渡就打开?#24471;牛?#36947;:“侯市长,侯市长。”他此时已经承认了在现实中无法追赶侯卫东的脚步,并顺从了这个现实,“侯市长”完全是脱口而出,亲切自然。

“林渡。”侯卫东见到任林渡开车过来,明白他是什么意思。

任林渡?#28822;?#22320;笑道:“侯市长,来得早不如来得?#26705;?#20170;天晚上,沙州印象,老同学请你吃饭。”说完这句话,他意识到?#36816;?#24847;了些,可是话出口就收不回来。

人已来到门前,侯卫东便不再推?#26657;?#29245;快地道:“杜兵也在,我坐他的车,一起朝外走。?#27604;?#26519;渡飞快地钻进了小车,小车呼地掉了一个头。

侯卫东看到任林?#26705;?#19981;由得想起了广州办事处的廖沙,两人从性格到开车的方式都挺像,心道:“用人的学问很简单,一句话就是用人所长。此话说起来很简单,用起来很难。像任林渡这?#20013;?#26684;,最好不要放在组织部或是办公室,放到经济部门或是文化部门,应该很有前?#23613;!?/p>

上了车,杜兵眼睛瞧着?#36739;?#30424;,抓紧?#22868;?#35828;道:“侯市长,听到消息,沙州市委要增加一个常委,马市长极有可能要进常委。”

“马市长?”

?#29677;擰!倍?#20853;赶到省委党校,一来看望老领导,二来就是为了传达这个信息。按照现在体制,沙州市委常委会才是沙州核心决策层,进不进常委,对于年轻干部的?#27801;?#24456;重要。

在侯卫东心?#24656;校?#24120;委位子最有力的?#36203;?#32773;是姬程,没有料到,马?#32961;?#20250;突然进入?#36203;?#22330;。而且从省委组织部发出消息,?#24471;?#39532;?#32961;普季?#20102;比较有利的位置,这也代表了沙州市委主要领导人的意向。

“听说,姬市长也经常朝我们这里跑。”

“他到你们这里找谁?”

“我们于部长以前是省政府研究室的头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

嘴巴紧,是组织部对组工干部的要求。杜兵在省委组织部表现得格外稳重,应该说的时候能滔滔不绝,不应该说的时候嘴巴就是一把生锈的大锁。但是,任何一个人都有薄弱点,他的薄弱点就是侯卫东。他如今在省委组织部工作,位置重要,前途光明,而今天的光荣前程都离不开侯卫东。因此,他在事关侯卫东的问题上,愿意违反原则打点擦边球。打擦边球时得很小心,既不能让自己出事,又能提供一些有用信息给老领导。

两人都是聪明人,一点就透,没有多说此话题。

到了任林渡推荐的餐厅,任林?#19978;?#19979;车,笑容满面地站在门前。奥迪车停下来以后,他热情地迎了上来,与侯卫东握了手,又与杜兵握了手,道:“我刚到沙州,听说卫东市长到省委党校学习,马上要了车就过来,晚上?#37326;才?#20102;这家特色馆子。”

这两年,任林渡经常?#27492;?#33258;己为什么失败,其中重要一条就是“自已不?#21916;?#33181;,有着知识分子的臭骨头。”痛定思痛,他下定决心将膝盖弯下去,丢掉身上的骨头,做一个现实的官场人。要转变,第一个需要面对的就是?#31508;?#38271;侯卫东。能把侯卫东应付好了,他相?#25293;?#38754;?#36816;?#26377;的市委领导。而且,侯卫东手段了得,前途无量,搭上他的战船,前途无量。

侯卫东在党校原来想清静地吃个饭,此时杜兵来了,任林渡也来了,晚上自然?#25442;?#28165;静,好在杜兵和任林渡都是熟人,又是同龄人,这一顿饭比起?#30475;?#30340;应酬要舒服得多。

进了预订的包房,任林渡殷勤地问:“侯市长,喝点什么酒?”

“白酒醉人,啤酒涨肚子,喝点红酒,红酒是碱性酒,有利于身体健康。”

“红酒片子杂,我去柜台看一看。?#20493;?#20853;在给侯卫东当秘书时,经常跑到柜台前看酒,此时面对着老领导,他决定还是去看酒。

任林渡不等杜兵站起来,道:“杜主?#21361;?#23601;不劳你的大驾,?#39029;?#23614;箱里面还有一件从法国原装进口的葡萄酒,不是在国灌装的,绝对正宗。”他急匆匆地下了楼,到车尾箱去取葡萄酒。侯卫东多次听到这种说法,暗自笑道:“廖沙这句话成了喝红酒的口头禅了。”

侯卫东和杜兵正在随意聊天,一位妙龄女子推门进来,问道:“请问任主任在吗?”

“有事出去了。”

那女子打量了屋里两人,还是走了进来,道:“你是任主任的同事吧,我也是沙州人,在岭西振兴会计师事务所工作,我叫杨安,杨柏是我哥,你认识吗?”在她的心?#24656;校?#26472;柏是沙州绢纺厂的总工,在沙州工作的人都应该认识。

侯卫东这才认真打量来人,道:?#25226;?#26575;是你哥啊,我认识,你们两?#32622;?#19981;太像。”

杨?#21442;?#20154;挺机灵,性格亦外向,道:“任主任为人很不错,年纪轻轻就当了驻京办主?#21361;?#26368;关键是为人好,最?#20064;?#24537;。”

杜兵看了卫东神情,他就没有介绍侯卫东的身份,听着杨安在一旁瞎聊天。

任林渡提着红酒走进了房间,他看到杨安,显得颇为惊讶,问道:“你也在这里吃饭?”不等其回答,他把目光转向侯卫东,举着酒道:“这酒是法国原装进口的,侯市长尝尝,口味非常不错。”

在杨安心?#24656;校?#19968;直认为驻京办主任也算是大人物,而?#30097;?#32844;空间也大。她与任林渡在一起喝过酒,任林渡都是被人奉承的主角,今天她走入了思维定式,见到侯卫东和杜兵,便习惯性地认为他们是请?#22836;健?#27492;时听到这一声称呼,杨安马上?#20174;?#36807;来,眼前这位年轻男子就是沙州风云人物——年轻的?#31508;?#38271;侯卫东。

“你是侯市长?”得到肯定的回答后,杨?#21442;?#30528;嘴,笑道:“侯市长,我是有眼不?#30701;?#23665;了。很少回沙州,不过您的名字是如雷贯耳。”

侯卫东道:“我不认识你,你不认?#27573;遙?#36825;才是正常情况,符合生活逻辑。”

杨安见任林渡正准备开红酒,咯咯笑道:“服务员又?#36947;?#20102;,让领?#35760;?#33258;开瓶,开瓶费肯定不能?#19969;!?#22905;与任林渡的性格相似,很有自来熟的本事,接过红酒瓶子,干净利索地将木塞子取了出来。她与在场的三位男子?#30452;?#30896;酒,这才离去。

虽然不到半个小时,侯卫东记住了这个善于交际的女人。当杨安离开时,他暗道:?#25226;?#23433;在振兴会计师事务所工作,这?#25351;?#25216;术的人大多内秀,她倒是个例外。”

这一顿饭人数少,吃得比?#23244;?#24555;。任林渡了几杯酒后,?#31168;奔洌?#20182;又回到了多年前的欢乐时光,最后喝了一大杯红酒,他发出邀请:“卫东,晚上去唱歌,放松放松?”

杜兵有些惊奇地抬起头,任林渡在喝酒前一直称呼“侯市长?#20445;?#20960;杯红酒下肚,他开始称呼“卫东?#20445;?#31216;呼的转换略显怪异,至少不太稳重。

侯卫东道:“林?#26705;?#19981;秘,我回学校,读点书,喝点茶,这才是真正的放松。”

喝了酒,听到任林渡亲热的称呼,侯卫东?#36335;?#22238;到以前在益杨青干班的日子,当年大家都在乡镇,聚在一起谈理想谈人生,无拘无束。十年?#22868;?#36807;去,人的身份地位变化了,不管如何制造气氛,都不能真正找回原来的情绪。特别是在场三人都在体?#39047;冢?#21407;先的无拘无束只能是个理想。

任林渡坚持将侯卫东送回省委党校,然后才和杜兵一起离开。他抓着杜兵的胳膊不放手,道:“你是省级大机关的领导,平时难得请到你,卫东走了,你无论如何也得赏光。”

杜兵婉拒道:“明天还有一个稿子,我得回去抠脑壳。真羡慕任?#37073;?#26377;自己的一片?#25042;?#23567;天地。”

两人离开党校宿舍时,杜兵回?#25151;?#20102;一眼宿舍,窗前有隐约灯光,这是台灯的光线。

在党校寝室里,侯卫东将台灯打开,再将电脑打开,音响里传来《离家五百里?#36820;母?#22768;。他用最舒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,台灯的光线射在玻璃杯上,可以清楚地看到绿色茶叶在杯子里慢慢舒展,?#38393;?#23433;静,耳中?#36335;?#20256;?#24202;?#21494;展开的声音。

“马?#32961;?#21644;姬程都为了进常委做工作,我应该怎么办?”

这对于侯卫东是一个?#32420;?#30340;命题,他如今三十三岁,在整个岭西省各级政府里,这个年龄非常年轻。可是年轻只是暂时的,一届政府五年,一位不是常委的?#31508;?#38271;很难直接成为正?#21834;?#22914;果这一届政府任期结束他还是?#31508;?#38271;,就已经满三十七岁同,三十七岁的副厅仍然算是年轻,可是江山代有人才出,他的年龄优势必?#25442;?#32531;慢而不可逆转地丧失。官场中人和女人一样,都有深刻的年龄焦虑,年龄大了,官员就得下?#21361;?#22899;僦叫人老珠黄。

理想的状态是在五年任?#29240;校?#33021;够进入市委常委行?#26657;?#26368;理想状态是成为市委?#31508;?#35760;,或者调至省级核心机关任职,那么五年结束后,他?#36276;?#33021;在三十七岁成为正厅?#35835;?#23548;。

角度不一样,希望值就不一样。希望值决定着人的幸福感和成就?#23567;?#20399;卫东静静地点燃一支烟,任凭烟雾?#30041;?#21319;起,然后藏于烟雾和灯光之?#26657;?#20182;的?#22841;?#22312;黑暗中盘旋,寻找着有可能使职业生涯加速前选择?#25578;丁?/p>

在沙州,要想有所进步,市委书记是跨不过的坎,侯卫东绝对不是朱民生的嫡系,甚至在很长一段?#22868;?#37324;,朱民生很厌恶侯卫东。

这是最让侯卫东感觉棘手的地方。

用重金行贿,有这个实力,他不屑为之。

讨好朱民生,他有这个机会,可是讨好市委书记的人太多,不缺一位?#31508;?#38271;。

如何在?#31508;?#38271;任期内有所调整,成为摆在侯卫东眼前的重要课题。

在党校的日子不知不觉到了第三天下午,晏春平根据侯卫东的要求,将近期国有企业改制的最新资料送了过来。有沙州企业的情况,也有国家政策,他要趁着在学校学?#29240;?#26426;,认真梳理前一段工作。

在看沙州绢纺厂的清产?#20439;时?#21578;的?#20174;?#20214;时,他突然注意到了一个细节,按要求,清产核资应由?#25042;?#30340;社会中介机构,?#25163;实?#21508;方面因素全部齐全,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。可是昨天晚宴偶然遇到了杨柏的妹妹杨安,杨安就在振兴会计师事务所,这难道是偶然的吗?

他把绢纺厂前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串起来反复?#32842;ィ?#20107;情的原貌在头脑中逐渐清晰起来:“蒋希东此人不简单,是个枭雄,在他周围有一个牢固的利益共同体,顶波被排除在外,因此顶波的所有手段都在蒋希东面前束手脚。从某种程度来说,蒋希东是利用数千工人绑架了市委、市政府。”

侯卫东是管理层收购的大力推导者,此时他有一?#30452;?#32781;弄的感觉,将报告朝桌上一扔,心道:“这些人的真?#30340;?#30340;就是为了掠夺国有?#20160;?#38590;怪财政部要紧急叫停MBO!?#20934;?#26007;争一万多种,看来我对社会的复?#26377;?#21644;人性的贪婪不审认识不够。”

生了气,发了火,回头再细想绢纺厂的事情,侯卫东渐渐冷静下来。虽然蒋希东在里面搞了名堂,可是针对绢纺厂这种具体情况,管理层收购也不失为一条道路。

从大政策角度来说,市属绢纺厂这类性质的工厂被列入市场完全?#36203;?#34892;?#26657;?#24471;不到保护,必须在市场上求生存。

从市委、市政府的角度来说,若是不转换体制,数千人的绢纺厂成为一个沉重负担,不断投入巨资,不?#38386;?#25104;亏损,最终将是一个火药?#21834;?#35299;决掉绢纺厂的问题是市委、市政府的首要目标,只要政府不再投钱,工人不再闹事,不管是国有还是?#25509;校?#19981;管是管理层收购还是股份合作制,都没有太大关系。有一句俗话,叫做肉烂了在锅里面,就算是私人企业,总是在沙州地盘上,要上税,要制造就业机会。

从工厂领导角度来说,管理层收购是最佳结果。

从工人的角度来说,只要工厂能正常开工,能发工资就?#23567;?#20294;若是同等条件,工人当然希望仍然在国有企业的船?#31232;?/p>

从侯卫东的角度来说,在解决绢纺厂问题上不出乱子,顺利完成便算是成功。

即使如此,侯卫东仍然有些悻悻然,再骂:“妈的,蒋希东还真是一个人物!”

此时,管理层收购已经完成,蒋希东不再是国有企业干部,变成了?#25509;?#20225;业家。市委、市政府不能再用行政手?#21355;?#21046;约他,他的计划得到了实现。目前最困难的事情是绢纺厂职工安置,蒋希东太了解沙州政府,他相信沙州政府绝对不愿意发生群体事件,他在这个问题上谦卑一点,主动配合,应该能得到市委、市政府的支持。

侯卫东官场笔记手机版 > 官场笔记9 > 第三章 临危受命,负责“非典”防治工作 省委党校因“非典”停课
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

看过此书的人还?#19981;?/h3>
1 医道官途 官场小说 2 二号首长 官场小说 3 官道之色戒 官场小说 4 ?#26700;?#20043;水 官场小说 5 ?#32842;?#31508;记 ?#32842;?#23567;说 6 官场小说排行榜
福利宝彩票官网 一波中特参考资料波叔一波 跳跳猫猫走势图 mg电子漏洞 英魂之刃手游吧 多特蒙德标志壁纸 北京快3走势图形态 广东体育彩票36选7 河南省福利彩票走势图 长春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疯狂德州扑克规则 新快乐十分走势图介绍 济南央美梦工厂官网 巴列卡诺vs皇马比分 米尔沃尔布莱顿足球 冒险丛林电子游艺 河北20选5走势图基本